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与时俱进 开拓创新
    毕竟墨技展是墨顿宣传墨家的重中之重,当然不可能只是当街发传单这么简单,除此之外,墨家村所有的鲜鱼铺都在店门口树立八个非常大的标语,甚至在一些显要位置,墨顿不惜下重金租地方。

    “与时俱进,开拓创新!”这八个字在长安城各个街道都能在最显眼的位置看到,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墨家墨技展欢迎你。’

    刘宜年走在长安城的街上,抬头看着眼前的墨家村的标语,心头震动,这已经是他一路上见到的第三幅标语了。

    作为国子监的博士,刘宜年不光是书法上造诣深厚,其功底也是一流的,哪怕没有见过这八个字,仅从字面意思,就能感觉到墨家野心勃勃的意图。

    易经损卦有云,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皆行

    益卦有云,益动而巽,日进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与时皆行。

    而墨家直接总结概括易经的精髓,在与时皆行和与时皆行的基础上,开创性的提出与时俱进的主张,那可是要与时代一起进步,现在是什么时代,大唐的时代。

    “这肯定是墨家子的注意?”刘宜年心底明白,墨家有此才华的也就只有墨顿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后面的四个字,开拓创新,这可是墨家要开拓一条不平常的道路,一个别人没有走过的道路。

    “小孔成像,手提千斤,隔城对话,还有活鱼秘技,一个个墨家的秘密现在竟然全部展示,墨家究竟要干什么?”

    刘宜年看着手中的广告单,深深的疑惑中。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句话,难道墨家不懂?这是墨家的回光返照还是墨家有更大的图谋,带着满腹的疑惑,刘宜年匆匆来到国子监。

    竟然有不少博士和他一样,每人手中都拿着一张宣传单,满脸的疑惑,显然也是被墨家的大手笔震惊了。

    不同于国子监学子和长安市民看热闹的心思,国子监的上层人物一个个都是忧心忡忡,一个个的自觉聚集到国子祭酒孔颖达的办公地点。

    “墨家子不简单呀!”孔颖达长叹一声,提笔落款,‘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八个大字入木三分的印在纸上。

    “光听八个字,就有热血沸腾之感?”算学博士沈鸿才一脸苦笑道。

    其他博士脸色不善,心中极为不舒服,哪怕是不同立场,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八个字的确是极有才华,不由的心生嫉妒,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学子不是儒家子弟呢?

    “依我看,墨家子这根本是虚张声势,墨家仅有的压箱底,被他一下子洒了出去,到时候,墨家最后一点压箱底,都败光了,不知道九泉之下的墨家先祖怎么看他?”刘宜年语气不善道。

    “对,依我看,墨家子这是拼死一搏,墨家走到了现在就仅剩下这一个据点了,与其半死不活,不如拼上一把,他现在改变墨家的传统也是情理之中。”一个助教分析道。

    “穷则变,变则通!”孔颖达读者墨顿上书李世民的奏折,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是墨家子的风格,他很大胆,也很有想法,不知道他这一招能不能救了墨家!”

    孔颖达感叹道,墨家同儒家都是先秦的显学,而如今墨家已经几乎灭绝了,不由得有些唏嘘。

    “不管怎么说,墨家子这一招肯定会对我们国子监影响不好,那我们怎么办?难道任由墨家这么嚣张下去?”刘宜年不满道。

    “你想怎样?墨家是在自己的地面是公布自家的秘密,难道想去砸场子还是让国子监也举办一个什么展?”孔颖达将手中广告单重重的排在桌面上,呵斥道。

    刘宜年顿时脸色通红,讷讷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忽然他眼睛一凝,顿时瞪大了眼睛。一把将孔颖达手中的广告单抢了过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广告单。

    “怎么了?”所有人都诧异不已。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刘宜年不理会众人,发疯似的口中一直重复这句话。

    “刘宜年!”孔颖达怒喝一声。

    刘宜年这才恍然从魔怔中惊醒,连忙道:“祭酒大人恕罪,下官失礼了。”

    刘宜年摊开孔颖达桌上的广告单,又从怀中掏出另一张同样的广告单,并排放在桌面上。

    “祭酒大人和诸位同僚请看,这两张广告单有何不同。”

    孔颖达和所有的博士助教纷纷打量这两张广告单,纷纷摇头道:“没有什么不同呀,一模一样呀!”

    “对,就是一模一样!”刘宜年咬牙切齿的说道。“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区别!”

    “没有一丝一毫的区别?”众人大惊,连忙打量着两张广告单,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两张广告单不仅笔记一样,而且其中的一个墨水多用了一点,以至于另一张也是同样的地方也用墨较多。

    “怎么可能?”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他们常作学问的人都知道,两张纸不可能都写得一模一样。

    沈鸿才忽然一愣,连忙从怀中也掏出一张广告单,并排铺在上面,还是一模一样。

    很快,第四张,第五张,到最后整整齐齐八张一模一样的广告单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子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墨家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孔颖达惊疑道。

    “这还不算什么?下官还见过跟神奇的呢?”刘宜年苦笑着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出三摞厚厚的课业,一一发给众人。

    “没有笔锋,全都一模一样?”沈鸿才呆住了。

    其他国子监博士也呆住了。

    “秦怀玉、程处默,尉迟宝林三人都是墨家子的朋友,而三人的课业和墨家的广告单都是每张一模一样,显然都是用同一种方法做成的。”刘宜年分析道。

    “据下官所见,墨家村再长安各个街道口,都在发放传单,一天发的至少几千份,可见这种方法能够大量快捷在纸上写出同样的内容。”沈鸿才越分析眼睛月亮,激动道,“要是这种用这种方法来‘写’四书五经的话,那天下的学子那还用抄书呀!”

    众人不由的眼睛一亮,这种墨家秘技可是关系到教化万民的职责,日后肯定青史留名。

    “这种秘技一定要掌握到国子监手中。”孔颖达和众人眼神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