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宠妹太子
    “怎么可能?”李承乾骇然。

    他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的真相,要是如此,几千年来在各个家族之间奉行的亲上加亲那岂不是最大的人伦悲剧。

    “这件事情并不难查清楚,在长安城恐怕有不少这样的家庭,太子殿下一查便知,这些近亲家庭有多少智障、早夭的孩子。”墨顿说道。这种事情对于李承乾来说,查证并不困难。

    然而这并不是噩梦的全部,墨顿看着李承乾,一脸凝重的说道:“据我观察,长乐公主现在不足十四岁吧!”

    “怎么了,再过三个月才满十四岁?”李承乾红着眼睛疑惑的说道。

    “怎么了?哼!年幼的妇女难产而死的数不胜数。”墨顿声音有些颤抖道,十四岁,身体还没有长成,如果胎儿过大,难产是肯定的。轻者胎儿死亡,重则一尸两命。想到那些无辜的生命消失,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墨顿心中一阵绞痛。

    “啊!”

    李承乾顿时浑身冰冷,人伦悲剧最残酷的两种,自己那可怜的妹妹竟然占全了。

    “不错!墨顿所言句句属实!”华老沧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李承乾这一次前来很大的原因是为了自己的足疾,所以早早的通知了华老。不过为了李承乾的安全,二人将检查的地点放在了墨府之中。

    “华老!”

    “华神医!”

    墨顿和李承乾起身道。

    “老夫行医多年,曾经统计了一千三百名近亲结婚的家庭,其中早夭孩子八百多名,智障一百二十人,身体残疾五十二人,十五岁以下的产妇难产者达三成以上,胎儿死亡者一成半,一尸两命者半成。”

    华老每报出一个数字都是浑身发抖,当他到达墨家村的时候,力主禁绝墨家村的近亲结婚和晚婚,这也是墨家村光棍众多的原因之一。

    “近亲结婚竟然危害如此之大?”

    李承乾冷汗直流,他没有想到一个看上去皆大欢喜的事情,竟然将自己的妹妹推入一个看不见的深渊。

    墨顿的话他可能还半信半疑,但是华老的医术他可是亲眼见证的,确信无疑。

    霎时间,三人陷入了深深的沉寂。

    “嘻嘻!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银铃般的笑声传来,长乐公主再也不用装着粗嗓子了,而是恢复了正常的声音,异常的好听。

    不过如此动人的声音在李承乾的耳中却越加的难过,李承乾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道:“画画学得怎么样?难么?”

    “一点也不难,我可是绘画天才,而且紫衣的画可有意思了!”长乐公主浅笑嫣嫣,骄傲的说道,长乐公主就在深宫,本身就枯燥无味,那里见到过暴漫这种稀奇的事物,当下就被深深的吸引了。

    “那可不是,你可是我李承乾的妹妹!”李承乾掩饰道。

    “那是,太子哥哥你也不要伤心,我相信你你的脚一定能够治好的。”长乐公主轻声的安慰道,她认为李承乾闷闷不乐是因为自己的脚的问题。

    “嗯!一定能够治好。”李承乾含泪笑道。

    “就是,要是治不好,那就让父皇狠狠地打这个家伙板子!”长乐公主扭头看着墨顿,举着小拳头威胁道。

    “呃呃!”墨顿顿时无语,怎么自己,真是枯坐家中还天降横祸。

    “公主放心?太子殿下的足疾正在康复之中,假以时日一定能够痊愈的。”华老怜惜的看着长乐公主,真是一个苦命的丫头。

    “多谢长者?太子哥哥就拜托你了!”长乐彬彬有礼的说道。

    墨顿无语望着天花板,好吧合着就自己是坏人了,亏他刚才还一心想要拯救她。

    “紫衣再见!下次还找你玩!”长乐公主依依不舍朝着紫衣的挥挥手。

    “一定要记得,我们还要一起画画。”紫衣这丫头竟然也是一副不舍的样子。

    不得不说,女孩子的友谊实在是太容易建立了,紫衣短短的一小会,竟然和长乐公主成为了好朋友。

    看着李承乾和长乐公主离去,华老这才唏嘘一声道:“皇家?”

    墨顿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巍峨的皇宫越来越进,李承乾的心情越来越严重,生于皇家男子所承担的则是夺嫡的刀光剑影,而皇家的女子永远逃不过两个字联姻。

    为了巩固至尊的地位,皇家什么都可以牺牲,一个女子又如何抗拒的了。

    “参见母后!”

    立政殿中,长孙皇后一脸欣喜的看着长乐公主和李承乾,此时的长乐公主已经恢复了女儿装了,水蓝色的宫装搭配着高挑的身材,显得格外俏丽。

    “长乐,快过来,看看你冲表哥给你求来的阎大人的侍女图,这可是阎大人融合了新式画技最新的画作,你一定喜欢。”长孙皇后一边招呼李承乾坐下,一边眉开眼笑的对长乐公主笑道。

    “表哥!”

    李承乾听到这两个字不由得一阵恶寒,看着依旧沉浸在亲上加亲的喜悦之中的长孙皇后,李承乾几次张开了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看着长乐被长孙皇后拖着看阎立本的新画作,果然画中的女子栩栩如生,逼真至极,是一个难得佳作。

    如果之前长乐公主肯定会欣喜不已,但是此时此刻,她看着这幅画却一时兴致也没有,在她看来这些画作还没有紫衣那稚嫩的笔下的人物鲜活。

    “先拖着!”

    这个时候一个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李丽质吃惊的扭头,看着正在一本正经和长孙皇后告辞的李承乾。

    如果不是李承乾正在向她偷偷的眨眼睛,她几乎很难相信他是那个平常一本正经的哥哥所说。

    “高明,你的脚不好,赶紧去休息吧!”长孙皇后挥挥手说道。

    “来,丽质,我们在看看你冲表哥给你送的蜀锦,这可是上好的布料,平常可是难得一见。”长孙皇后拉着长乐公主的手,帮助长孙冲说着好话。

    “嗯!就是不错!不过,母后,我今日出去了一天,有点累了,就先行告退了。”长乐公主推辞道。

    “那行,你先去歇息吧!过两天我让你冲表哥来陪你去游西苑,那里的鲜花开的正艳,你一定喜欢的。”长孙皇后道。

    “到时候再说吧!”长乐公主落荒而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