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墨家vs儒家
    “祭酒大人,我们是不是去管一管呀!”国子博士方领都皱眉的看着外面疯狂向外面涌去的国子监生。

    “怎么管?”孔颖达横眉一瞪,“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么,要是让墨家子知难而退,我们又不驳了陛下的面子,这不是两全其美么?”

    方博士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是呀!到时候墨家子就是留在国子监,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孔颖达微微一笑,同时对于陛下的心思佩服的五体投地,墨家子刚到,整个国子监就已经沸腾了,不正想鲶鱼效应的情境么?

    不过,到底谁是鲶鱼,还要比过才分晓。

    国子监门口,

    孔惠索一马当先,站在最前面,而身后的国子监生越聚越多,而国子监门外,墨顿独自一人,站在门口。

    一人对抗一群。整个局面瞬时间凝固。

    “墨家子!”孔惠索盯着墨顿,眼神中闪现一丝期待。

    他是孔子的后人,代表的是儒家,而墨顿是墨家子弟,千年之前,儒墨就是当世显学,不过后来董仲舒之后,儒家一跃成为帝王之学,而墨家逐渐落寞。

    直到今日,墨家子弟和儒家子弟再一次对抗,他们各自代表的都是自己的心中最大的骄傲,输不起。

    “墨家子弟墨顿拜见各位学长!”墨顿恭敬的行礼。

    “墨家子,国子监乃是儒家圣地,你要是知趣,就赶紧离开。”王凌叫嚣道。

    “对,赶紧离开!”

    “这里不欢迎你!”

    “你一个墨家子弟来这里干嘛!”

    ………………

    国子监生在王凌的挑拨下,一个个群情激奋,叫嚣着让墨家子离开。

    “儒家圣地!”墨顿嘴角露出一丝讥笑,“据我所知,儒家圣地再山东曲阜,什么时候国子监成为儒家圣地了。”

    “墨家狂徒,国子监历来都是帝国选拔人才的重地,这里的博士都是大儒,我们的国子监祭酒孔颖达就是孔圣后人,这里当然算得上儒家圣地。”王凌反驳道。

    “这么说,不是儒家后人都不能入学了!”

    “那是当然!”

    墨顿一指旁边开赌局的秦怀玉三人,道“那他们也是儒家子弟!”

    “呃呃!秦怀玉三人顿时傻眼,自己在旁边看热闹,没有想到竟然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对,是监门失火殃及池鱼。

    王凌也是傻眼,他们三个连论语估计都背不完整,当然不是儒家子弟,严格来说他们应该算是兵家。

    既然兵家子弟能够进入国子监,那他们也没有理由阻止墨家子弟进入国子监,而且墨顿的本是王侯子弟,根本苗红,符合入院资格。

    追根溯源,国子监是帝国选拔人才的机构,并不是儒家的一言堂。

    “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看你墨家子有何三头六臂,能让陛下看重!”王凌一言道出了真谛,这些人出面为难他,一方面是为了国子监出面,更重要的是嫉妒皇帝对于墨顿的看重。

    要知道学成卖与帝王家,可是万千读书人的梦想,可是怎样才能卖给帝王家,当然是要让皇帝知道自己,现在机会来了,如果自己能够胜过皇帝钦点的墨家子,岂不是在皇帝心中排上号了,有了印象。

    “祭酒大人,我们是不是去管一管呀!”国子博士方领都皱眉的看着外面疯狂向外面涌去的国子监生。

    “怎么管?”孔颖达横眉一瞪,“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么,要是让墨家子知难而退,我们又不驳了陛下的面子,这不是两全其美么?”

    方博士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是呀!到时候墨家子就是留在国子监,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孔颖达微微一笑,同时对于陛下的心思佩服的五体投地,墨家子刚到,整个国子监就已经沸腾了,不正想鲶鱼效应的情境么?

    不过,到底谁是鲶鱼,还要比过才分晓。

    国子监门口,

    孔惠索一马当先,站在最前面,而身后的国子监生越聚越多,而国子监门外,墨顿独自一人,站在门口。

    一人对抗一群。整个局面瞬时间凝固。

    “墨家子!”孔惠索盯着墨顿,眼神中闪现一丝期待。

    他是孔子的后人,代表的是儒家,而墨顿是墨家子弟,千年之前,儒墨就是当世显学,不过后来董仲舒之后,儒家一跃成为帝王之学,而墨家逐渐落寞。

    直到今日,墨家子弟和儒家子弟再一次对抗,他们各自代表的都是自己的心中最大的骄傲,输不起。

    “墨家子弟墨顿拜见各位学长!”墨顿恭敬的行礼。

    “墨家子,国子监乃是儒家圣地,你要是知趣,就赶紧离开。”王凌叫嚣道。

    “对,赶紧离开!”

    “这里不欢迎你!”

    “你一个墨家子弟来这里干嘛!”

    ………………

    国子监生在王凌的挑拨下,一个个群情激奋,叫嚣着让墨家子离开。

    “儒家圣地!”墨顿嘴角露出一丝讥笑,“据我所知,儒家圣地再山东曲阜,什么时候国子监成为儒家圣地了。”

    “墨家狂徒,国子监历来都是帝国选拔人才的重地,这里的博士都是大儒,我们的国子监祭酒孔颖达就是孔圣后人,这里当然算得上儒家圣地。”王凌反驳道。

    “这么说,不是儒家后人都不能入学了!”

    “那是当然!”

    墨顿一指旁边开赌局的秦怀玉三人,道“那他们也是儒家子弟!”

    “呃呃!秦怀玉三人顿时傻眼,自己在旁边看热闹,没有想到竟然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对,是监门失火殃及池鱼。

    王凌也是傻眼,他们三个连论语估计都背不完整,当然不是儒家子弟,严格来说他们应该算是兵家。

    既然兵家子弟能够进入国子监,那他们也没有理由阻止墨家子弟进入国子监,而且墨顿的本是王侯子弟,根本苗红,符合入院资格。

    追根溯源,国子监是帝国选拔人才的机构,并不是儒家的一言堂。

    “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看你墨家子有何三头六臂,能让陛下看重!”王凌一言道出了真谛,这些人出面为难他,一方面是为了国子监出面,更重要的是嫉妒皇帝对于墨顿的看重。

    要知道学成卖与帝王家,可是万千读书人的梦想,可是怎样才能卖给帝王家,当然是要让皇帝知道自己,现在机会来了,如果自己能够胜过皇帝钦点的墨家子,岂不是在皇帝心中排上号了,有了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