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标点符号
    良久之后,国子监众人这才醒悟过来了,原来墨家子让他们看的并不是诗句,而是这种独特的粉笔字。

    “这是什么?”孔颖达老脸一红,估计没话找话问道。

    “这个板面称之为烟板,这个白色的东西是粉笔,能够再烟板上写字,我看国子监博士们讲课十分的费力,往往一句话要重复很多遍,有了这个烟板和粉笔之后,将会极大地减轻夫子们的负担。”墨顿说着,拿着一个粉笔再烟板上亲自演示,在写上几个字,又拿着一个简易的烟板擦将其擦掉。

    甚至有不少国子监的博士亲自上前演练一番,纷纷赞不绝口,烟板和粉笔的确是能大幅度减轻夫子的工作量。

    孔颖达眼睛一亮,暗暗点头,这的确是好东西,不过作为儒家的骄傲,他哪能甘心就此服软。

    “这样还行,不过比着曲辕犁,那可就差远了吧!”孔颖达嘴硬的说道。

    墨顿好笑的看着不肯低头的孔颖达,微微一笑说道:“那还请夫子再仔细看看这首诗。”

    孔颖达微微一笑,心中暗自得意,墨家子还是太年轻,终于忍不住要炫耀自己的诗篇了。

    “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诗,形象的表达了农家耕作的辛苦,以及食物来自不易,劝导人要珍惜食物,莫要浪费,很有教育意义,相信大司农在此定会很是喜欢这首诗吧!”孔颖达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将这首诗剖析一遍。

    李世民暗暗点头,心中大慰,大唐立国一来一直重视农桑,现在墨家发明了曲辕犁耧车,来年粮食定然大增,现有又有一首很有教育意义的悯农诗,定然能让农桑更加兴旺。

    孔颖达暗自得意,余光扫过墨家子表情,却发现墨顿竟然带着一丝讥讽,不由得疑惑起来,连忙又仔细的看向这首诗。

    “没毛病呀!的确就是这个意思呀!”孔颖达心中疑惑,可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直觉告诉他这首诗一定另有猫腻。

    突然他目光猛然一顿,死死盯着诗句的最后一点,如遭雷击。

    其他人也发现了孔颖达的异状,正想询问,却看见孔颖达猛然上前几乎趴到烟板上,死死盯着每句诗句后面,墨家子留下的两个小蝌蚪模样的符号,和两个小圆圈。

    “这是什么?”孔颖达颤声问道。

    “标点符号!”墨顿回答道。

    “有什么用?”孔颖达直觉这个东西肯定有大用、

    墨顿微微一笑,没有答话,上前在烟板上写下一行字。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李世民轻声的读了出来。

    “墨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赶我们走呀!”程咬金嘴角一呲,咧嘴威胁道。

    “程叔叔说笑了,小子巴不得盼你来呢,怎么会赶你走呢?”墨顿连忙解释道,“在这里容我向各位讲一个小故事。”

    “故事,我喜欢?”程咬金嘿嘿一笑说道。

    李世民微微一笑,他可是想起了墨顿在南城门外讲的鲶鱼效应的故事,那可是轰动长安。

    “据墨子密著记载,有一次,墨子到一个吝啬鬼家作客,可是突然下大雨,吝啬的主人家不想让墨子留宿,就写了一个纸条道:“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墨子见了纸条以后,哈哈大笑,在纸上画了几笔,就欣然找了一间房住下了,主人家见到纸条,却不得不认了。”墨顿又将万能的墨子密著搬了出来。

    “这是为何?”秦琼好奇的问道,按主人家吝啬的性格,不可能就这样捏着鼻子认了。

    墨顿反身在烟板上添加了几个标点符号,却让整句话的意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秦琼看着这几个字,不由得哈哈大笑。

    一句话竟然用标点符号隔开,竟然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怪不得那个吝啬的主人家捏着鼻子认了。

    李世民也是哈哈一笑,这两个句子的意思完全相反,在主人留下的纸条被墨子用巧妙的智慧,化解雨天无处栖身的尴尬。

    “依我看,这句话还可以这么读,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李世民童心大发的接龙道。

    程咬金迫不及待的接下去道:“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直接将这句话从里到外玩了个遍。

    孔颖达冷哼一声,说道:“不过是一句戏言而已,有何意义。”

    “哦!那夫子请看这句!”墨顿反身又在烟板上写下一句话。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这句话出自于论语第八章泰伯篇,意思就是让百姓按照我们的指引的道路走,不需要让他们知道为什么。”刘宜年得意洋洋的说道,卖弄自己的学问,想要引起李世民的重视。

    墨顿摇摇头说道:“孔圣提倡有教无类,有弟子三千,七十二贤人,当年墨子也是对其推崇备至,墨顿不相信孔圣会主张愚民政策!”

    “愚民政策!”

    墨顿此言一出,李世民和孔颖达不由的脸皮一抽,历朝历代皇帝都是按照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理论进行管理天下,现在看来,愚民政策一词形容的极为贴切。

    墨顿在烟板上,加了两个标点,整句话立即变成了另外一层意思。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对于百姓,其可者使其自由之,对于不可者,亦使其知之。因材施教,这恰恰体现了儒家德化政治,顺民应天,开启民智的思想。”墨顿道。

    墨顿一席话,让孔颖达汗如雨下,他发现他们可能错误理解了孔圣的意思,更可怕的是他们竟然用这样错误的政策治理国家。

    要说在此之前,他肯定深信不疑的相信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如果有人怀疑孔圣,他一定会拼了这条老命和他拼了。

    可是现在让他再来看这句话,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有三种的解读方法。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李世民脸色阴沉,他可是历来重视孔圣,甚至重用孔颖达担任国子监为大唐培养人才,可是他发现他很有可能运用错误的理论治理了国家近十年。

    “孔爱卿,朕命你即可利用标点符号给儒家经典断句,力求做到准确无误。”李世民烟着脸下令道。

    “微臣遵命!”

    孔颖达躬身领命,转身离开。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躬身向一旁状元楼供奉的墨子雕像行礼。

    “墨子真乃大智慧之人!”孔颖达长叹一声道,这才匆匆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