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东窗事发
    国子监中,至诚路。

    至诚路是国子监最大的一条路,路面全用青石板铺成,在道路的两旁雕塑着孔子七十二弟子的雕塑,每一个国子监学子都喜欢经过此路,观看先贤求学的常见,所以这条路也是国子监人流量最大的一条路。

    至诚路,取至于君子至诚的含义,同时也是国子监处罚犯错学子的地方,今天至诚路又迎来了三位常客和一位新人。

    墨顿、秦怀玉、程处默、尉迟宝林四人一个个垂头叹气的站在那里,秦怀玉三人作为主犯手中举着自己的课业,而墨顿作为帮凶手中举着自己的广告单。

    正月的天气还十分的寒冷,天空还阴着天,一阵微风吹过,四人就不由得冻着打抖,十分的凄惨。

    闻讯而来的国子监学生将四人围的满满的,不时地指指点点。

    秦怀玉三人作为至诚路的常客,早就习惯了这种阵仗,脸皮厚的犹如城墙一般刀枪不入。墨顿来自后世什么阵仗没有见到过,这点事情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你们怎么?”

    闻讯赶来的祖名君诧异的看着四人,昨天还好好的,才过一天就被他们四人就被祭酒大人处罚了。

    “还能怎样?作弊的事情东窗事发了呗!”熊茂材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自从听说墨顿受罚,他就异常的高兴,特意跑来看四人的笑话。

    祖名君看着秦怀玉三人手中的东西,再看看墨顿手中的宣传单,不禁恍然,他可是亲耳听到过秦怀玉三人向李高明炫耀用印刷术写课业的事情!

    他同时也参与了发传单,可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东窗事发了。

    “二十张大字一篇也没有少,而且每一张都是我的字迹,老子作弊也是凭本事。”秦怀玉傲然的说道,根本不理熊茂材小人一般的讽刺。

    “哼!作弊就是作弊,现在祭酒大人已经拿到了你们作弊的证据,早已经去禀报陛下,墨家子肯定被国子监除名,而你们三人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熊茂材冷哼一声,心中畅快至极,自从墨顿展现他的硬笔书法之后,熊茂材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样,他之前说的墨顿的坏话就像一个个巴掌一样打在他的脸上。

    他现在多么痛恨墨家子当时认输,要是墨顿堂堂正正的将自己击败,那他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大的怨言了,就像孔惠索和祖名君等人,虽然心中对墨顿不满,但是也是输得心服口服,而不像现在他那样,弄得里外不是人。

    “哼!祭酒大人怎么做,就不劳你熊茂材操心了。”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落井下石的小人!”

    ………………

    墨顿四人一人一句犹如刀剑一般刺穿熊茂材的薄弱的内心,顿时让他满脸通红,气血上头。

    就连周围的国子监的学子,也觉得熊茂材做得有些过分了。

    墨顿现在毕竟是他们的同窗,而且墨顿让门口的包子店半价供应国子监学子。俗话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而熊茂材平时没有少吃,这个时候却一点也嘴短,反而落井下石。

    人品不行,不少国子监学生心中暗自下定评价,身体下意识远离熊茂材。

    熊茂材看到周围学子的目光,感受到同窗的疏远,心头犹如杜绝啼血,自觉地脸上无光,踉踉跄跄的离开。

    “都怪墨家子!”熊茂材心中浮现浓浓的恨意,他原本风光无限,可是自从遇到了墨家子他就一直倒霉。

    不过这些学子对于墨顿也没有好印象,毕竟墨家一直都奉行保守安稳的,墨顿连作弊都能弄出来印刷术这样的惊天利器,当然不招国子监学子待见。

    不过很快都要开课了,众学子分离开,祖名君也匆匆离去,至诚路这才恢复平静。

    “哎!都是我们连累了墨顿!要不是我们想要作弊,墨顿怎么会拿出来印刷术来帮我们。”秦怀玉唉声叹气的说道。

    “好好地一个名传千古的秘技,竟然被我们弄成了作弊的铁证,这一下估计我们也名传青史了,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了。”程处默唉声叹气的说道。

    “到现在你很想着名传青史的事情?”秦怀玉狠狠地瞪了程处默一眼。

    “就是,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我们以后的课业怎么办?”尉迟宝林一句话雷到了所有人。

    这个夯货现在还想着不能作弊的遗憾,你的心该有多大呀!

    墨顿看着三个损友久久无语,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呀!摊上了他们。

    “放心,这次不会有事的!”墨顿自信的说道。

    “嗯?”

    三人疑惑的看着墨顿,不明白墨顿怎么如此自信。

    墨顿嘿嘿一笑,没有对三人解释他已经和孔颖达达成了协议。

    孔颖达现在对墨家子又恨又爱,可恶的墨家子竟然拿这样能够快速印书的技术来和他谈条件,否则就让这种技术消失千年,坚决不承认他们作弊。

    天哪,他难道不知道这种技术是多么的宝贵么?为了世间千万学子免受抄书之苦,孔颖达不得不签下城下之盟,这才让墨顿拿出印刷术的模板。

    大兴宫。

    孔颖达作为孔家后人,又是国子监祭酒,地位尊崇,除非大朝议根本不需要经常上朝。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在这里看到了孔大祭酒?”

    不用说这样口无遮拦的家伙肯定是程咬金,他天生和孔颖达这酸儒不对付,每次见面都对掐。

    “哼!你这夯货莫要口无遮拦,今天这事也与你那宝贝儿子有关!”孔颖达冷哼一声说道。

    “你这个酸儒,莫要你我之间的矛盾,你要是牵连小孩子那可就是你的不是了?”程咬金脸色不善的说道。

    孔颖达立即脸色涨红道:“老夫岂是你想的那种人!”

    程咬金用怀疑的眼光仔细打量着孔颖达,几乎将孔颖达气得跳脚。

    “皇上驾到!”

    就在孔颖达气急败坏的时候,庞德尖锐的声音在太极殿响起。

    “参见皇上!”

    李世民一身金黄色的龙袍,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

    “孔爱卿,听说你有关系江山社稷的大事启奏,还不快快奏来。”

    现在的李世民正值壮年,声音中气十足,帝王威仪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