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差生逆袭
    热闹的墨技展结束了,长安城悄然恢复了平静。

    然而古井无波的关中却悄然出现了一点点变化,曲辕犁在关中地区大展风采,其方便快捷省力耕地效果又好,很快征服了无数的农民。

    在这个土地是最宝贵财富的时代,人们或许会节衣缩食,但是对于农事方便却异常的大方,三百文说贵不贵,但是多开垦几亩荒地,一年下来所有的本钱都能赚回来,哪怕是最吝啬的守财奴,也在农事方面舍得下血本。

    更别说墨家村的曲辕犁还有七天包退,三年保修的政策。

    在关中地区一个普通的农户中,男人大清早就赶着牛拉着曲辕犁在地里劳作,妇女在家里则宝贝的侍弄着刚买的小鸡仔。

    现在的天气都还很寒冷,平常的时候,这些小鸡仔都是在屋里面捂得严严实实,只有天气晴朗的中午才出去透透风,晒晒太阳。

    今年家里面多开垦了十亩荒地,又养了二十只小鸡,母鸡留着下蛋,到了夏天公鸡卖了换钱,到时候再买一批小鸡仔,等待过年好吃肉,想到自家的生活一家人的生活似乎越来越好了,妇女的眼神眯的向月牙一般。

    国子监再旬休期间,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烟板和粉笔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大唐最高学府,反响一片良好,不管国子博士怎么对墨顿有意见,但是对于烟板粉笔都一致的赞不绝口。

    国子监乃是长安城教育的风向标,一时之间,长安城大大小小的私塾纷纷向墨家村订购烟板,粉笔,墨家村的施工队,简直都忙不过来。

    “周公制礼而有九数,九数之流则《九章》是矣!”算学博士沈鸿才拿起粉笔再烟板上写下九章算术的内容,墨顿惊讶的发现沈鸿才竟然精心的把九章算术用各种标点符号隔开,语义表达的格外清楚。

    经过国子监的夜以继日的研讨,最终从出台了新的标点符号,虽然和后世的标点符号差异不小,但是墨顿没有再一次刺激他们,而是自己默默的改变了自己的符号。

    青年学子到时很愉快的接受了这种新潮的符号,简单明了,一目了然,然而国子监博士助教当中推广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很多上了年纪的国子监的博士依旧拒绝使用标点符号,依旧任性的长篇大论,搞得学生苦不堪言。

    然而算学乃是一门精准的学问,沈鸿才为了提高数学的准确度,避免歧义,率先使用标点符号也在情理之中。

    “九章算术乃是算学中最重要的一门,所有人必须精通,如果最后大考之时,别怪老夫不通情达理!”沈鸿才冷哼一声,目光锐利。

    自从李世民下令国子监生日后必考算学之后,算学一下子一跃成为关系国子监生前途的重要科目,沈鸿才将之前的憋屈一扫而光,权利大增。

    “现在开始演板!”沈鸿才唰唰在烟板上写下几道题,目光飘向监生。

    顿时所有人一片哀嚎!所有人的目光幽怨的盯着墨顿。

    墨顿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可不是他出的主意,而是沈鸿才自己发明的。

    自从使用了烟板以后,突然无师自通,领悟出后世千千万万老师最常用的一招,演板。

    几道算学题写在烟板上,一批学生写完之后,再换上下一批,如果不是时间的不允许,沈鸿才恨不得将所有人统统拉上来一个个演一遍。

    一旦那一个同学写错了,那后果将会很严重,估计下一大周,每次演板都会有你的名字。

    当然除了祖名君和墨顿之外,这两个变态无论手举多高,沈鸿才连看都不看。祖名君还好说,每次学生错的多了的时候,沈鸿才就会拉他上前救场。

    而墨顿的算学水平则算了,沈鸿才感觉自己水平不一定比得上他,也就不冒这个让自己丢脸的险了。

    “孔惠索!”沈鸿才开始点名。

    孔惠索哀叹一声,他的算学水平不行,之前已经错过几次了,果然这一次沈鸿才还是没有放过他,任命的上前拿起粉笔,开计算,希望这一次能够顺利过关。

    沈鸿才有点了两个人的名字,,突然发现有一只手高高的举起。

    “秦怀玉!”沈鸿才诧异的看着高高举手,示意自己要演板的正是平常的差生秦怀玉。

    “这家伙真是作死,竟然这个时候出风头!”不少人一片哗然,秦怀玉的水平谁不知道,他要是能够做出来,打死他们也不相信。

    “你确定?”沈鸿才脸色有些阴沉,他感觉秦怀玉在给他捣乱。

    “我确定!”秦怀玉傲然道,骚包的鄙视看了全班一眼,这种小题闭着墨顿这个变态出的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

    墨顿看着秦怀玉骚包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头疼,这家伙又在出风头。

    看到秦怀玉一再坚持,沈鸿才才让他上去。

    秦怀玉故意站在孔惠索的身边,孔惠索看到了秦怀玉站在自己的身边,不由得幸灾乐祸起来。

    秦怀玉的水平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是算学不行,而秦怀玉这是全部都不行,甚至算学上和他比起来更是不如。这一次他又有一个同伴了。

    然而让她大吃一惊的是,秦怀玉上来之后,拿起粉笔,就刷刷的做个不停。孔惠索好奇的看了过去,但秦怀玉故意捂住不让看。

    “哼,装神弄鬼。”

    孔惠索冷哼一声,他不相信秦怀玉能够做出来。

    令他想不到的是,仅仅过了一会儿。秦怀玉刷刷刷的写出了答案,把手中的粉笔一扔,就下去了。

    他做完了。孔惠索呆呆的看着旁边的空地。错的吧!孔惠索期待着沈鸿才宣布答案错误,然而沈鸿才心中的震惊比他更大,因为秦怀玉写的答案竟然完全正确。

    “嗯嗯,秦同学最近进步很大,大家要向他学习。”沈鸿才干巴巴的夸奖到,“下面还要一道题,哪一位同学愿意上来做一下。”

    程处默腾一下站了起来,冲到烟板,刷刷刷三下五除二,写出了正确答案。

    “不会吧!”众多国子监生一片哀鸣,连程处默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都会。

    紧接着尉迟宝林三两下做出了难倒孔惠索的算学题,更是刷新了众人的三观。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众人发现一直在班内吊车尾的差生竟然逆袭!

    更悲哀的是孔惠索,他发现一直优秀的自己竟然成为了算学最差的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