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入学国子监
    “书学胜了!”

    当传信之人将消息传达到孔颖达面前的时候,所有的国学博士都松了一口气。好在国子监没有太过丢脸。最后一门书学挽回了颜面。

    “哈哈哈,我就说墨家子不是无敌的,他也是有弱点的!”书学博士刘宜年狂笑道,现在他得意自己,其他五学都败得很惨,唯独他数学获胜,这让他颜面大增。

    “快快把二人的字迹呈上来,让祭酒大人点评一下!”刘宜年显摆的说道。

    “呃呃!”传信之人为难道:“启禀大人,二人并没有写字!”

    “怎么回事?不是说熊茂材获胜了么?”刘宜年怒声道,好好地一个显摆的机会,既然会有如此的变故。

    “启禀大人,墨家子和熊学士并未写字,而是墨家子自认不敌,立即投笔认输了!”传信之人忙道。

    “啊!”

    刘宜年顿时涨红了脸,好像一直鸭子被抓住了脖子,无意识的发出啊啊的声音。

    “主动认输了!”国子监博士们顿时一阵心思急转,书法这一门怎么说呢,人人都能写,却是易学难精,但是下苦功夫的话,人人都有机会学成。

    到底是墨家子真的书法不行,还是墨家子照顾国子监的面子主动的认输,给国子监保留一些颜面。

    不过众博士还是倾向于后一种,毕竟能写出边塞三诗的墨家子,怎么在书法上也不会太差。

    “墨家子不错!”孔颖达缕着胡须微微点头道。这样有才华,又懂得人情世故的少年,虽然处于对立的场面,但也让人不由得不佩服。

    其他博士也是微微点头,墨家子能够照顾国子监的面子,让他们不至于把脸丢尽,也表达了不和国子监撕破脸的意思。

    “好了,既然我们国子监五比一输了,那就愿赌服输,去把墨家子叫上来,办理好入国子监手续吧!”孔颖达愿赌服输,其他博士也没有反对,毕竟墨家子是凭借真本事赢的。

    “是!”

    传信之人飞快离去。

    不一会。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

    孔颖达抬头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烟衣清秀的少年,正在礼貌的站在门外。

    “有礼!”孔颖达心中一动,轻轻地敲门声既能提醒人门口有人,又不让人觉得烦,这种礼节值得在国子监推广。

    “墨顿拜见各位先生!”墨顿躬身行礼道。

    “墨家子!”

    国子博士心中暗念,一个个都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就是这样的一个弱冠少年,直接干翻整个国子监,让国子监颜面扫地。

    不过,这个少年的确也知道进退,没有赶尽杀绝,最后还是让了国子监一子,如此有才学,又知进退的人才怎么就不是儒家子弟呢!

    “墨顿!”孔颖达看着墨顿郑重的说道。

    “后生在!”墨顿行礼道。

    “既然陛下安排你进入国子监,那可是对你的爱护,日后定当潜心修学,不可辜负陛下的期望。日后学业有成,报效国家,为国尽忠!”孔颖达郑重道。

    “谨遵祭酒大人的教诲!”墨顿正式的答道。

    “那就办理入学手续吧!”

    国子监办理入学手续很是复杂,不过墨顿的情况可是特事特办,所有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有简单的前几个字就好了!”

    墨顿恭敬的接过入学名册,在场旁边的桌子上,拿着毛笔一笔一画的写好名字。

    孔颖达看着墨家子郑重的样子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管立场如何,至少现在看来墨家子还是个可教之才。

    “学生已经写好了!”墨顿合上了国子监的花名册,递给了孔颖达!

    “下去吧!”孔颖达缕着胡须道。

    “是!”墨顿应道。

    赶紧退下,不知怎么回事孔颖达还有国子监博士墨家子有种狼狈逃回的感觉。

    随手打开花名册,孔颖达顿时两眼瞪圆,一口茶水顿时澎涌而出,狼狈不堪。

    “祭酒大人怎么了!”国子博士一个个大惊,他们想不出涵养极深的祭酒怎会如此失态。

    “咳咳咳!”孔颖达咳嗽了良久,稍微缓了缓将手中的花名册递给众人。

    众博士迫不及待的打开花名册。

    “没有问题呀!”众人疑惑道。

    但是当翻到最后一个名字,看到墨顿歪歪扭扭的如同蚯蚓找母亲的字体,一个个忍不住有吐血的冲动。

    这哪里是国子监学生的字体,这连初学蒙童写的都比这强。

    “墨家子,欺人太甚!”书学博士刘宜年仰天长啸,,原来你墨家子不是为了照顾国子监的面子,而是书法真的不行,不是不行,而是简直是不堪入目,而且还是朽木不可雕也。

    墨顿狼狈的逃了出来,他也感觉很是委屈,如果其他的还能够弥补,但是毛笔字他只在小时候练过几天,就颓然放弃了,现在想练也来不及了!

    “幸亏我跑得快!要不然这些人反悔了怎么办!”墨顿心有余悸,拍了拍心口,他进入国子监可是陛下钦点,要是因为自己的字体没有达到了目标,那在李世民心中的印象可不好,未来他还想在大唐好好的混下去,李世民这颗大粗腿可要抱牢了。

    好在,孔颖达愿赌服输,并没有再为难墨顿,而是眼不见心不烦,直接派了一个书办带着墨顿办理入学事务。

    “墨学士,这是你的课业!”国子监的书办对于这个新入学的学子很是好奇,但是也很客气。

    墨顿苦笑着接过一大摞儒家经典,沉重的犹如小学生的书包。

    书办又带领着墨顿找到授课之地,还有墨顿的学舍,国子监的学舍都是四人同住,由于没有人愿意跟墨家子同宿舍,所以墨顿很荣幸的分到了单人单间。

    “国子监一旬一休,平时不要求住校,但是由于天气突变或者临近大考的时候,住学舍还是很有必要的。”书办好心的提醒道。

    “多谢!”墨顿感激道:“不知学长尊姓大名,日后定会感激不尽!”

    书办一般都是国子监毕业生,暂时没有安排官职的学子担任,所以墨顿喊他为学长一点也没有错。

    “不敢,在下上官仪!”

    “哦!”墨顿顿时张大了嘴巴,这可是以后的牛人呀!

    不对!是你的孙女更牛。

    “中午学舍会有饭菜,阁下可以去进餐,价格要比外面实惠的多!”上官仪提醒之后,婉拒墨顿请客的意愿,就此离去。

    “好吧!”墨顿没有强留,毕竟自己墨家子的名声在国子监并不好,人家有隔阂那也是应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