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人人都想青史留名
    “什么是热气球?”祖名君和李高明联袂走了进来,一脸好奇地走进来。

    “哈哈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墨顿又给我们出了一个主意,我们又要青史留名啦。”尉迟宝林兴奋的手舞足蹈。

    想起他们宏伟的计划。三人不禁满脸傻笑,了解到秦怀玉三人的打算之后,李高明一脸淡然,不过祖名君却是满脸羡慕,毕竟能够有机会青史留名,很少人能够拒绝这种机会。

    “可惜先祖已经把圆周率分割到极致,我等后辈,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超越先祖了?”祖名君一脸遗憾的说道。

    “这有何难?既然尔等先祖,把圆周率做到了极致,你为何不再想其他的图案呢?何必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墨顿说道。

    “哪有这么简单,这世间常见的图案都被算学先辈早已经研究得十分透彻,就连勾股定理赵爽做出来,我等后辈真是生不逢时。”祖名君遗憾的说道。

    “是吗?那你太倒霉了!好弄得都被先辈发现完了,那给你一个核桃,安慰你受伤的心灵吧。”墨顿看到桌子上有一盘核桃,拿起一颗核桃轻轻一抛,抛向祖名君。

    却没有想到用力过猛,祖名君一下子没有接到,直接砸在了祖名君的头上,墨顿又扔出第二颗,祖名君伸手一接,这才接到。

    然而墨顿却并没有停止。而是将一盘核桃一个接一个的不停的抛向祖名君,而祖名君眼睛越来越亮,任由核桃落在自己的身上,头上,胳膊上。

    “你们怎么了?”尉迟宝林一头雾水,想要上前查出,却别李高明一把抓住。

    尉迟宝林诧异的看着李高明,李高明对其摇了摇头,他算是看出来了祖名君正处于顿悟的阶段,而顿悟的来源正是墨顿源源不断的核桃。

    一盘核桃很快的就要抛完,就在只剩下最后四个的时候,墨顿却突然改变了方向,将手中的四个核桃一一抛向其他四人。

    四个核桃,以优美的姿态从祖名君眼前抛过,祖名君灵光一现,手中急忙忙的拿起鹅毛笔,抓起一张墨技展的广告单,画了起来。

    墨顿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空盘子放在一边,四人一头雾水的看着手中的核桃,满脸诧异的看着墨顿和一脸魔怔的祖名君。

    此刻的祖名君犹如先祖附体一般,灵光不要钱的显现,满脑子都是一道道核桃从眼前划过,又将一个个核桃替换成为一个点,核桃的轨迹变成一个又一个线条。

    祖名君将这些线条一个又一个画在广告单上,不满意的直接扔掉,很快整个屋里面都是废弃的纸张。

    当祖名君无意识之下,画出一个半圆形的时候,突然顿悟,兴奋的手舞足蹈。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祖名君如痴如狂。

    祖名君拿起一张全新的宣纸,在上面画了一个工工整整的一个抛物线。并在上面一一注明起点、最高点、落点,犹如一个碗的横截面扣在地上。

    “这是什么?”程处默私人赶紧挤过来,看着祖名君魔怔的原因。

    “这就是核桃在半空中抛出的轨迹。”祖名君解释道。

    “有什么用么?”四人一头雾水。

    “哈哈哈,当然有用,就凭这个,青史留名的机会祖某也有一席之地。”祖名君嘚瑟的看着众人。

    众人看着他嘚瑟的样子,不由的一阵牙痒,直接用一阵核桃雨回应他。

    众人嬉闹一阵之后,祖名君才得意的向众人炫耀他的成果。

    “一个物品从地面上高高抛起,经过最高点之后,它的落点就已经确定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图案,被我祖名君第一个发现了,我把它叫抛物线。”祖名君得意将抛物线的原理一个个像众人说明。

    墨顿一阵无语,历史的惯性真的很强大,连名字都一模一样。

    “这和弓箭的原理差不多,这个东西用好的话应该能够计算出弓箭的落点。”程处默不愧是将门世家,点出了抛物线用途。

    墨顿点头,这也的确是抛物线现阶段最重要的一个用途了。不过日后抛物线的用途那可是大放异彩,炮弹弹道轨道,洲际导弹轨道,都需要用到抛物线。更重要的是抛物线的牵涉到二次函数的应用,如果祖名君能够参悟透抛物线的本质,那可是对中国的数学有极大的提升,青史留名那是一定的。

    “这么说还是墨顿的核桃砸醒了你?”秦怀玉笑嘻嘻的说道。

    众人顿时醒悟,是墨顿持续抛出核桃,祖名君才能顿悟核桃的轨迹。

    众人不禁啧啧称奇,不可思议的看着墨顿。

    “多谢墨兄的核桃之恩,”祖名君郑重的行一个大礼说道。

    墨顿连忙避让,谦虚道:“那是祖兄自己的算学天赋,我只是看你若有所得,才继续抛核桃,哪里敢居功,我之前还害怕你因为我一直丢核桃而责怪我呢?”

    墨顿轻飘飘的将自己摘了出来,他之前就发现祖名君在数学的上天分十分的强大,他的阿拉伯数字加减运算之法在他的面前根本是小菜一碟。

    换句话说,李高明秦怀玉四人好比是小学生,而祖名君已经是初中生了。再让他学习小学课程已经是不合适了,墨顿就间接的给祖名君又找了一个艰难的课业。

    “不管怎么说,我能够悟出抛物线,墨兄你的核桃功不可没。”祖名君还俏皮的拨开额头的头发,露出砸的红红的印子。

    众人一阵哈哈大笑,整个气氛顿时欢快起来,至于事情的真相,只要当事人心中清楚就可以了。

    “没有想到墨顿砸个核桃都有点化的能力,既然这么神奇,墨顿要不然也用核桃砸我一下!看看我能悟出什么来!”秦怀玉嘻嘻哈哈的将脑袋凑过来。

    “你的脑袋太硬了,我看光用核桃不行,你看这个凳子怎么样?”墨顿举起一条凳子,作势要砸向秦怀玉。

    “那可不行!”秦怀玉飞一般的缩回来脑袋。这要是一凳子砸上去,那指不定头破血流。

    “你太遗憾了!一个铁定青史留名的机会被你给这样浪费了!”墨顿遗憾的说道。

    “当真?”秦怀玉将信将疑的说道,竟然还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

    “那当然,史书肯定记载,贞观九年,秦怀玉卒,年十五岁。”墨顿笑嘻嘻的说道。

    “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

    “滚!”秦怀玉满脸烟线。

    所谓少年心性,不正是如此无知愁滋味,墨顿两世为人,再一次觉得,来到大唐也不是一个坏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