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墨刊风波
    三月一日。

    这一天墨三起得很早,早早的就在墨府等候,因为今天是墨三的新事业半月刊的发行之日。

    “放心!墨刊我看了,没有什么问题,反响一定不错。”墨顿被打扰清梦,一肚子起床气,不过看着焦躁不安的墨三,只好出声安慰道。

    墨刊是墨顿为半月刊起的名字。既然怎么也避免不了墨家的烙印,墨顿干脆直接取名叫墨刊,这样也能提高这个新生事物的知名度。毕竟随着墨技展之后,曲辕犁和人工孵化的鸡鸭鹅遍布整个关中,墨家的知名度在关中地区大大提升,用墨刊这个名字能够大大加强观众百姓的印象。

    “就是,那不是还有我的暴漫么?在这么着也能吸引不少人。”紫衣在一旁臭屁的说道。

    想到少爷的注意和紫衣的画墨三心中略微安定一些,但是仍然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那毕竟是他的心血他可不想再回到靠印刷墨医院的医疗合同度日的地步。

    随着太阳慢慢升起,整个长安城渐渐地喧哗起来。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喧哗声中多了一个全新的叫卖声。

    “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闻!只要一文钱,你就能如秀才公一般,通晓天下新闻。”

    “一文钱,一份墨刊!关中消息尽在掌握。”

    ………………

    一个个少年手拿一叠叠墨刊,在各个热闹的街口沿街叫卖,这些人都是墨家村的少年,经过几个月的义务教育,这些少年可能写出什么文章,但是至少认字读书是不成问题的,出来卖报正好合适。

    “墨刊?”

    一个商贾打扮的中年人停下脚步,看着墨家村少年手中的墨刊。

    “老爷,要不要来一份墨刊,这里面都是关中地区最新的消息,一份只要一文钱。”能够选来推销墨刊的少年都是很机灵的,看到中年商贾有些意动,劝说道。

    一文钱是墨顿为墨刊定的价格,由于这个时期消息稀少,每一份墨刊的只有一张十六开的纸张而已。

    虽然是半月刊,其中的内容量也不过是后世一张报纸的内容而已。墨顿是想着日后随着消息的来源增多,逐渐将墨刊打造成日报,所以定价为一文钱。

    而且对长安城的百姓来说,一文钱并不多,也就是一顿早餐的饭钱而已,正好适合墨刊的推广。

    “一文钱?”

    中年商贾不由得有些意动,他们商人最在意的就是信息,一文钱就能得到整个关中地区的消息,这个价钱很划算。

    “给我来一份!”中年商贾掏出一一文钱递给少年,接过来一张墨刊。

    中年商贾结果墨刊一看,果然发现上面详细叙述了关中地区各地的信息,有些是他已经听说的,更多的是他闻所未闻的,甚至他已经在上面看到了不少的商机。

    “这位老爷,如果你觉得这份墨刊有用的话,可以选择续订,如果订阅半年以上,墨家村将会将墨刊亲自送上门去。”墨家村的少年好心的提醒道。

    不过中年商贾却仿佛闻所未闻,眼睛直盯盯的瞪着墨刊的头版头条——亲上加亲未必亲!

    “亲上加亲未必亲!”中年商贾浑身颤抖,脸色惨白。

    他看着墨刊上一系列的可怕的数字,浑身冰凉,想到自己家中的傻儿子,中年商贾的眼泪大滴的往下掉。

    对于这个事情他是深有体会,他本人就是亲上加亲的受害者,他和表妹一共三个孩子,夭折了两个,还有一个智力低下。

    “要是这份墨刊早出二十年!”中年商贾咬紧牙关,心中无限悔恨。

    潘家酒楼中。

    酒楼老板为了招揽生意,特意买了十多份墨刊每张桌子上面都放了一份。

    “亲上加亲未必亲!简直是妖言惑众!”

    一个锦衣老者拿着墨刊满脸愤怒的说道。他的女儿刚刚订婚不久,订的也是亲上加亲,所以他看到这个消息立即将炸毛了。

    “我看不一定,你看看署名,那可是华神医的名字。”邻桌青年文士眼尖,看到头条下方的作者名。

    “华神医?”

    “那可是墨医院的华神医?听说华神医那可是又让人断肢重生的本领?”酒楼中人有人惊呼道。

    “哪里是断肢重生,不过是给那人装了一个假肢而已。”青年文士摇头道。

    “那也是了不得医术,如果是华神医,那这件事情就极有可能了。”一个富态的中年人喝了一口小酒说道。

    墨医院大规模扩展之后,再加上华神医的医术,很快在长安城打响了知名度,可以说现在长安城要说行医,那首先想到的就是墨医院。

    也许太医院的水平更高,但是那是针对皇家和达官贵人,平常人也享受不到那种医疗水平,但是墨医院的出现,其巨大的声望在普通百姓之中,简直是堪比太医院的存在。

    这篇亲上加亲未必亲有了华老署名之后,立即让很多人信服。

    “这还用说,我的同村就有一个这样的例子,一连四个孩子只存活了两个,还一个残疾,一个痴呆。”潘掌柜惋惜的说道,要是这个消息早早的知道,也不至于有如此的悲剧了。

    “就是,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城西的有好几家傻子好像都是亲上加亲。”很快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林林总总加起来,竟然有多达十几家亲上加亲出问题的事例了。

    “是么?怎么在我身边的一些亲上加亲的怎么没有这种现象。”也有人反驳道。

    青年文士指着墨刊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没有看到华老所说的么,这种事情是有几率的,你那是运气好而已。”

    “老郑!你也别担心,说不定你女儿和你外甥也是例外,再说出事的才有几家。”富态的中年人安慰锦衣老者道。

    “哼,就算他们幸运没有傻孩子,可是郑老的小女儿才十三岁吧!你看看华老所统计的,早婚的危害尤甚于亲上加亲呀,也不怕一尸两命!”青年文士冷哼一声说道。

    众人的心神一时都被亲上加亲的危害所吸引,连忙往下看,顿时脸色难堪起来了,如果说亲上加亲还比较难察觉,可是早婚难产的事例更是比比皆是。

    “说不定,老郑的女儿也没事?”富态中年人心虚的小声说道。

    “放屁!就是有一点风险,老子也不让女儿冒险。”锦衣老者气急败坏的说道。酒菜都已经上好了也不吃了,匆匆下楼。

    “无论什么代价,这个亲一定要退!”锦衣老者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样的事情,在关中很多地区发生,原本已经定亲的立即解除婚约,有这个意思的再也没人敢提起。

    至于普通的定亲家庭,连婚期都一个个决定拖到华老建议的十六岁以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