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硬笔毛笔之争
    是呀!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写呀!这个问题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所有人不由的陷入沉思。

    “谁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我从小就这么写!”尉迟宝林说了一个很耿直的话。

    “是因为上为君,为父母;下为臣,为子女。右为大,左为小我们书写从右往左,也能表达无出其右的意思,这时我们儒家礼学的体现,可不像其他杂学目无尊长,不知大小。”孔惠索骄傲的说道,鄙夷的看着墨顿。

    “说得好!”其他的国子监学生不由得轰然叫好。

    刘宜年满意的看着孔惠索,自觉地大涨脸面,孔颖达也是微微点头,这个后辈的确值得培养,有才华有见识。

    “说得真好!”墨顿面带讥笑的鼓掌道,“不过我听说毛笔乃是蒙恬发明的,蒙家可是兵家!,你确定蒙恬发明毛笔的时候想到了儒家的礼学!”

    墨顿毫不留情的剥开了儒家虚伪的面孔,让众国子监生忍不住的面露尴尬之色。

    孔惠索立即脸色涨红,他虽然只想着往儒家脸上贴金,却忽略了毛笔的发明者蒙恬乃是兵家之人。

    孔颖达和刘宜年也是一脸尴尬。这个笑话可不好笑呀!

    “我们不知道,那你知道呀!”孔惠索涨红了脸,呛了墨顿一句。

    “我当然知道。”墨顿微微一笑,从自己的桌前拿出一册书简来。墨顿早就知道自己用硬笔写字会引起一些非议,早就想到了对策,提前准备好了书简。

    “书简!”

    所有人一个个都一头雾水,只有孔颖达和刘宜年若有所思。

    “诸位请看,打开卷册自然是右手执端,左手展开方便。所以,古代书写也就是自上而下,从右往左了。”墨顿右手拿着书简,第一根竹片,左手缓缓的将竹简打开,一个空白的竹简出现在众人面前。拿起面前刘宜年的昂贵的狼毫笔,写下几个又大又丑的字来。

    墨顿将书简打开合上,给众人演示一下。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同时有不少人心头失落,他原来认为一些高大上的毛笔书写法则,竟然是为了适应竹筒而形成的。

    “毛笔字的书写从上到下,从右到左,乃是为了为了书写竹简方便形成的,后来竹简逐渐被纸张取代,竹简虽然消失,但是这种书写方式却流传了下来。

    而鹅毛笔的为了可以将手支撑在桌面上,可以写的又小又快,但是为了避免墨水沾在衣服上,弄花字体,就只能选择从右往左,从上到下的书写方式!这无关礼仪信仰,为的只是更方便的写字而已!”

    墨顿一边说,拿起毛笔字伏在案上,快速的写了一行字,直接的演示给众人。

    “原来如此!只是为了方便!”

    所有人都听明白了,犹如在梦里一般,他们不愿相信视为神圣的书法,竟然来源如此,但是事实摆在面前,却不得不让人信服。

    孔惠索一脸的灰败,墨顿用事实将他的脸打得通红,自己之前的高傲的话,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可笑。

    “就算如此,也要禁止使用,否则市面上两种书写方式混用将会产生很大的混乱。”刘宜年依旧顽固不堪,更可怕的是,大部分国子监生都点头赞同这种观点。

    “笑话!”墨顿顿时愤怒的说道:“鹅毛笔造价便宜,书写方便快捷,节省纸张,每年可以为贫困学子至少省下九成的费用,少用一半的时间就能完成课业,多出来更多的时间学习,整个大唐有多少学子买不起笔墨纸砚,有多少人挑灯夜烛苦读,唯恐时间不够,你竟然为了一己之私,竟然想着禁止,你可知道你阻挡了多少贫寒子弟的求学之路。”

    墨顿一字一句的犹如刀剑一般凌厉,字字都砍在众人的心中,让不少人面露惭愧,不少贫寒子弟忍不住眼泪直流,他们可是知道为了昂贵的笔墨纸砚,他们的家庭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那也不能坏了传承呀!”刘宜年负隅顽抗的说道。

    “且不说鹅毛笔,省钱,省墨,省时间,我们再说一下省力。”

    鹅毛笔从左往右就是因为人的手掌可以支撑在桌面上,可以支撑长时间写作,而毛笔书写必须手臂悬空,长时间书写将会加倍劳累,长时间使用的话,恐怕滋味不好受吧!”

    墨顿用力一拍熊茂材的右肩,直接的把熊茂材拍的倒吸凉气。

    “老熊!肩周炎很严重呀!”墨顿龇牙咧嘴、没心没肺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熊茂材差异的睁大了眼睛,这个病可是一直困扰他很久了,一直得不到解决。

    这里面就是的书法最好,肯定平时练习的最多,当然数你的最严重!墨顿心中腹诽道。

    能够进入国子监的都不是傻子,熊茂材转念一想,立即醒悟,捂着肩膀说道:“你是说我的肩周炎是长时间练字练的?”

    “然也!”墨顿也拽了一句古文。

    此言一出,不少人不由自主的捂着自己的右肩,那里光是熊茂材,在场的出了墨顿估计就秦怀玉三人没有肩周炎了。

    “幸亏老~子补偿鞋子不长写字!”秦怀玉三人心有余悸的想道。

    墨顿环视四周,缓缓地说道:“鹅毛笔比毛笔,省时省力省钱省墨,这不是禁止就能行的,就像纸张取代竹简一样,这是历史的必然性,不为礼仪,只因为省钱方便!你们想要禁止鹅毛笔来保护毛笔,可曾想过蔡候改良造纸术之后,可曾有大儒为了保护竹简而废除纸张?”

    “当然,我们没有资格决定别人用什么笔,这一切都要看我们自己的选择,至于那个占据上风,那也是百年以后的事情,现在争论为时过早!”

    一场争论就此落幕,再也没有人议论毛笔和鹅毛笔了,国子监默认墨顿使用鹅毛笔,墨顿也识趣的不大肆宣扬鹅毛笔,仿佛这场争论从来没有发生过。

    熊茂材每次见到墨顿都识趣的躲着,墨顿用开创先河的宋体证明了自己六科全面碾压国子监。

    只是墨顿的鹅毛笔除了被孔颖达拿走一根研究之后,墨顿转身的时间又少了三根。

    不用说肯定是秦怀玉那三个想要偷懒的家伙拿走的,墨顿微微一笑,至少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