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抗旱之秀(二合一大章)
    不得不说房俊的确是天生的武将,一身怪力很少能有人挡住,就是程处默这厮面对开挂一般的房俊也是甘拜下风。

    一个压井在他手中像是一个玩具似的,连续摇了好久,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房爱卿,令郎真是这副身板,要是不从军,实在是可惜了。”

    李世民看着房俊鼓囊囊的肌肉赞叹道,想当年他年轻时征战天下,也是打熬了一副好身骨,可惜平定天下以后,安逸的生活已经让他的身体渐渐发福,再也不如从前了。

    “犬子不喜读书,偏爱习武,让陛下见笑了。”房玄龄苦笑道。

    房家之中最让房玄龄操心的的就是房俊了,大儿子房遗直是嫡长子,性格沉稳,将来要继承房玄龄的爵位和国公府。

    二儿子房俊则什么也没有,原本房玄龄准备向皇上求亲,让高阳公主下嫁于房俊,这样哪怕是房玄龄百年之后,房俊也能富贵一生。

    只可惜墨顿一张墨刊不但搅黄了长孙家的婚事,也搅黄了房玄龄的如意算盘,长孙无忌看到娶长乐公主已经不可能了,转而让长孙冲和得宠的高阳公主定亲,房玄龄就是不甘心也无可奈何,毕竟论亲近关系他怎么也不及长孙无忌。

    可惜房玄龄不知道后世的发展,要是知道高阳公主将房家害的如此凄惨,肯定不会再有此遗憾了,甚至不知道怎么感觉墨顿才好。

    很快,压井压出来的水变得清澈起来,那就代表这个井已经洗好了,房俊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压井交给一个墨家子弟,和墨大一起走了过来。

    “几位贵人好,少爷好!”墨大跑了过来向墨顿行礼,他虽然不认识房玄龄李世民,但是也知道能让少爷陪同的一定是显贵之人。

    “少爷是否继续打井!”墨大向墨顿请示道。

    “打!不但要打井!而且打的井要够浇灌所有的试验田。”墨顿指着百亩试验田意气风发的说道。

    “少爷,要将这百亩实验田全部浇灌,至少要打五***,但凭我们几人,恐怕顾不过来,耽误了农事呀!”墨大苦着脸说道。

    他知道墨家实验田在少爷心中的地位很高,也是墨家村在长安城的门脸,不容有失。可是要是这样慢慢的打井,恐怕最后打完井,试验田中的庄稼也要旱死一半了,恐怕墨家立即就会成为长安城的笑柄,可是墨家村实在是抽不出来人了,制造水车和人工孵化厂都需要人手,而且墨家村的渔场农场也是需要大量的人手,偌大的墨家村竟然出现了人工荒。

    “没有人手那就雇人也要在最短的时间解决旱灾,不但试验田要全部浇灌,墨家村中的所有的旱田也要全部打井浇灌。”

    墨顿坚定地说道,开玩笑,墨家村就是专们买水车,要是自家的田地都遭受旱灾,那怎么来推销水车压井,就好比一个杀猪的吃不起猪肉一样。

    “全部打井浇灌?”墨大顿时感觉压力山大,墨家村的旱田很多大约占总田地的八成,那需要的人手恐怕将会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墨顿,你这恐怕有些强人所难了,墨大在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招够人手。”房俊看不过去,替墨大说了句公道话。

    “诺!那不是有大量的空闲人手么?”墨顿看了看官道上祭拜龙王的百姓,将近一个时辰过去了,祭龙求雨的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整个官道都快被堵死了。

    李世民和房玄龄无语的看着胆大包天的墨顿,没有想到他竟然将主意打到了龙王的身上。不过,二人并未有阻止墨顿,因为有了墨顿这个灌溉方法,以后龙王发不发怒,似乎并不重要了。

    墨大眼前一亮,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至于会不会触怒龙王爷,那就根本不在墨大的考虑之内,毕竟要是墨家村的田地都已经浇灌了一遍,谁还管龙王发不发怒。

    “墨家村招打井工了,每天工钱五十文!”

    官道上,墨大一声大吼,立即所有人都震惊了。

    五十文,在大唐可谓是高工资了,大唐的物价相比于后世要低得多,五十文足够普通人家一周的开销。

    “墨家村一直就如此大手大脚?”房玄龄问道,他作为丞相当然知道大唐的物价和平均的工资,一天五十文的工钱秒杀全国大部分的人的薪酬。

    这么高的工资由一个下人开出来不说,而一旁的墨顿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房玄龄不由的有些教训的语气。

    “房伯父误会了,墨家村制定工钱,有一套自己的准则,打井压水这可都是重体力活,五十文一天根本不亏。而且要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墨家村的田地灌溉一遍,那就能将田地的损失减少到最少,而且只有墨家村的土地在最短的时间浇灌完毕,这样才能让墨家村的工具水车畅销,这么算来,墨家村开出一天五十文的工钱一点也不亏。”墨顿解释道。

    “奸商!”李世民听到墨顿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鄙夷的看了墨顿一眼,这小子是不是之前穷怕了,简直是掉钱眼里了。

    不过墨顿越是坦荡,李世民反而生不起怪罪的心思,毕竟墨家村一不偷二不抢也不囤积居奇。

    “五十文!”

    不少的求雨的百姓,顿时心动不已,眼下旱灾肆虐,再不下雨粮食减产,甚至是绝收都有可能,要是趁此机会多挣一点钱,未尝不能顺利度过今年的天灾,顿时有不少人心动,脚步不由自主的往这边移过来。

    “别乱动,你们就不怕得罪龙王降灾么?!”为首的老者看到人心浮动,大吼一声道。

    “龙王!”

    求雨的百姓不由的畏惧的看着龙王泥塑,在这个时代,鬼神之说很是盛行,要不然也不会吸引这么多人求雨。

    “你以为奉献几个猪头,龙王就会下雨么?”墨大冷哼道。

    “如果得罪了龙王,恐怕关中将会永无宁日,你们墨家村付得起这个责任么?”老者冷然道。

    “你们害怕得罪龙王,我墨家村不怕,墨家村已经造出了旱田灌溉的工具,凡是来招工之人,灌溉结束后,半价优惠卖给尔等。”墨大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道。

    墨大的最后一句话,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个是虚无缥缈的龙王,即便是求雨也不一定下,而另一边则是实实在在的事实。墨大这边打井的动静早就惊动了众人,洗井的时候,哗哗的井水直接淌到了官道之上。两者相比较起来,根本不难选择。

    “我来。”一个铁塔一般的壮汉站了起来,走向墨大这边。

    “张五,你……,你可知道得罪龙王的后果!”村长老者惊怒的看着眼前的壮汉,不敢相信这些人真的敢背叛神灵。

    “村长,我知道你是好意,四年前,我记得你也同样带领大家求过雨,但是如果龙王真的有灵的话,那四年前的大旱就不会将我母亲饿死,同样的事情我不想再经历一次。”铁塔一般的张五含泪道,想到加重嗷嗷待哺的妻儿头也不回走到墨大身边。

    “我也去!”

    “我也不求雨了!”

    ………………

    很快求雨的队伍一散而空,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个顽固分子围在村长老者身边。

    墨家和龙王的争夺,墨家小胜一局。

    对于压井能够试验成功,墨顿没有丝毫的怀疑,打井设备从一开始就是按照量产的标准来生产的,墨家村早早的就造好了很多打井设备,准备在试验田外卖,现在正好自己先用上。

    每四人一套打井工具还绰绰有余,在墨大的指挥下,几十个打井队伍一齐动工,场面震撼人心。

    打井的工人十分的卖力,因为他们知道越早完工,他们就能越早的买到廉价的压井,浇灌自己的田地。

    “最多两天,一百亩试验田就会全部浇灌一遍!从此以后,这片试验田将会堪比风调雨顺,年年丰收”墨顿满意的说道,对于自己努力的成功,墨顿从不掩饰和谦虚。

    “可惜呀!要是能够在提前一个月推广这种心思灌溉技术这场旱灾将不足为虑,现在已经来不及了!”看着一个个井口出水,房玄龄遗憾的说道。

    虽然墨家子已经走出了一条战胜旱灾的道路,可是等造好打井工具再挖井,恐怕关中地区的庄稼已经旱死大半了。

    “臭小子,就知道顾着自己嘚瑟,关中的百姓都要闹饥荒了,你还有心情显摆。”李世民想到即将到来的旱灾,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涌上心头。

    明明有着绝世良方在眼前,却是因为时间的原因而无能为力,这种感觉简直让李世民抓狂,很不巧,嘚瑟的墨顿成为了那只出头鸟,成为了李世民的出气筒。

    墨顿顿时抱头鼠窜,心中不由得想起后世著名的螃蟹效应。

    一个敞口的筐子里,一只螃蟹很轻易的就能爬出来,但是如果有几只螃蟹放在一起,结果是没有一只螃蟹能够爬上来,不为别的原因,就是螃蟹之间相互扯后腿。

    墨顿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墨家村很有可能成为了箩筐中唯一一只逃脱的螃蟹,可想而知,如果整个关中所有的农户糟了灾,唯独墨家村自己获得丰收,恐怕到时候墨家村收获可不是羡慕,而是无数百姓的怒火,甚至墨家村苦心经营形象将会轰然倒塌。

    这无关对错,而是人心。

    不,不能将墨家村置于险地,墨顿心思急转,想要找到一个破局的方法。

    “微臣有一计可以解决关中旱灾的难题。”墨顿连忙高声道。

    “什么?”

    李世民和房玄龄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直盯盯的看着墨顿。

    “臭小子,你说什么?你可知道要是胡言乱语,那可是欺君之罪!”李世民红着眼睛瞪着墨顿,李世民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哪怕有一丝可能阻止关中这场灾难,他也不愿放过,房玄龄也是一脸希冀的看着墨顿。

    哪知墨顿朝着李世民一拱手道:“在这里,微臣要弹劾房伯父不作为之罪。”

    “不作为?”房玄龄一头雾水,大唐律中又这一条罪么?

    “墨顿!你丫的不要血口喷人!”房二一听墨顿竟然弹劾他的父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吼道。

    “呵呵呵!你墨顿竟然要弹劾朕的丞相,你要说不出个理由来,欺君之罪和诬告之罪一并处罚。”李二冷笑道,天底下哪有弹劾人还称别人为伯父的。

    “在关中这场旱灾中,墨家村研制出新式水车,压井,其他村庄的百姓纷纷组织求雨,虽然没用,但也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力,而官府在这场旱灾中做了什么?”墨顿冷笑反问道。

    房玄龄顿时愕然愣住了。

    是呀!官府做了什么?想来想去才突然发现官府什么也没有做。

    “这是一场天灾,是一场普通百姓无法抵挡的灾难,他们所能最后的依靠朝廷却毫无作为。”墨顿冷哼道。

    “那你说官府应该怎么做?”房玄龄虚心请教道。

    “新式打井工具和压井并不难制作。房伯父一纸令下调集大量的钢铁,召集关中地区所有的工匠,加班加点打造打井工具和压井。”墨顿道。

    房玄龄点了点头道:“这个的确不难,老夫自认能够做到。不过就算是也不可能像墨家村试验田中拥有那么多劳力。”

    打井是一个体力活,通常四个人同时工作打一口井,整个关中地区,有多少田地,有多少井要打,根本顾不过来。

    “据我所知,关中有一个地方拥有大量的闲置的劳动力。就看陛下舍不舍得使用。”墨顿意有所指说道。

    “臭小子,你竟然打十六卫的注意,你可知道十六卫是职责是什么?”李世民瞬间明白墨顿的意义,十六卫是李世民守卫长安精锐部队,人数大约在二十万人左右。

    墨顿昂然道:“小子当然知道,军人就是要保家卫国,可是关中大旱,无数家庭就要妻离子散,这些家庭难道不需要保卫么?”

    想起后世每次发生重大灾害的时候,总有一大群最可爱的人冲在第一线,想到此处墨顿不由激昂道:“这是一场危机,既有危险,又有机遇。官府正好借此机会推广新式灌溉工具,以后关中的土地再也不会面对灾荒如此的措手不及,

    同时对于十六卫来说,这是一场秀,一场抗旱之秀,但并不是作秀,而是真真正正的为百姓做实事,而是一场表现陛下仁者爱民的秀,一种表现军民鱼水情的秀。”

    “抗旱之秀!”李世民嘴里满满的咀嚼这四个字,眼中的异彩越来越闪亮,如此一来,他将一举收复关中百姓之心,再也没有人能够撼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