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一城三诗
    “………………,听闻朔方多勇士,杀尽胡虏换青天。”

    王凌作诗完毕,傲然当立,环视全场。

    “好!”

    整个国子监生一片喝彩,不得不说,王凌还是有水平的,他的诗词讲的是朔方的勇士,抗击突厥入侵的英雄事迹,无论是遣词造句,还是鼓动情绪,都是一顶一的。

    “王凌不愧是我国子监赫赫有名的才子,这一出手果然不凡,这首诗说的我心潮澎湃,恨不得弃笔投戎,报效国家!”

    “此诗一出,就连博士也得称赞,墨家子,看他这下还怎么猖狂,要我说还是乖乖的认输得了赶紧回去,以免丢人现眼。”

    “墨家子输定了!”

    “我就说么,墨家子这是自取其辱。”

    “………………。”

    国子监生一阵得意,说的是墨顿还没有作诗就好像已经输掉了一样。

    就连孔惠索也是微微点头,王凌这首诗的确是大气,上乘之作。墨家子翻盘的机会微乎其微。

    “嘶!”秦怀玉等人也是心头一沉,他没有想到王凌竟然能够拿出如此高水准的诗作。他们虽然是纨绔,但是好东西与坏东西也是能够分清的。这首诗的确不错。

    这一下看来不妙。现在不是要赔给墨家子五千两的问题了,就连剩下的五千两外加自己的五百两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

    “墨家子,你一定要撑住呀!”秦怀玉在心中暗暗祈祷。

    “墨家子。这首诗如何呀,还请点评一下。”王凌面带得意的说道。

    “遣词造句。虚有其表。”墨顿冷哼一声,嗤之以鼻道。

    “竖子狂妄!”

    整个国子监一片哗然,没有想到到了现在墨家子还在说狂话。

    孔惠索也是一片脸色难堪,之前他也认为这首诗不错,墨家子一席话直接打脸。

    “哼!这墨家子好生狂傲,竟然如此的欺辱与我!”王凌心中狂怒。

    “那我可要好好的欣赏一下,你墨家子的风采了!”王灵咬牙切齿的说到。

    “说到边塞诗,尔等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有没有去过边关,如何体会到边塞诗的绝世风采,不过是无病呻吟罢了!”墨顿直接打脸一片。

    国子监生脸色铁青,我们手无缚鸡之力,你墨家子也就是抓鱼的力气罢了,我们没有去过边疆,难道你去过。

    “说到边塞诗,墨顿那可当仁不让,先父当年跟随陛下打天下的时候,也曾多次和北方骑兵有过冲突,墨顿小的时候有幸到达过边关雄城,那波澜壮阔的景象,至今让墨顿在梦中流连忘返。”

    这墨顿可没有说大话,小的时候,他的确随着墨烈到达过长城之上,只是那时候他还小,根本没有什么印象而已。

    “那时候墨顿还小,在军中没有什么事情,先父军务繁忙,墨顿最欢乐的时间,就是夕阳时分,骑坐在长城的城墙上,看着长城外,那浩瀚的沙海,一缕狼烟扶摇直上,夕阳落下,余霞将整个天空染红,整个天地一片辽阔。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等天地奇景尔等可曾见到过。”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整个国子监生一片哗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们之前还觉得王凌的边塞诗不错,但是和面前的这两句相比,简直是一文不值,难怪墨顿说王凌的诗遣词造句虚有其表。

    这两句诗一出,立刻一副大漠落日奇景,浮现在人们心中的脑海之中。

    “呼!真美!”

    一个监生喃喃自语,沉浸在墨顿所描绘的场景中不能自拔,没有人嘲笑于他,因为他们也被震撼了。

    “不可能!”王凌心中狂吼,他不相信墨家子竟然能够写出如此惊艳绝伦的诗句,

    “好在只有两句,根本就不算一首诗,我还没有输。”王凌再心中安慰自己。

    “那条长河,就叫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孕育了我们五千年的中华文明,那个城就在黄河边上,保卫者黄河,也保卫者我们中华文明,前有前有八百里瀚海,后面群山蜿蜒,商旅断绝,犹如犹如一个孤独的人在独自坚守,那时一个孤独的城池。

    当长安城摩肩接踵,那里,人烟稀少,长安城夜夜笙箫,那里兵戈铁马,每年当长安城春暖花开的时候,那里一片荒凉,长安城热闹繁华,那里的人只会用意志羌笛吹奏孤独哀怨的乐调。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好诗!”

    一个国子监生不由自主的喝彩道。

    “好诗!”

    众多国子监生也是心悦诚服的叹了一口气,的确是好诗。哪怕是立场不同,面对如此绝世诗词,也只能甘拜下风。

    “败了!”王凌心中一片死灰,他竟然败的一败涂地根本没有翻盘的机会。原本他想踩着墨顿上位,这下他倒成了垫脚石,成就墨顿的赫赫威名。

    “我父亲告诉我,这座城叫做玉门关,秦朝的时候就已经修建,是大唐最西边的一座边关,肩负着帝国最重要的使命,只要这座城池不破,大唐就能永保太平。很快战争就来临了,突厥人整整攻城二十五天,所有人都参与了战斗,我墨顿当时五岁,分到的任务就是抱着劈柴,给伤兵烧水。”

    最终突厥退兵了,玉门关保住了,然而玉门关守兵死伤六成,就连先父也因为那场战斗留下了难以治愈的刀伤,最后英年早逝。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国子监门口万籁俱静,无一人妄动。

    哪怕是心有准备,知道这是一篇好诗,但是听到如此绝世诗篇,也是心神震动,更何况他们都是读书人,平常都是醉心诗词,更加是如痴如醉,犹如三伏天喝到了冰镇酸梅汁爽快。

    “一城三诗!一城三诗!皆是绝世名诗呀!”

    一个国子监生犹如在梦中一般,梦幻的呓语道。

    “蹬蹬蹬!”

    王凌身形踉跄,连退三步。

    他输了,输得一败涂地,心服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