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五胜一败
    墨家子战胜孔惠索的消息非一般的传遍了整个国子监,谁也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奇招突出,竟然用算学这个漏洞击败了孔惠索。

    “赢了,赢了!”秦怀玉三人激动的不能自已,国子监六科,墨家子已经胜了四场,已经注定了胜局,那岂不是说国子监的近万两赌注都输了。

    “这简直是作弊,无耻!”有人不服输。

    “救治灾民的确是大事,一个县令连救治灾民都做不好,那还当什么呀!”程处默冷笑反驳道。,他早就看孔惠索不顺眼了,仗着自己是孔家后人,平时双眼长到了头顶上,处处看不起他们这些走后门的关系户。

    “就是!”尉迟宝琳也是重重点头,忽然猛然间一拍大腿惊声道:“墨家子可是投了五百两,按照赌注,岂不是要赔他五千两。”

    “啊!”顿时秦怀玉程处默感到了一阵阵肉痛,那可是五千两呀!他们辛辛苦苦筹办了赌局,冒了偌大的风险,最后赚的还没有墨家子多,而且还是三人分。

    秦怀玉想起墨顿压赌注的时候,大致看一下赌注,这才下的五百两赌注,难道说墨家子提前计算好的,那墨家子的算学实在是太恐怖了。

    “孔惠索败了!”孔颖达愕然道。

    孔惠索可是他寄予厚望的孔家子弟,学识见识可以说都是一流的,连他也在墨家子面前落败了。

    当传信之人将二人辩论过程一一述说之后,孔颖达也是呆住了。

    “这是投机取巧,算学怎么能算治国之策!”书学博士刘宜年跳起来反驳道。

    “算学怎么不算治国之策!”刘宜年这句话深深的得罪了算学博士,算学博士一听立即蹦了起来,反驳道:“国家赋税,各位的俸禄,各地的运转不都得用到算学!”

    “好了,不管怎么说,败了就是败了!接下来还有算学和书学,看他们能不能给国子监挽回一点颜面了。”孔颖达颓然道,这一次国子监脸丢大了,一下子被墨家子连克四城,剩下的就看能胜两场也能圆过场。

    “书学一定不会让祭酒大人失望!”刘宜年赶紧表态道。

    “祭酒大人放心,墨家子再算学上也就是小聪明,这一次代表算学上的是祖冲之的后人祖名君。在算学上的造诣及其深奥,又有家传的学问,肯定输不了。”算学博士也是拍着胸脯保证道。

    然而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慌张的声音:“祭酒大人,不好了,算学输了!”

    “啊!”算学博士自觉地有一万个***狂奔而过,这脸打得太响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败那么快呢?”孔颖达怒吼道。

    算学博士也是想知道怎么回事,这才刚过一小会,祖名君就败了!那岂不是算学更加差劲。

    不应该呀!祖名君他可是亲自测试过的,他的算学造诣不在自己之下呀!

    “墨家子出了什么题!”算学博士急忙问道。

    传信之人连忙答道:“还是赈灾题,县衙内的粮食只有两万担,灾民七万五,成年人三万,老弱四万五,成年人每日需食用五两,老弱每日需食用三两。”

    “这有何难,以祖名君的水平最多一刻钟就能算出来。”算学博士皱眉道。

    “呃呃,墨家子又加了一句!祖学士立即投笔认输!”传信之人弱弱的说道。

    “什么条件!”孔颖达压抑着火气,沉声道。

    “如果外县的流民每日进入该县五百人,该县的灾民每日出走他县七百人,请问该县粮食能够支撑多久!”

    传信之人话音刚落,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低头计算。

    很快一个接一个叹气放弃,只有算学博士还在死撑。

    “在下也算不出来!”

    然而不过二十息时间,算学博士颓然放弃。

    不错,这就是后世小学生丧心病狂的题目,池塘中一个进水口放水和一个放水口排水,问什么时候,池塘能够充满。墨顿拿到了大唐,这简直是无解的杀器。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依我看陛下派来墨家子很有远见,国子监有很大的问题!一题难道两院学子,你们看看国子监都培养了什么学子!”孔颖达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火气,怒吼道。

    之前他们都认为国子监是官学之首,天下的学问、才子都在国子监,可是没有想到一个墨家子弟将国子监所有的骄傲狠狠的打落。

    明显都可以看出来,墨家子击败孔辉说和祖名君的其实是一道题,或者说真正的题是孔辉说所面对的,孔惠索所面临只是简化版的题。

    孔惠索自觉的一阵天翻地覆,墨家子给自己出的题竟然是弱化版的,那岂不是说,墨家子重视祖名君更在他之上,这让高傲的孔惠索如何受得了。

    “墨家子欺人太甚!”孔惠索只觉一阵天翻地转,气晕了过去,引起一片惊呼。

    不同于孔惠索的不堪,而祖名君则干脆的认输之后,一直低头想着墨顿的那个问题和思索墨顿的答案。

    前所未有的实际问题,前所未有的解决方法,让祖名君如同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通往数学世界新的大门,她有种预感,如果自己能够领悟,那将会是超过先祖祖冲之的成就。

    “还剩下最后一门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书学的士子熊茂材的身上,现在国子监的荣誉都已经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熊茂材看着渐渐走来的墨顿,如临大敌,全身紧紧的盯着墨顿的一举一动。

    “熊茂材看你的了!”国子监众生大吼道。

    熊茂材心中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虽然对自己苦练二十年的字体有信心,可是墨家子实在是太凶残了!上一个败一个,王凌,姓崔的,哪个不比他强,更别说孔惠索和祖名君这两个名家之后,连他们都败得干脆利落,他一个人区区的熊茂材又有什么资格挡住对方。

    他现在恨死了王凌,要不是他在后面措穿,自己怎么会陷入骑虎难下的地步。

    很快墨家子走到了自己跟前,看着墨家子对自己微微一笑,顿时感觉心底猛然一凉,太恐怖了。

    “我认输!”墨顿走到熊茂材跟前认真的说道。

    “来吧,我不怕你…………哦!你说什么什么?”熊茂材眼睛瞪圆,他原本想放几句狠话,没有听清墨顿的话,不敢置信的问道。

    “我认输!”墨顿一字一顿的说道。

    “哦!”熊茂材如遭雷击,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着墨家子离去的背影,熊茂材还犹如在梦中一般,他赢了,他想要欢呼,可是却怎么欢呼不起来。

    因为他这个胜利是对方拱手送上的。并不是他赢来的。

    其他国子监监生也是心头沉重,五比一,国子监败得很惨,当他们气势冲冲的商议要找墨家子麻烦的时候,哪里想到过会败得如此惨。

    大战落幕,国子监生输钱又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