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关中大旱
    先要消除一个新闻的影响最好的方法就是推出另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来自后世墨顿深韵这个道理。

    “关中大旱!”

    第二期的墨刊的头版头条刊登这一爆炸性的新闻,立即将亲上加亲的影响消除的最低点。

    整个关中百姓这才意识到,自从年关时期下了几场大雪之后,整个关中地区已经一个半月左右滴雨未下。

    在这个粮食大于天的时代,再也没有人议论亲上加亲的危害,转眼之间都变成了忧国忧民之士。

    “华阴晴天!”

    “蓝田晴天!”

    “雍县和宜君晴天。”

    房玄龄看着手中的墨刊,看着上面整理的关中地区各地的天气情况。不但长安城天气晴朗,就连周围各个府的天气依旧是艳阳天高照,整个关中大地万里无云。

    长达一个月滴雨未下并不是最大的问题,真正的难题是整个关中地区未来一段时间也没有下雨的迹象。

    “难道贞观四年的灾祸即将重演,老天又要天降灾祸于大唐。”房玄龄忧心忡忡的说道。

    “房相大人多虑了,天气多变,实乃是正常的现象,墨家虽然有明鬼的主张,但是墨顿相信哪些神仙之流的高高在上,凡间下雨这等小事,想必没有那个神仙会无聊的做这个事情。”墨顿放下手中的画笔,满意的看着手中惟妙惟肖的画像,连续的画像使墨顿的画技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但是再精妙的画像在也吸引不了房玄龄丝毫的兴趣,大旱的阴影再一次笼罩关中这片苦难的土地上。想到贞观四年那场灾难以及引起的风波,房玄龄心头一片沉重。

    “看你的样子似乎丝毫不担心这场大旱?”房玄龄听到墨顿轻松的语气,诧异的说道。

    要知道墨家村可也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地方,去年的一场水涝就让墨家村损失惨重,要不是墨顿异军突起,墨家村现在是什么样子还不一定呢!

    “房相大人误会了!”墨顿连忙解释道。

    “我和你父亲乃是同袍,你和俊儿又是好兄弟,叫我伯父就行!”房玄龄和蔼的说道。

    “房伯父!”墨顿从善如流道,“房伯父请看墨刊第二版就明白,小侄为什么不担心墨家村了。”

    “第二版!”房玄龄这才发现今日的墨刊竟然有两版!拿起另一版看了过去,首先映入眼帘正是墨医院的大型广告。

    “墨家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房玄龄没好气的看着墨顿一眼。

    墨顿的广告可以曾经发到朝堂之上,房玄龄也知道广告的用处,看到墨医院的广告,他第一时间就知道墨顿打的什么主意。

    “房伯父有所不知,墨刊每份只要一文钱,加上人工材料,不亏本就算是好的了!如果不印广告,收点广告费,支撑不了多久,再说墨医院这类的新生事物也需要广告的宣传,各取所需,毕竟酒香也怕巷子深嘛!”墨顿解释道。

    “歪理邪说!如果只印墨家村的广告,那岂不是对其他商家不公!”房玄龄训斥道。

    墨顿没有想到房玄龄一眼就能看出广告的利弊,古人的智慧果然不容小觑。

    “房伯父放心,广告是一种新生事物,墨医院打广告也只是为了抛砖引玉!如果其他商家打广告,墨刊一定会一视同仁的。”墨顿说道。

    房玄龄在墨刊的中间页果然发现了墨刊诚招广告商的字样,不由的点了点头。

    第二版并非都是广告,还有一些养殖技巧,还种地育种等一些软文,实际上也是为了墨家村的鸡鸭鹅幼崽变相的打广告。

    “水车!”房玄龄惊讶的看着篇幅不下于墨医院广告的水车广告。

    “这时墨家村改装的新式水车,简化了很多环节,结实耐用,适用于各种水文环境。”墨顿指着墨刊解释道。

    实际上墨顿介绍的是一种水转翻车,是后世元明时期发明的,让水车不但可以使用人力,也可以使用畜力水力。出水效果要比传统的筒车要强得多。

    “这个水车效果真有广告中所说的那么好?”房玄龄疑惑道。

    他并不是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政客反而很是精通农事,而且房家也有封地,对于水车并不陌生。

    “房伯父放心,这个在墨家村已经实践过了,而且得到了大司农的亲自认同。”墨顿指着墨刊下方一席话说道。

    “水中曲辕犁!”

    房玄龄低头一看,果然看到了苏令侬的的署名,而且高度评价了水力翻车作用,直接将其与曲辕犁相提并论,可见水力翻车在苏令侬心中的地位。

    “墨家村所有的靠近河流的地方都已经架上了水力翻车,早在半月前,墨家村的灌溉工作就已经开始进行,现在河流土地方圆三里都已经浇灌完毕。”墨顿仿佛在叙述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没有丝毫的显摆。

    房玄龄不禁感慨,墨家村转眼之间竟然从一个破落的村庄,转眼之间竟然拥有了如此的底蕴,而这带来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年。

    想到自己的孩子,房玄龄就一阵头痛,大儿子房遗直为人死板,只知道死读书,二儿子房俊完全是另一个极端,不是读书不说,还偏爱武学,好好地书香门第全被房俊败光了。

    “生子当如墨家子!”一时之间房玄龄不禁心生感慨,好在这种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眼前的关中大旱才是紧要之处。

    “这水车价格恐怕不低吧!”房玄龄想到了另外一种情况,墨家村的水车既然这么好,那价格肯定会昂贵,到时候很多百姓用不了那也是白搭。

    “伯父这就有所不知,这新式水车价格只是堪堪平于传统水车,而且墨家村可以对有田产的农户有优惠,可以先付半价,等到秋收之后,再付剩下的钱可以了,甚至可以短期租赁水车。”墨顿昂声道。

    “不错!”房玄龄赞赏的点了点头,墨家水车价格不贵,而且销售方式灵活,的确是关中百姓之福。

    “那如果有的土地远离河流呢?”房玄龄毕竟是当朝宰相,问出了问题的关键。距离河流近,有条件灌溉的田地最多占十分之一,而没有水利条件的土地比比皆是。哪些才是历来旱灾的重中之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