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墨家完胜
    “一城三诗,从此以后,边塞诗将成为大唐最为耀眼的一个诗种。”国子监的府衙中

    孔颖达仔细打量眼前的三个纸张,两首半诗句工工整整的誊写完毕,心悦诚服的叹了一口气。

    在此之前,边塞诗虽然热门,这得益于大唐的赫赫战功,但是却没有多少名诗名句流传出来,没有想到如今在国子监竟然一下子现世两首半。

    “好一个孤城万仞山,好一个玉门关,从今往后,玉门关将会誉满天下,将成为天下第一雄关!”一个国子博士痴迷的赞道。

    其他国子博士也纷纷点头,能够进入国子监的都是嘿嘿有名的学者,以他们的见识如何不知道这首词的经典之处。

    “奇才呀!”众人眼中不由得闪现一丝惊艳。

    “不好!那岂不是说墨家子弟很有可能能胜,那我们国子监怎么办。”书学博士刘宜年惊声道。

    话音刚落,却发现所有人像傻瓜一样看着自己,不由得丈二摸不着脑袋。

    “惊艳绝才的学生你还想往外推?”孔颖达怒瞪着刘宜年,压抑着火气。

    “呃呃!”

    刘宜年霎时间冷汗直流。

    是呀!能够写出如此惊艳的诗句这样的才华上哪里找,还有人想着往外推,那岂不是最大的傻瓜。

    “说不定,他只是诗厉害,遇到其他的学子还不一定能够胜利。”刘宜年辩驳道,他对国子监的学生充满了信心,毕竟国子监可是集齐全国的精英,他一个墨家子从娘胎了学习又能学多少呢!

    “候志诚败了!”

    “崔成轩败了!”

    墨顿短时间内连败二人,震动国子监。

    “啊!”

    国子监众博士集体木呆。

    “不可能!”刘宜年疯狂道。

    候志诚是国子监的佼佼者,至于崔成轩那可是清河崔氏精心培养的嫡系人才,他们二个的学问刘宜年可是知道的,一个个都是顶尖的。

    饶是如此,这二人在墨家子手中接连落败,那岂不是墨家子更强。

    “墨家子如此顽劣,性子肯定很是高傲,不好管理,不如交给我太学,让老夫好好的调教一番。”太学博士慷慨激昂的说道。

    “太学主讲五经,墨家子估计不怎么乐意听,还是让他到我律学吧!法家和墨家不冲突。”律学博士不上当,立即准备抢人。

    “算学兼容各个学科,不牵涉千年前的矛盾,还是来我们这吧!”算学博士也加入抢人战团。

    整个国子监立即乱了起来,掀起了抢人大战。

    此刻还在奋战的墨顿根本不知道他已经被国子监的博士提前录取了,现在他正式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劲敌。

    孔惠索!

    “孔子三十二世孙孔惠索见过墨家后人。”孔惠索躬身行礼。

    “墨家子弟墨顿见过孔圣后人。”墨顿躬身还礼。

    二人采用的都是上古之礼,各自代表的都是自己最强大的信仰学说。

    儒墨之争再度现世。

    哪怕早有预感,这一刻迟早会出现,却没有想到孔惠索竟然会在算学书学还没有出手的情况下率先站了出来。

    然而却不知,孔惠索有不得不站出来的理由,墨家子已经连连战胜了三人,如果自己再不出手,让墨家子连胜下去,那他最后剩了自己了还有什么意义,自己率先出手,打破墨家子连胜的节奏,国子监还有战胜的理由。

    “不知道阁下想比什么?”墨顿凝重的问道。

    “诗词不过小道尔,今日我们比试治国之策。”孔惠索突然改变了比赛的内容,因为他知道在文采方面他根本战胜不了墨顿。

    墨顿深深的看了孔惠索遗言,意味深长的点头道:好,请孔学长出题。

    “治国之策在于德,治民之策在于仁,………………,德兴而国兴,仁政而民之福也。”孔惠索不愧是儒家的精英,满口下来把儒家的仁政治国之策讲的是天花乱坠,让人忍不住心悦诚服的点头认同。

    整个治国之策讲下来,孔惠索满脸涨红,今日他将墨家子击败定然会名扬长安城,自己的治国之策也一定会传到皇上的耳朵中,到时候那他孔惠索飞黄腾达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还请墨兄请教!”孔惠索一挥白扇,得意的看向墨顿。

    “孔学长的仁德之政果然精妙。”墨顿也不得不赞叹这孔惠索有一定的才华。

    孔惠索脸上不由得浮起得意的表情,要论治国之策当然还是他们儒家最为高明。墨家那一套早已经过时了,现在想来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但是…………!”墨顿顿了顿,顿时令孔惠索如临大敌。

    “但是我们国子监生一经结业,最好的任命也就是县令,如果孔学长治理一县之地,将如何推行仁德之政。”

    “当然是办学!我将会再县内大举推广入学,讲授孔圣仁政,三年有成县内大治。”孔惠索郑重的说道。

    “县衙内发生了饥荒,县衙内的粮食只能赈灾和办学取其一,不知道孔学长会如何选择!”墨顿再问道。

    孔惠索心中暗暗鄙视了墨顿,想给我下套没门,谁不知道要第一要务赈灾。当下毫不迟疑的说道:“赈灾!”

    “而县衙内的粮食只有两万担,灾民七万五,成年人三万,老弱四万五,成年人每日需食用五两,老弱每日需食用三两,请问孔学长县衙内的粮食能够支撑多久。”墨顿追问道。

    “额!”孔惠索顿时傻眼,他没有想到墨顿竟然再算学上发难,国子监虽然也算学,但是他从来没有重视过,而且墨顿最为阴险,竟然来个把灾民分为成年人和老弱,加大了计算的难度。

    “笑话,赈灾粮食当然会有专门小吏发放。”孔惠索变脸道。

    “如果不能提前计算好,让耽误了赈灾怎么办?,如果县令不管粮饷,赈灾小吏贪污,造成了灾民失去救灾粮,真而民间怎么办?”墨顿穷追不舍。

    “那只有国法惩治贪污小吏。”孔惠索愤然道。

    “如果该县的灾民因为失去了赈灾粮活不下去了揭竿而起,你认为你这个县令还能当下去么,是小吏的错,还是你的错!”墨顿嘴角浮起一丝讥讽,这就是五谷不分的儒家,这样的人才又有何用呢?

    “我我我……”孔惠索满脸大汗,一脸灰败。仁政施展的再好,那也是建立在太平盛世之上,如果恰好乱世灾年,那这样的县令只会坏事,不能解决实事的县令又有什么用。

    孔家传人vs墨家子弟。

    墨顿完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