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家长见夫子
    状元楼外。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秦怀玉得意洋洋的,唱着垓下歌,一边手舞足蹈。

    墨顿无奈的看着依旧处于亢奋的秦怀玉,他正处于变声期,一张嘴满满的公鸭声,刺耳得很,饶是如此,他依然洋洋得意,毫不在意一旁程处默和尉迟宝林的鄙视的眼神。

    程处默鄙视的撇了撇嘴,说道:“那是你的提起来得么?”

    “那我不管,不管我用什么方法,反正我是提起来了!”秦怀玉丝毫不受打击,毫不知耻的说道。

    程处默怒了!捋这袖子说道:“来来来,霸王再世的少年,我们来比比力气。”

    秦怀玉顿时怂了,他虽然也算是孔武有力,但是和程处默这个犹如野兽一般蛮力的家伙比起来,还是不够看。

    不过他依旧嘴硬的说道:“本霸王早已经用完了力气,改日吧。”

    看着他那个贱样,气的程处默恨不得上去打了他一顿。

    “要我说,还是我们的曲辕犁和耧车厉害,那才是真才实学,于国于民都有大用途,比某人弄虚作假强得多。”程处默看着秦怀玉不接招,灵机一动道。、

    “肯定是,曲辕犁和耧车能够让多少百姓吃上饭,这一次肯定能够青史留名。”尉迟宝林连连点头说道。

    所有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论现场气氛,肯定是秦怀玉的霸王在世要强烈得多,但是要是论实际功效,肯定是曲辕犁和耧车更有用一些。

    “好了,不要再争了!鱼叔一定给我们准备好了饭菜,赶紧去吃吧!”墨顿见到三人依旧喋喋不休的纠缠,连忙用美食吸引三人。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真好本霸王今日出了大力,要大吃一顿!”秦怀玉想吃还不忘嘴贫,赶紧冲进酒楼。

    “你这个假把式,还出了大力!我呸!”程处默赶紧追上去。

    “别想把好吃的在抢走!”尉迟宝林吃过知道两位损友伪劣的人品,赶紧追了进去。

    墨顿苦笑一声,紧跟着跨进酒楼。

    “鱼叔!有好吃的没有?今日我感觉能吃一头牛!”秦怀玉变得法子炫耀。

    突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头上响起:“哦,我们的霸王回来了,不吃一头牛怎么能扛起千斤巨鼎!”

    “那是当然……”秦怀玉话音猛然顿住,脸色苍白的抬头一看,自己老子正在二楼包间内,脸色不善的看着自己。

    “父……亲……!”秦怀玉结结巴巴的说道。

    “鱼老弟,给他弄一头牛,我看着他吃!”秦琼看着秦怀玉恨恨的对一旁的鱼师傅道。

    “啊!”秦怀玉顿时脸色一白,他那是吹牛,炫耀他提起千斤巨鼎,哪里能吃下那么多食物。

    “父亲,说笑了,现在是春耕时分,正是用牛之时,而且杀牛可是触犯帝国法律的,孩儿怎么做那种事情!”秦怀玉见机不妙,赶紧服软。

    “哈哈哈!”程处默和尉迟宝林顿时幸灾乐祸起来。秦怀玉今天一直在他们面前炫耀来选要去,烦得要死,现在终于栽跟头了。

    “呃呃……”他们两个没有高兴太久,就看到秦琼后面的包房里面有走出来两个人,正是程咬金和尉迟敬德。

    秦怀玉心中一乐,他还以为只有他最倒霉了,没有想到还有两个陪伴的。

    不过他并没有高兴太久,吱呀一声,旁边的一个包厢打开,祖名君垂头丧气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孔颖达等一众国子监博士走了出来。

    秦怀玉三人顿时脸色一阵难看,现在竟然是他们家长和夫子同时出现,,这是要联合双打的节奏吗?”

    “没有想到三位国公大人也在,三位的公子现在可了不得呀!显示弄出了雕版印刷术,现在一个能堪比霸王再世,另外两个也能造福亿万百姓!”孔颖达语气不阴不阳的说道。

    秦怀玉三人这一段时间可没少折腾,现在正好家长也在,孔颖达平时就和他们不对付,正好借机出言讽刺。

    国子监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三个竟然是秦怀玉三人的父亲,想起三人在学校的捣蛋行为,哪怕知道程咬金三人是国公,也不由得眼神不善。

    “哦!他们有多大本事,那还不是夫子教的好!”程咬金露出他的大门牙,反击道。

    孔颖达顿时噎个半死,是呀!他们三个说到底还是国子监生,虽然有子不教父之过,但另外一句么,教不严师之惰,怎么说他也逃不过责任。

    秦怀玉三人看到自己的父亲和夫子交锋,不由得冷汗直流,无论哪一方获胜,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自己,不由得看向首恶墨顿。

    墨顿微微一退,摇了摇头,笑话,这个时候上去不是自寻死路么?

    尉迟宝林一使坏,手臂一摆,稍微用力就将墨顿挤了出去。

    墨顿没有想到平时最为老实的尉迟宝林,竟然在关键时刻使坏,一个收不住力,往前冲了两步。

    “嗯!”

    两方人马同时瞪了过来,墨顿顿时感觉压力山大。

    “见过诸位夫子,见过三位叔叔。”

    墨顿哀叹一声,看到三人犹如猫见到老鼠的表情,只好出面打破了这份尴尬。

    在场的大人物之前都没有空搭理他!正在大眼瞪小眼呢,好吧,你个墨家子竟然自己跳出来了。

    “哦!原来是墨家的当代巨子呀!”孔颖达看着墨顿,冷笑道。

    “夫子说笑了,墨家早已经没落,巨子已经失传几百年了,学生哪里敢自称巨子,现在只是夫子收下一个学生而已。”墨顿关键时刻果断服软,还有三年的时刻在国子监混呢?

    “学生,国子监还容得下你这个学生么?你只不过来国子监一个月,,这一个月比老夫执掌国子监十年还要精彩。”孔颖达满肚子火气的说道。

    自从墨顿来了之后,先是国子监外五胜一败让国子监学子颜面涂地,又擅自改变千年以来的书写规格。

    之前秦怀玉三人捣蛋,那还在国子监的控制之下,还能压制住,墨顿来了以后,弄了个雕版印刷术,直接以假乱真,要不是他们自己露出马脚,指不定瞒到什么时候。

    墨顿顿时一阵苦笑。这三个混账将自己坑苦了,现在自己的处境更加堪忧,他们三个还有家长撑腰,而他呢直接面对夫子的炮火。

    “哦!这是家长和夫子见面批评孩子呀!看来孔爱卿很不满意朕将墨顿安排到国子监,今天朕就代表墨顿的家长,孔爱卿给朕说说墨顿都在国子监怎么捣乱了,肯定少不了他的板子!”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震惊了所有人。

    墨顿猛然抬头,看到李承乾陪着一个威严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朕!

    他就是当今陛下,李世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