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请教算学
    “程处默呢?”莫顿左右看了看发现铁三角少了一个人。

    秦怀玉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这家伙派人来说今天有事,晚点到,可是现在还没有来!”

    墨顿想了想也没有什么可担忧的,这家伙长安城横着走,不会有什么事情。

    这时,福伯突然敲了敲门,恭敬道:“少爷,外面有个少年说是你国子监的同学,听说你病了前来看望你?”

    “国子监同学?”墨顿和秦怀玉面面相觑,要知道墨顿在国子监的名声可不好,平时的国子监学子见到墨顿都是爱答不理的,有人听到他生病狂喜他相信,怎么可能会会有人来看望他,

    “难道是程处默来了!”尉迟宝林迟疑道。

    “怎么可能?程处默这家伙每次进门不都是横冲直撞,指望他守礼,哼哼!”秦怀玉鄙视道。

    “是谁?一看便知,既然人家上门,也不好不见吧,福伯将他领到这里来!”墨顿说道。

    福伯领命而去,不一会就带领着一个少年进来。

    “祖名君!”墨顿大感意外。没有想到竟然是他来,要知道平时他们可是没有交集,唯一有交集的就是当时在墨顿初入国子监那天的比试。

    “听说墨兄身体有恙,今日特来看望一番。”祖名君礼数周到,手中还提着一些礼品。

    “祖兄客气了,大家都是同学,没有这么多礼节,快快请进!”墨顿赶紧招呼祖名君进来!他也是知道的祖家虽然名气大,可是主要成就都是在数学上,没有做过大官,家中并不富裕。

    “祖算盘,原来是你?”秦怀玉看到祖名君冷哼一声,由于祖名君的算盘打得好,所以有个外号叫祖算盘。

    “国子监饭桶,是我怎么了?”

    祖名君和秦怀玉三人明显不对付,早有过过节。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不要闹这么僵?”墨顿劝道。

    “墨顿,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恶,去年岁考,他在我旁边,我本想瞄他两眼答案,可是他偏偏不让。害得我被沈夫子打了五板子!”秦怀玉怨念深重的说道。

    “那是你自己笨,那些题都是简单至极的题。”祖名君反驳道。

    “你厉害,你厉害还不是一个回合就败在墨顿手中!”

    “呃呃!……”

    祖名君被噎的满脸通红,他当时的确是败得很惨。

    “在下不如墨兄我承认,其实今天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继续向墨兄请教算学。”祖名君向墨顿躬身行礼道。

    “祖兄客气了,祖家缀术名满天下,墨顿也是拜读良久,相互学习而已?”墨顿对于有学问的人也是很尊重,缀术作为国子监必学的课本之一,墨顿读了之后,也是大开眼界,再也不敢小觑古人的智慧。

    “墨兄客气了,缀术只是算经十书之一,那里当得起名满天下的称谓?”

    “没有客气,别的不说就拿圆周率来说,先祖的极限割圆法,乃是世界第一流,乃是当今世界第一位将圆周率算到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的。”

    “说道圆周率,据家中先辈所说,先祖还是再墨经之中得到了启发,说来还要感谢墨家呢?”祖名君捧完先祖,也不忘恭维一下墨子。

    “相互吹捧!”秦怀玉撇嘴鄙视道。

    墨顿和祖名君不由得哈哈一笑,二人的关系瞬间拉近了。

    “实在是惭愧,先祖的算学,明君没有学到一成,今日趁此机会正好向墨兄讨教一番。”祖名君正式的说道。

    墨顿正想回答,一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那感情好,正好我也带来一个诚心请教算学之人!”

    程处默毫不客气的走进大厅,身后跟着一个身材修长,温文如玉的少年,唯一的缺点就是走路的时候腿部有点不便。

    “在下李高明!甚是喜欢算学,听闻墨兄算学有独到之处,特意厚颜请处默代为引荐!”李高明举止之间,让人很舒服。

    “这是我的朋友,晋阳人士,也是将门之后?以后大家相互照应。”程处默简单的介绍一下。

    “那感情好?程处默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在墨府中没有那么多规矩,来到这里大家都是兄弟。”墨顿热情的迎上前道。

    一番讨教之下,墨顿惊讶的发现李高明的确在算学上很有造诣,显然经过了刻苦学习,就连祖名君也对李高明另眼相看。

    三人越说越投机,李高明和祖名君越来越对墨顿的数学水平有了直观的理解,那简直是深不可测呀!自己的问题,墨顿稍微思考一下就能解出来,而墨顿随便一个问题,就让自己百思不得其解。

    “还请墨兄不吝赐教!”祖名君心悦诚服的说道。

    一旁的李高明也连连点头,他发现三人之中,他的算学水平是最低的,但也能跟得上祖名君,但要是和墨顿比起来,那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了。

    “达者为师?高明也想请教墨兄的高才!”

    墨顿想了想,为难道:“二位要学,那当然可是,只是……”

    “只是什么?你墨顿不要磨磨唧唧,只要有为难的地方,兄弟一并帮你解决。”程处默豪爽的说道。

    “还请墨兄明言!如果是牵涉到墨家之秘密,那当我等没说?”祖名君说道。

    他知道墨家最为遵守规矩,墨子就是为了守信而将活鱼秘技秘传千年,墨顿这身高深的数学恐怕也是墨家的不传之秘吧!有着苛刻的条件。

    “不!各位误会了!墨家并没有这等狭隘之念,只是我所学的算学与你们所学的算学并不同。二位如果要学习的话,恐怕要从头开始,犹如启蒙稚童一般。”墨顿道。

    “那能够算出墨兄所出的灾民问题!”李高明问道。

    “当然,那只是在下稚童时期就能算出的问题?”墨顿信口开河道,他小学的时候差点没有被水池题玩崩溃。

    “好,我学了!”祖名君肯定道,他的家族几代人都在为算学奋斗,到了现在有了超越家族的学问,当然不会放弃。

    “在下来就是为了学习高深的学问,岂能如宝山而空手而归。”李高明道。

    “我要也要学?”秦怀玉三人突然说道。

    “你们捣什么乱?”墨顿没好气的看了三人一眼。

    “你不是说从头开始学么,难道我们还不如稚童?”秦怀玉不满道。

    “嗯!”墨顿重重的点头。

    顿时所有人哄堂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