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数学
    国子监议事厅中。

    孔颖达脸色不豫,沉默不语,两边各有三个椅子,坐着国子监五位国子博士,其中左边第三个椅子空着,显然是前国子博士沈鸿才的位置。

    “现在商议恢复沈鸿才职务一事!”良久之后,孔颖达挣扎着开口道。

    这个议题一出,律学等四门博士纷纷低头不语,只有算学博士刘宜年一脸涨红的说道:“祭酒大人,为什么要恢复沈鸿才的职位,大人可知沈鸿才可是擅自改变了教授内容,甚至采用了墨家新式算学。如果不加惩罚,别人如何看我国子监,如何看待我儒家。”

    刘宜年这句话可谓是站在了儒家的制高点上,这一次罢免沈鸿才,就数刘宜年最为积极。

    在国子监中,除了孔颖达之外,就数他刘宜年资历最老,甚至有望在孔颖达退位以后接任国子祭酒的职位。

    哪里想到陛下竟然突然重视算学,导致沈鸿才的地位急剧提高,甚至有隐隐超过刘宜年的架势。

    当刘宜年听说沈鸿才才用天竺算学之后,心中狂喜,直接告状到孔颖达这里,力主将沈鸿才驱逐出国子监。

    甚至暗中指示王凌等人到处说沈鸿才的坏话,妄图搞臭沈鸿才的名声,让沈鸿才没有翻身的机会。

    哪里想到墨家子墨家子搞了一个名家辩论会,直接的将孔颖达改变了注意。

    “开除了沈鸿才,谁来教授国子监的算学。”孔颖达没好气的说道。

    “长安城有名的算学大家也不少吧,刘徽后人,祖家后人,以我们国子监的的地位,这些人那个不是挖空心思来国子监。”刘宜年不满道。

    “那你去请他们吧!看看他们愿不愿意来!”孔颖达没好气的说道。

    刘宜年顿时愣住了,不明白怎么回事?

    “刘博士恐怕还不知道吧!原来有意担任的算学博士的几人纷纷推掉了祭酒大人的邀请,现在想要长安城有资历进入国子监的算学大家没有一个愿意来国子监任教。”律学博士好心的提醒道。

    “这是为何?”

    刘宜年不解,旋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蓦然大怒道:““难道是墨家子在底下捣鬼?”

    律学博士摇头苦涩道:“刘兄,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么?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在算学一道教的了这些学生了。”

    “不过是一群小毛头小子……!”刘宜年忽然想到了辩论会前丙班学子的闪电心算的表演赛,那种恐怖的计算方法,震撼人心的表演。

    “中计了!”

    刘宜年脸色惊变,他终于知道什么地方不对了,墨家子真正的意图并不是用名家辩论会击败丙班,其真正的意图是辩论之前的算学表演,强悍的表达一个事实,丙班的算学水平已经是老式算学教不了了。

    他们就是请来了新来的算学博士也会同样面临沈鸿才的难题,依旧采用原来的方法,学生比夫子还厉害,采用新式算学,也会落到和沈鸿才同样的下场,这才是长安城的算学大家顾虑的地方,前来国子监任教,不但没有好处,反而自砸招牌。

    刘宜年缓缓抬起头,看到众人一副庆幸的样子,这样的事情还好没有落在他们的学科,否则沈鸿才的前车之鉴就是他的下场。

    孔颖达看的很清楚,这是墨家子的阳谋,也是一种自下而上的逼宫。但是他却又不得不承认算学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控制。

    自从墨家子出现之后,先是用一个灾民问题激起了陛下的对算学的兴趣,随后又抛出天竺数字,启发祖名君发现抛物线,最后竟然研究出超乎寻常的闪电心算,恐怖至极的计算能力,直接吓退了所有觊觎算学博士位置的算学大家。

    现在孔颖达真正体会了沈鸿才当时的挣扎,现在除了沈鸿才再也没有认能够胜任国子博士了,

    在一片沉默之中,恢复沈鸿才的职务就这样通过了。

    当沈鸿才再一次出现在丙舍门口的时候,丙舍的所有监生齐声欢呼。

    “夫子好?”所有的监生尊敬的喊道。对于这个一心追求学问的夫子,任谁都是肃然起敬。

    “多谢大家?”沈鸿才感慨万分,他原本以为这将是自己国子监职业生涯的结束,没有想到这些学子竟然力挽狂澜,将他挽回。

    “墨顿,这一次多亏了你?”在国子监的一个凉亭之中,沈鸿才一脸沧桑郑重的说道。

    “夫子言重了!墨顿并没有做什么?都是大家的功劳!”墨顿谦虚道。

    沈鸿才微微一笑,岔开话题说道:“闪电心算我看了,虽然能够节省大量的时间,但是似乎并不能大规模的推广。”

    沈鸿才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发现闪电心算并不适宜推广,如果被国子监察觉到了自己被骗之后,恐怕后果更加严重。

    “夫子英明,不过对于国子监生来说,闪电心算不是难题,至少在国子监推行就足够了。”墨顿的打算很简单,就算闪电心算在普通人中推广不开,只要在国子监内部流行,那沈鸿才的位置,就无人能够撼动。

    “算学一道,的确是博大精深,老夫之前真的是坐井观天了!”沈鸿才感慨说道。这几天他被停职以后,潜心用天竺数字的重新计算前贤的算学名著,结果发现以前的难题现在都是迎刃而解。

    “夫子所言甚是,学生认为百家之中所有的学问都只是一家之言,只有算学自从人类诞生之日起就已经永恒存在,百姓日用离不开他,国家财政离不开他,算学早已经贯穿人类的方方面面,人类每一次进步都有算学在背后强力的推动。可是如此重要的算学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很多私塾甚至只教授四书五经,不提算学,造成一批畸形的人才。

    “这固然于环境有关,还有很大把一部分原因就是算学太过于晦涩难懂,现在天竺数字大大的简化了计算方法,正是算学大发展的时机,墨顿恳请夫子能够编撰一部浅显易学,由浅到深的算学教科书,让算学一门发扬光大。”

    墨顿一席话,让沈鸿才心神动摇,这可是当今算学的变革,如果真能够有这一本教科书,传遍大唐各个书院私塾,那算学一道,才真正的兴旺。

    “好,不破不立,既然之前的算学,已经不适合推广,那老夫就冒天下之大不韪,编纂一部新的算学书本,推广算学一道。既然新式算学采用的是天竺数字,为了和之前的算学区分,老夫决定取名为数学。”沈鸿才激昂道。

    墨顿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竟然让数学提前几百年在华夏大地上诞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