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鹅‘毛笔’
    “这就是你的课业!”刘宜年语气冰冷!掂了掂两张纸,轻若无物。

    “是的!”

    墨顿仿佛感觉不到平静下即将喷涌的火山,若无其事的说道。

    “我留了五百字,你就写了两张纸!剩下的呢?”刘宜年讥讽道。

    “没有剩下的,一共就两张。”墨顿平静的说道,最后又加了一句,“都写完了!”

    “都写完了?”刘宜年拉长了语调,一脸不善的看着墨顿。

    “五百字你就写了两张纸,难道你的字都是蚂蚁一般大小。”刘宜年吹胡子瞪眼。

    国子监学生不由得一阵窃笑,看着墨顿吃瘪他们格外的开心,要知道刘宜年这一次可是死命的坑墨顿,一下子留下五百字的课业,他们那一个不是写了厚厚的一摞,而墨家子只上交了薄薄的两张纸,那结果不是显而易见么,墨家子并没有完成课业!

    “还请夫子指点!”墨顿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不由得提高语调道。

    刘宜年顿时气得发抖,他没有想到事到如今墨家子还如此顽固。颤巍巍的指着墨顿说道:“好,那我就好好地欣赏你的大作,要是你今天没有完成课业,以后你就不用来了!”

    国子监生顿时心中一喜,墨家子终于不再碍眼了。

    而秦怀玉三人则一阵着急,他们和墨顿的事业才刚刚合作,墨家子就被逼出了国子监,那这个生意还做不做呀!

    孔惠索和熊茂材不由的一阵窃喜,心中大为快意。

    刘宜年愤然打开墨顿的课业!心中暗暗发狠,一定要让墨顿好看。

    “嘶!怎么可能?”刘宜年看着纸张上密密麻麻的犹如蚂蚁一般的小字,目瞪口呆。

    怎么会这样,就是用最小的毫笔也写不出如此小的字体,一个个不足小拇指甲盖大小,字正方圆,整整齐齐的在宣纸上排列。

    更让人惊艳的每个小字都清晰无比、结构方整,笔画分明,这分明是一种前所未有过的字体。

    众国子监生一直等着刘宜年开始发飙,可是过了良久之后,才发现刘宜年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手中的宣纸。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疑惑不已。

    良久,刘宜年缓缓的将手中的宣纸扣在桌子上,死死的盯着墨顿

    “这真的是你的课业!”

    “是的!”

    “这是你亲手写的!”刘宜年追问。

    “是的!”墨顿依旧点头。

    “你的确写完了课业!”刘宜年此话一出,顿时惊呆众人。

    两张纸就写完了,怎么可能,要知道他们哪一个不是写了十几二十张。秦怀玉三人也是目瞪口呆,他们没有想到墨顿竟然过关了!不过瞬间三人眼睛就亮了,如果从墨家子手中得到了这种方法,那岂不是以后的课业可以轻轻送的完成了!

    “不可能!”熊茂材质疑道,“我的字在整个国子监公认的最小,也足足写了十一张宣纸,姓墨的只写了两张,我不相信!”

    “就是,就是!”其他国子监生也纷纷质疑道。

    “要是之前我也不会相信五百字写两张就够了,但是事实就在眼前!”刘宜年面露苦笑的说道。

    同时,将手中的宣纸展开,对着众人。

    密密麻麻,所有的字都工工整整异常优美,犹如一片美妙的乐章一般。让一众书法爱好者痴迷不已。

    “好字!”有人忍不住的脱口赞道。

    不过这个人立即被所有人怒视,这的确是好字,但是这可是他们共同的敌人墨家子写的,怎能灭自己志气,涨他人威风。

    “不可能,墨家子昨天还写的字其丑无比,现在竟然写出如此工整字体,我不相信是墨家子写的。”熊茂材质疑道,按照他和墨顿的约定,要是墨家子真能写出这么好的字,那可就他输了,以后估计遇到了墨顿就要绕道走了。

    “我看是作弊吧!”孔惠索幽幽的说道。

    “就是依我看一定是代笔。”

    “墨家子知道自己过不了今天这一关,就找人替他写的吧!”

    “这样的小人,还想进入国子监,我们可丢不起这个人!”

    “把这个作弊的小人赶出国子监!”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直接定了墨顿作弊的罪名。

    秦怀玉看不下去了,猛然站起来怒吼道:“作弊,代笔,你们也找一个这样的代笔去!”

    嗯!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也重重的点了点头,以他们三人多年的找代笔的经验,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想要找代笔一定要找一个和自己风格十分类似的,而且和自己写的字迹相似度还要很高,饶是如此,还有很大被拆穿的风险。

    墨家子如此聪明,怎么会找这么独一无二的代笔,那不是一下子就拆穿了么?

    国子监生也很快的尴尬了,这样独一无二的小字他们也是闻所未闻,就是要找这样的代笔也不可能吧!

    “是不是代笔墨家子亲自写一下就可以了!”孔惠索阴沉的说道,他到现在也不相信墨家子一夜之间能把字练好。

    “墨顿,如果真的是你的字,本夫子会为你作证,如果你胆敢耍滑作弊,就是陛下亲自保你你也留不了国子监,你可愿意亲自书写,证明你的清白!。”刘宜年阴狠的说道。反正他已经狠狠地得罪了墨家子,不如趁此机会将其逐出国子监。

    墨顿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露出一丝冷笑道:“学生愿意自证清白!”

    “好,本夫子这里有笔有纸,现在你写吧!”刘宜年道。

    墨顿看看了看刘宜年手中的毛笔,笔尖挺拔不乱,一看就是上好的宣笔,墨顿摇了摇头道:“夫子不会认为这个毛笔能够写出如此小的字体吧!”

    “那你还不将你的笔拿出来,我看你的笔是什么样子的!”刘宜年有些羞恼的说道。

    再众目睽睽之下,墨顿回到自己的位置,拿出一个陶瓷瓶,里面装满了研好的墨水,接着拿出自己的鹅毛笔出来!

    “这就是你的‘毛笔’!”刘夫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墨顿手中的鹅毛。

    众国子监生也一个个的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