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养伤
    一个强壮的侍卫将板子高高的举起,宽厚的板子带着风声,眼看就要重重的拍在墨顿的屁股上,墨顿任命的任命的闭上眼睛。

    按照这个架势,这一板子下去肯定小命都要丢了半条,墨顿暗暗祈祷,希望华老给力,能够将自己救回来。

    “啪!”

    板子和屁股击撞得声音清脆可闻。

    “咦!”

    墨顿诧异的睁开眼睛,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可是秦怀玉三人怎么叫得那么凄惨,墨顿疑惑的扭头望去。

    “傻瓜!还不快叫!”秦怀玉挤眉弄眼的提示道。

    墨顿恍然,立即大声的惨叫出来,仿佛疼痛迟到了一般,行为别说多夸张

    墨顿身后的侍卫无奈的一笑,做他们这一行,可是要有眼色的,看似高高举起的板子,打在身上的效果可是截然不同的,遇到真的触怒皇帝的,那就结结实实的打在身上,肯定皮开肉绽。

    遇到了要做样子的,那就在最后时刻收力,看似声势浩大,皮青肉肿,其实只是一些皮肉伤而已,过个两三天,又可以活蹦乱跳起来。

    而且这四人中三个是当朝国公的儿子,另外一个是正儿八经的开国县伯。侍卫们早已经得到了暗示,做做样子而已。

    “啊!啊!啊!”

    四人攀比似的,一声比一声叫的撕心裂肺,简直是影帝附身。

    可是哪怕是再做样子它还是板子呀!到了最后,各种板子叠加的疼痛依旧十分的剧烈,四人已经从表演到真情流露,这下是真的疼痛的惨叫。

    十板子终于打完了,四人直接趴在那里,一个个捂着屁股倒吸凉气。

    一个个表情幽怨,秦怀玉三人只觉得自己太倒霉了,明明可以青史留名的成就,结果变成自己受罚。

    墨顿更是一脸无语的看着一帮损友,自己这一次可真的是无妄之灾,要不是这三个家伙非得拉着他去,他也不会受牵连。

    “嘶!”

    墨顿想要起身,顿时一阵抽痛,惨叫一声又重新爬回来了。

    秦怀玉三人正愁着怎么回去,突然一辆马车停到了四人的面前,驾车的是一个熟悉的面孔李承乾身边的一个太监。

    “太子殿下吩咐老奴送四位回去。”东宫太监尖着嗓子说道。

    墨顿等人顿时一囧,没有想到李承乾也知道他们挨板子,还好心的送他们回去,不过想来也是,热气球横空长安城,李承乾又怎能得不到消息。

    “替我多谢太子殿下!”墨顿拱手谢道。

    四人挣扎着爬上马车。发现李承乾还细心的准备了裘被。

    ………………

    春回大地,天气开始回暖,虽然早晨还有些寒冷,但是中午时分的阳光能够给人带来足够的热量,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墨顿就趴在墨府后院一株大柳树下,像晒死狗一样贪婪的吸收一点热量,柳树垂下的枝头已经开始发青,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发芽了,到时候垂柳依依又是一片好景色。

    凉凉的伤药抹在患处,整个屁股顿时舒适了很多,不得不说华老的秘方的确有独到之处,疼痛大减,不到两天墨顿的伤处已经消肿了,只剩下一些於血只能慢慢消退。

    “华老说是只剩下皮外伤,再过两天就没事了!”紫衣将伤药放好,坐在墨顿的旁边说道,紫衣看着趴在身边的墨顿,心情莫名的高兴,自从墨顿来到了长安后,更多的时间都在国子监进学,两人再也没有在墨家村时那么自在了。

    而且紫衣名义上是墨顿的侍女,但是无论是福伯还是墨家村的长辈,哪一个不是把她当成闺女养,无论是到状元楼还是鲜鱼铺,什么活也不舍得让她干,紫衣整天无聊的很。

    而且来自后世的墨顿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很少需要紫衣的帮忙,而现在墨顿卧床养伤,紫衣终于觉得自己有了用武之地。

    “两天?”墨顿眉头一皱,说道:“不,就说还要五天才能好,再给我到国子监请五天假!”

    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不用去国子监,怎能不将利益最大化。

    “哈哈,墨兄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为兄等人也是刚从国子监请五天假来。”秦怀玉操着变声期的嗓音离老远就喊道。

    “要不是国子监那个老顽固说再多请就要验伤,老子肯定能请十天假来。”程处默郁闷地说道。

    尉迟宝林遗憾地点了点头,这家伙学业最差,对于去国子监一点兴趣也没有。

    墨顿一阵无语,他真佩服三人的变态体质,自己还在这里装死狗,而三人已经开始一扭一拐的到处晃荡了。

    “紫衣,给三位大少,泡壶茶,搬个几个锦凳去!”墨顿道。

    “不用麻烦紫衣妹妹了,为兄站着就行!”三人干笑道,他们的屁股的伤还没有好透,根本不能坐。

    “哼!”

    紫衣白了一眼秦怀玉三人,不情不愿的去泡茶去。

    在她的印象中,这三个家伙就是少爷的狐朋狗友。

    在少爷没有来遇到他们之前,多好呀,带领墨家村卖活鱼,发家致富简直是模范少年。

    可遇到他们倒好,先是被国子监责罚,现在又惹出了热气球这么大的祸,直接被打了板子,这不是标准的狐朋狗友么?

    殊不知这三个家伙也是满腹委屈,他原本是想要偷懒一下,不写课业,结果一下子被孔颖达告御状,想要在一种纨绔面前出个风头,结果一下子搞得满城轰动。

    “墨顿,你说我们怎么这么倒霉,明明都是我们的功劳,结果没有捞到好处自己被责罚,全都给别人做了嫁衣。”秦怀玉唉声叹气的说道。

    “可不是么?墨三这家伙就不说了,都是自己人,好处给他也就算了,可是鲁鼎这老头竟然也被陛下封为大将作,现在正在拉着热气球全称辟谣呢!”程处默道。

    热气球横空长安城,搞得长安城满城高呼羊仙在世,将热气球重新在长安城飘一圈,压下这股歪风邪气。

    “你们还说?要不是你们拉着我去,我怎么会受牵连。”墨顿想这件事情都愤愤不平,他没有想到这些人办事如此不牢靠,所有的努力竟然毁在一根绳上。

    三人顿时谄谄不语。

    “墨顿,你还有没有一些没有危险的点子!”秦怀玉不死心试探的说道。

    “没有。”墨顿坚定的摇了摇头,一口否定,要是再来几次,自己下一次不保的可不是屁股了。

    “那就算了!”

    秦怀玉遗憾地说道,同时他也对墨顿的主意也有点心有余悸了,墨顿的主意是好,可是就是一不小心总能搞出大事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