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沈鸿才停职
    “沈夫子被停职了!”

    这件消息像是风一般,传播整个国子监,在所有的国子监生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国子监的动作很快,就在沈鸿才将所有班级的课程全部上完之时,就立马宣布了这个决定。

    “这太不公平了!”祖名君愤怒的说道。沈鸿才可是他的恩人,曾经对他有知遇之恩,现在沈鸿才遭到了不公,祖名君第一个就打抱不平。

    其他人也是连连点头,叹了一口气,他们虽然对这个决定震惊不已,但是也是早有预感,毕竟沈夫子之前的异状,早已经预示了此刻的事情。

    “不行,这沈夫子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沈夫子是一个真正的学者!他没有私心,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算学。”孔惠索也是双眼通红,不理解国子监的这个决定。

    沈夫子明明做了一件好事,却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反而被停职了,而且这一停职直接意味着葬送了沈鸿才奋斗一生才得到了国子博士的地位。

    墨顿也是心头沉重,对于沈鸿才这个纯学者,他也是心中敬佩不已。

    其余丙舍的学子也是一阵唏嘘,整个学堂一片沉寂,都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墨顿,你的主意多,能不能帮一下沈夫子!”祖名君红着眼睛,盯着墨顿说道,眼神中透出一丝希冀。

    其他监生也是心头一震,纷纷看向墨顿,毕竟墨顿已经创下了很多的奇迹,说不定这一次也能如此。

    “祖兄,那你可找错人了,孔兄可是祭酒大人的本家,这么近的关系你不用,却偏偏靠我这个不受国子监待见之人。”墨顿摇头道。

    孔惠索羞恼的瞪了墨顿一眼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更加了解祭酒大人,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说得通的。”

    在孔惠索心目中,孔颖达所决定的事情,几乎没有改变过,他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改变孔颖达的主意。

    众人闻言,顿时一阵失望,如果连孔惠索都这么说,那沈夫子这一次恐怕是前途未卜了。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沈夫子这一次被国子监停职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国子监不要沈夫子,我墨家村扫榻以待,保准俸禄方面双倍于国子博士,以后沈夫子潜心研究算学,以后成就绝对不亚于任何算学先辈。”墨顿突然话锋一转说道。

    墨顿这倒没有说假话,在他的脑海中,有很多数学理论,相信拿出一两个交给沈鸿才,那估计立即就能让沈夫子称为算学宗师。

    祖名君看到墨顿不但不出主意,反而想到挖墙脚,不由得大怒道:“墨顿,沈夫子可是因为你的新式算学才落到如此下场,可以说,起因在你,你说这个忙你帮不帮?”

    “就是!”孔惠索和其他国子监监生纷纷附和道。

    “我这也不是为了沈夫子好么,反正他在国子监也过得不开心!”墨顿委屈的说道。

    可是看到众人愤怒的眼神,也知道即将惹了众怒,连忙头像说道:“倒是有那么一个主意,不过管不管用就看你们配合的效果了。”

    祖名君等人顿时眼睛一亮,听到墨顿如此之说,众人心中突然安定起来,不知不觉之中,墨顿在国子监中已经确立了自己的威信。

    就在此时,秦怀玉三人突然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道:“墨顿,已经打探清楚了,现在就数甲舍的那几个家伙一直在说沈夫子的坏话。”

    “真是岂有此理!”祖名君等人顿时大怒,他们没有想到沈夫子为了国子监生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竟然还有一些榆木脑袋不领情。

    墨顿心中冷笑,在这个儒教统治地位根深蒂固的时代,出现几个腐儒怎么也不出奇,哪怕是后世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这样的一样也不少,更何况是现在。

    “都是哪些人?”墨顿问道。

    “带头是王凌,还有二十多监生。”秦怀玉说道。

    “王凌!”墨顿顿时想起他,王御史之子,当时他刚入国子监的时候,,第一场比试的之人就是他,结果很悲催的成为了墨顿一城三诗的背景板。

    原本以为经过上一次事情之后,原本以为他已经得到了教训,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

    墨顿眼珠一转道:“现在机会来了,还请各位鼎力配合。”

    “全凭墨兄吩咐!”祖名君等人纷纷应道。

    墨顿点头,对着孔惠索道:“孔兄,我知道你能够和祭酒大人说上话,现在沈夫子还只是刚刚停职,你务必要把对沈夫子的处罚拖延道五天后。”

    孔惠索一咬牙,猛然点头道:“放心,这个交给我!”

    虽然改变孔颖达的主意很难,但是把对沈夫子的处罚拖延五日也不是不可能,他就是死缠烂打也要做到这一点。

    “祖兄!”墨顿看向祖名君。

    祖名君神色一肃,正色道:“还请墨兄吩咐。”

    “你现在就去甲舍,找到那些在背后诋毁沈夫子的老鼠,亲自和他们理论,和他们约定五日后,在至诚路采用名家的方法,一论输赢。”墨顿道。

    “名家的方法!”祖名君略微一思索,就明白墨顿的意思,名家也是先秦诸子百家之一,最为擅长辩论,其中最著名的名家就是公孙龙,他的白马非马理论一直流传到后世,墨顿这一次是想要和这些人辩论。

    “好!这个你放心,我一定做到。”

    祖名君虽然不知道墨顿的用意,但是此刻也只能相信墨顿了,他对墨顿有着超乎寻常的信心。

    看着祖名君起身离去,墨顿看着剩下的国子监生说道:“五天后,真正能够帮助沈夫子是我们,现在我先传给大家一个新的算学知识,你们务必在五天之内将其学会。”

    “墨兄放心!”

    所有的国子监生包括秦怀玉这个平时嘻嘻哈哈的家伙也都是一脸郑重。

    墨顿拿起一张宣纸,在纸上刷刷刷写下一连串的数字,从国子监生不由得围了上来,越看眼睛越亮。

    这一次不过是为了帮主沈夫子,说不定还是他们一个算学的极大提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