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欺君之罪
    “启禀陛下,微臣请治罪墨家子欺君之罪。”王御史突然出列,语出惊人,所有朝臣诧异的看着王御史。

    “欺君之罪?”李世民一头雾水。

    “王御史有点可以针对了吧!墨顿那小子根本和陛下说过一句话,又守时守约的公布了活鱼秘技,何来欺君之罪。”秦琼脸色不善道。

    李世民也一脸不善的看着王御史,突然发现雕版印刷术这个神器,整个朝堂一片和谐,这个王御史一下子破坏了气氛。

    “翼国公所言不假,墨家子的确如约公布活鱼秘技,但是陛下请看墨家子的广告单,世上怎么可能有手提前进的少年?如此虚假之事,墨家子竟然公然在长安城大肆宣传,岂是君子之所为。”

    王御史一副愤然说道,其实他知道光凭这点,根本不足以惩罚发明雕版印刷术的墨家子,但是眼看墨家子越来越得圣宠,他何时能够报仇,眼下只要给墨家子打上不诚实的标签,定能破坏墨家子的信誉,定能让墨家子失去了圣宠,日后有的是机会报仇。

    “这不过是街头发放,说是欺君之罪,这就有点过了!”出人意料的是,孔颖达出面替墨顿说话,他可不想国子监出现一个欺君之罪的罪名,哪怕他再不喜欢墨顿,此刻墨顿就代表着国子监的荣耀。

    “就算是发放民间,又其实随便胡说八道的欺骗百姓。可是现在已经出现在朝堂之上,连陛下也受其蒙骗。据下官观察,广告单上的虚假消息不光此一个,隔着城墙对话,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如此不诚之人,实在是让人鄙视。”王御史阴险至极,直接败坏墨顿的名声。

    王御史一番话,有不少朝臣点头,以他们的常识很自以为然的认为这些事情的确不可能。

    “老夫虚账七十三岁,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荒唐之事。”一个头发花白的文官摇头说道。

    “我还当墨家子是守信之人,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如此满口谎言的小人。”

    “嗨!是老夫看走了眼呀!”

    ………………

    文官们你一言我一句,一个个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直接给墨顿定下了欺瞒的罪名。

    孔颖达张口结舌,他想为墨顿辩驳,但是却说不出话来,毕竟他也觉得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

    “启禀陛下,墨家子虽然有功于社稷,但是人品不堪造就,国子监乃国家重地,培养人才,岂能让如此人品之人进入,微臣请求开革墨顿国子监生资格。”王御史狠辣的说道。

    墨顿现在最大的保护伞,就是他是陛下钦点的进入国子监,其他人一旦动他,肯定会惊动李世民,如果墨顿失去了这层保护伞,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没落县伯,到时候还不是任他拿捏。

    李世民也是一阵为难,墨顿是他钦点的鲶鱼效应的实验者,又刚贡献活鱼秘技,雕版印刷术,立下大功,现在又爆出不诚的污点,实在是让他为难。

    “王御史,你怎么知道这是一个少年提起千斤是假的,你可曾求证过!”秦琼突然说道。

    王御史张口结舌的说道:“这还用求证,这是常识。”

    “那在此之前,你可曾听说过活鱼秘技,你可曾听说过一日可印千本书籍的雕版印刷术,如果我们不曾亲眼看到,是不是都认为这些都是假的。”秦琼逼问道。

    所有人一片恍然,是呀!在此之前,大家都知道鱼儿离开水塘很快就会死亡,人一天抄书,最多不过一本而已,而现在墨家秘技直接颠覆了众人的三观,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那只是墨家子借助奇巧淫技取巧而已,而人的力量如何取巧,根本不可能有少年能提起千斤重物,就是一个成年人二百斤也是极限,想必就是当年的楚霸王也达不到如此,如果真的有如此绝世神力的少年,老夫第一时间给他上表请功。”王御史不信道。

    “那真巧了,阁下所说的提起千斤重物的少年正是犬子怀玉。”秦琼一甩长袍,正色说道。

    此话一落,满朝哗然。他没有想到这个少年竟然是秦怀玉,一个逃避课业作弊被捅到朝堂的熊孩子转眼之间成为了堪比西楚霸王的绝世少年,这个转折实在是有点大了吧!

    不!要比西楚霸王还要厉害,这是一个少年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当真?怀玉真的能力拔千斤!”李世民惊喜道,要是秦怀玉真有千斤之力,那不是说大唐又添加一名绝世神将。一个有着霍去病的年纪,堪比西楚霸王武力的绝世神将。

    “陛下见笑了,力拔千斤只是传说中而已。据我所知,怀玉的力气也只有二百斤左右,能开两担弓,不过昨日此逆子归家,炫耀说道,他将在墨技展上单手提起千斤重物。”秦琼苦笑说道。

    “单手?”整个朝堂一片哗然。

    “这不可能吧?”

    “就是西楚霸王在世,也是双手扛鼎。”

    ………………

    “微臣也认为此事不可能,专门询问过逆子,而逆子却说他已经亲自提起过了。至于怎么办到的了,他不说,还说,如果不信,二月初二可以亲自去看。”

    “已经做到了?”

    ………………

    李世民傻眼了。

    王御史也傻眼了,

    就连满朝文武也傻眼了。

    “微臣也想不明白,不过想来微臣相信逆子,他还是没有胆量骗我的。”秦琼自信的说道。

    顿时不少人大臣心领神会的偷笑几声。

    程咬金也上前说道:“处默回家之中也曾经说过,说是和尉迟宝林亲自试验过隔着城墙对话的,的确可行。”

    “我家那傻小子根本藏不住话,早就在家嚷嚷了,不过具体怎么做到的他们也不知道,墨家还在一直保密之中。”尉迟敬德也作证道。

    “这么说来,还真确有其事!”李世民点头道。

    “墨家村是不是能做到,现在下结论还为之过早,一切到了二月初二自然立见分晓。”孔颖达说道,他可不想国子监的学生落下欺君之罪,危害国子监的名声。

    一场欺君之罪的闹剧暂时落幕,王御史就是心有不甘,也没有办法,一切都看二月初二墨家墨技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