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文斗
    一个锦衣少年踏门而入,年纪大约十五六岁左右,面若冠玉,但是给人一股阴柔的感觉。

    少年旁无若人的进入包间,在其身后竟然跟着几个弱冠的少年,哪怕面对大唐最顶级的二代们,也面无惧色,显然也是大有来头。

    “长孙冲!”

    秦怀玉看到来人顿时咬牙切齿。

    墨顿这才恍然,原来这个少年竟然是当朝宰相长孙无忌的嫡子,难怪有如此的底气嚣张,想必身后的那几位也是勋贵之后。

    “长孙冲,你是什么意思!竟然来我们的包厢里闹场!”秦怀玉责问道。

    “秦怀玉,谁是来找你的!我们是来为公孙姑娘主持公道,知道公孙姑娘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从不见客,今日我等在此,我等要到时要看看是何人胆敢逼迫公孙姑娘!”长孙冲身后,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上前控诉道,简直把秦怀玉等人说成了欺压弱女子的恶霸。

    “杜荷!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见哪个逼迫公孙姑娘了!”程处默怒吼道。

    他们都是各个家族的嫡子,代表的不光是他们自己的名声,还有他们父辈的名声,一旦传出去他们欺压女子,那估计他们父亲也会颜面丢尽。

    杜荷!墨顿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恍然,想来这位就是杜相的儿子,也是史书上赫赫有名的倒霉蛋。

    墨顿算是看出来了,这就是大唐朝最顶级纨绔的两个小团体,一个是文官之后,一个是武将之后,当然除了房俊这个异类除外。

    “长孙公子误会了!小女子并非受谁逼迫,而是小女子未经墨县伯允许,竟在擅自使用墨县伯的诗词,特意上来请罪的。”公孙月出言解释道,

    教司坊看似地位独特,但是面对两大纨绔集团也是不够看,两方都得罪不起,只能从中调和。

    “哦!公孙姑娘所言的墨县伯可是三首边塞诗传遍长安城的墨家墨顿!”长孙冲面容一动,露出异色,向秦怀玉等人一众望去,最后目光落在了一张生面孔上。

    “墨家村墨顿,见过长孙公子!”墨顿不得已只能出面,拱手行礼道。

    “没有想到才华横绝国子监,诗篇传长安的墨兄竟然就在某的眼前,失敬失敬!”长孙冲异常的热情道。

    其身后杜荷等一众纨绔也是露出诧异的神情,他们可是对这个最近在长安城搅动风云的墨家子久仰大名。

    他们都是官宦之后,当然知道曲辕犁和人工孵化技术,以及活鱼秘技对大唐何等的重要性,更知道墨顿就是皇上最当前的红人。

    长孙冲也是心思浮动,他知道的要比其他纨绔要隐秘的多,太子李承乾原本患有足迹,行走不便,却一夜之间恢复正常,就是全赖眼前的墨家子的奇计。

    国子监对面的墨医院就是墨家专门为李承乾治疗足疾的地方,否则如此大片地皮,如何能落到没落已久的医家手中,甚至长孙冲也知道李世民曾经代表墨顿家长直接面对孔颖达事情。

    长孙无忌曾经私底下曾感叹道,能得现在未来两代君王的青睐,墨家子的前途不可限量。

    “长孙兄,实在是折煞墨顿了。实在是愧不敢当!”墨顿谦虚道。

    “好了,既然是误会,那你们从哪里来就可以从哪里回去了!”秦怀玉不耐烦的说道。

    他原本好不容易请到了佳人,还没有说上几句,就被这些家伙搅局了,心底当然不顺。

    “哎呀,那可是不行,我等上来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请公孙姑娘到我等包厢一叙,还没有请到怎么能就走呢?”杜荷上前一步,朗声道。

    “杜荷!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要不要老子把你打出去!”房俊怒吼道。

    二人虽然父辈被称为房谋杜断,精诚合作,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房俊和杜荷确实出了名的不对付。

    杜荷看到房俊五大三粗的身材,不由得缩了缩自己的小身板,心虚的嚷道:“房俊,你这个夯货,在公孙姑娘面前如此粗鲁,实在是粗鄙不堪,君子动口不动手,不如今日我们文斗,谁赢了,公孙姑娘就到谁的包厢。

    “文斗,行呀!仅凭你的三两墨水?有墨兄在,你确定要文斗?”房俊饶有兴趣的看着杜荷,戏谑的说道。

    秦怀玉等人也是一阵哄笑,要说之前这些将门子弟也许会对文斗迟疑,但是有了墨顿之后,众人顿时底气大增,毕竟墨顿的名声可是建立在国子监生的五胜一败的基础上。

    你们这些文官子弟可能是比我们强了那么一点,难道还能比得上国之骄子的国子监生。

    没有想到,杜荷竟然自信的道:“我承认墨兄的实力很强,但是今日为了邀请公孙姑娘,我等也是有备而来。今日我们比画,阎兄,今日就看你的了!”

    杜荷说完,众人身后走出一个青衣少年。

    “阎行健,糟糕。”秦怀玉见到来人顿时惊呼。

    “此人是谁?”墨顿疑惑的向一旁的房俊问道。

    “当朝国画大师阎立本的侄子,年青一代最有名的丹青手。”房俊恨恨的说道。

    “杜荷,你小子耍阴险!”秦怀玉怒吼道。

    “竟然你们同意文斗,那丹青一道,当然也属于文斗了!”杜荷得意的说道。

    秦怀玉心中一沉,他的确知道墨顿的才华横溢,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墨顿会画画呀!这一下不用比了,直接认输得了。

    阎行健得意的走到墨顿面前说道:“小弟阎行健见过墨兄,小弟久闻墨兄大名,此乃小弟刚刚观看公孙姑娘剑舞有感,灵感大发,当即丹青一副,特意请墨兄赐教!”

    阎行健竟然是有备而来,手中捧起一幅画轴,缓缓打开,其中不少墨迹未干,显然是新作之画。

    墨顿顿时感到深深的恶意,很显然眼前的阎行健是拿他当做成名的垫脚石。

    画轴换换打开,一个独舞的宫装女子姿态优美,手中长剑斜挥,将公孙姑娘的绝美舞姿跃然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