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名家辩论会
    国子监至诚路。

    至诚路乃是国子监经常惩罚学生的一条路,想当年秦怀玉三人可是这里的常客,而今日秦怀玉三人再来到至诚路可不是来受罚的,而是来完成墨顿交代的任务,搭建会场。

    “快,将这几个桌椅摆这边!”秦怀玉大声的指挥着手下的人。

    十几个孔武有力的壮汉,飞快的将会场上的座椅摆好,中间一个主持台,两方两边桌椅,很是类似后方的辩论会。

    来来往往的国子监生看到会场,不由得议论纷纷,这五天国子监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丙舍的祖名君和甲舍的王凌约定今日以名家的方法,辩论国子监是否应该采用天竺数字。

    “名家!”

    国子监生大都是学霸一级的人物,当然知道先秦时期显赫一时的诸子百家之一名家,不过当年的诸子百家之一现在已经没落很久了,只有佛家偶尔会采用辩经的模式,有点类似与当年的名家,其他的根本看不到名家的影子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国子监,流传千年的名家再一次出现,虽然只是采用名家的名号,就已经吸引了很多的国子监生。

    双方约定的是巳时,时间还没有到,很多国子监生都已经提前来到了会场,一个个兴奋不已。

    对于天竺数字他们接触的时间短,虽然也察觉到天竺数字的好处,并没有觉得有多么必要,所以其他的监生并没有像丙舍的监生那样支持沈鸿才,他们所感兴趣的只是名家。

    看着一个个雀跃的国子监生,墨顿心中略微安定,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第一步,用消失千年的名家吸引了众多国子监生的兴趣。

    “墨顿,已经准备好了!”秦怀玉出现在墨顿身边说道。

    墨顿看着很类似后世的辩论会场,点了点头道:“祖名君呢?”

    秦怀玉指了指会场后方的休息区,祖名君和王凌各带领几个监生聚成了两堆,正在紧锣密鼓的商量着。

    仿佛察觉到墨顿的视线,王凌抬头看着站在会场旁边的墨顿,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他知道天竺数字是墨顿传播出来的,也知道墨顿想要保住沈鸿才,可是他不会让墨顿的如意的。

    名家的手段他也不怕,想到了自己的手中的引经据典的各种依据,他不相信祖名君能够翻出多大的浪花,这一次他要墨顿尝到失败的滋味。

    “这孙子!”秦怀玉看着王凌的挑衅的笑容,不由的气不打一处来。

    “我看是他欠教训!”程处默恨恨的说道,尉迟敬德默默的将衣袖捋起来。

    “不急!”墨顿拦着三人,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想了想说道,“你们打听一下王家除了鲜鱼铺之外,还有那些生意,老子非得都把他们挤垮不可。”

    “好主意!”秦怀玉三人齐齐的点头,一脸的阴险。

    “孔惠索呢!不是说让他来主持辩论么?”墨顿暂时将恩怨放在一边,问道。

    “他现在正在找祭酒大人,想劝祭酒大人来这里,不过现在还没有出现,恐怕机会不大了!”秦怀玉黯然的说道。

    “没事!我只有方法让祭酒大人前来。”墨顿智珠在握的说道。

    突然国子监大门一行人走了进来,墨顿顿时眼前一亮,说道:“这一下祭酒大人恐怕不得不出面了!”

    “这是?”秦怀玉三人疑惑道。

    “祖家族长!”墨顿微微一笑道。

    “哈哈,祖兄前来国子监,孔某未能远迎失礼了!”孔颖达得到了消息,很快出现在至诚路。

    如果是之前的祖家,孔颖达也许不会放在心上,不过自从祖名君发现抛物线之后,祖家名震学术界,地位大涨,而且祖家族长也是一个学术宿老,地位比孔颖达低不到哪里去。

    “祖某听说国子监有一场盛会,冒昧前来,还请见谅!”祖家族长拱手行礼道。

    “哪里?不过一些学子胡闹而已?”孔颖达轻飘飘的一句带过道。

    二人说一些场面话,孔颖达看到祖家族长旁边有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拱手道:“不知这位?”

    “医家华元见过孔兄,我等毗邻月余,这才登门来访,还请恕罪!”华老拱手道。

    “医家?”孔颖达心头一震,他当然知道国子监附近新建立的墨医院,而且还知道墨医院在短短的月余已经称为长安城最有名的医馆。

    规模宏大,医术精湛,而且价格十分的公道,所有的药材都是明码标价,更难能可贵的是只要是国子监的学子生病,只要拿着国子监生的铭牌,可以直接半价收费。

    “原来是华兄!多谢华兄对国子监生的照顾!”孔颖达肃然起敬道,不管怎么说,墨医院的出现对国子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少国子监生受惠。

    很多国子监生都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不由得咂舌不已。

    儒家,墨家,医家,名家再加上以算学崛起的祖家,这场争论越来越热闹的。

    王凌也看到墨顿请来的外援!不由得心中冷哼一声,任你将谁请来也难不倒赢不了这场辩论。

    高台的后方很快添加了几个座椅,孔颖达和祖家族长华老分别落座。

    祖名君和王凌带领两方的人马向孔颖达行礼之后,各自出现在自己的位置之上。

    “挂条幅!”墨顿一挥手,秦怀玉顿时知道了墨顿的注意,低声吩咐道,顿时两个巨大的横幅出现在两边。

    “理越辩越明,道越论越清。”孔颖达看着这句话,也是不由得点头,这的确是至理名言。

    其他学子也是纷纷点头,顿时觉得名家也的确是有其独到之处。

    孔惠索作为主持人,出现在会场说道:“理越辩越明,道越论越清。今日我等将在这里国子监第一场辩论,这场辩论的主题就是国子监生要不要接受天竺算学以及天竺算学的列算方法。”

    “不过鉴于祭酒大人还不了解天竺算学,不知可否请丙班的学子为祭酒大人演示以下这新式算学。”

    “哦!国子监的学子肯定水平不错,老夫很感兴趣!”祖家族长一副大感兴趣的样子说道。

    孔颖达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他当然知道祖家族长是在故意如此,不过他也对能让沈鸿才不惜搭上自己的前途也要传授的新式算学很感兴趣,他想知道它到底有多大的魔力。

    “可以!”孔颖达点头道。

    王凌虽然也意识到丙班可能要搞事情,不过既然孔颖达就已经答应了,他也不好反驳,只能默认了。

    不过他对自己的准备的有绝对的信心,不相信墨顿等人还能咸鱼翻身。

    秦怀玉跳上高台,拿着一个巨大的烟板,上面写着汉语的零到九,下面写着天竺数字零到九。

    孔颖达点头,表示知道了,不就是几个数字么,他并没有感觉有什么。

    随后,程处默上台之后,立即就惊呆了全场,所有国子监生目瞪口呆的看着烟板上十行数字。,一半是汉字数字一半是天竺数字,而且都是三位数。

    “三千六百二十三!”

    仅仅过了三息,祖名君就高声说出答案。

    “怎么可能?”全场哗然。

    所有的国子监学生都不可思议看着祖名君,这么快就说出答案,怎么也不可能?

    孔颖达不由得皱起眉头,他也是大儒,对于算学也算是不陌生,三息时间怎么可能答出这些题目,是天竺算学真的有如此功效,还是丙班为了帮沈鸿才而弄虚作假。

    祖家族长也不淡定了,惊讶的看着开挂一般的孙子,心中默默计算一番,点头确认,,答案是正确的。

    王凌心中冷笑,你们做的越假,被拆穿的几率越大。

    “我知道诸位不相信,说实话,当我第一次见的时候,我也不相信。下面我请这一位同学出题,

    孔惠索来到王凌这边,拉起一个甲舍的学子,这位学子竟然想了良久,出了一个多位数混合运算。

    “七千五百六十三!”

    依旧是三息时间,丙班的另一个学子张口答出来。

    王凌等人计算了半天,这才颓然的承认,答案正确。

    “让我来!”王凌怒声道。

    王凌写出了一个他自认为超级难的计算,结果依旧是三息时间算出来。

    孔颖达,祖家族长甚至是华老都依次出题,难度一次比一次高,但是依旧没能给祖名君等人造成麻烦。甚至众人都发现这样的人才也不止一个,丙舍比比皆是。

    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丙班的表演赛,没有人再关注后面的甲舍和丙舍的辩论。

    怎么会如此?王凌顿时失魂落魄,他就是准备的在充分也说不过一个事实,那就是采用天竺算学的计算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墨顿,一定是墨顿!”王凌顿时咬牙切齿,想到了一个幕后之人。

    不错就是墨顿,墨顿一开始没有将胜算寄托在这场名家辩论上,而是用了五天时间,在丙班培养了一匹心算高手,直接用事实证明天竺数字的优越性。好在丙班的学子并没有让他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