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赌局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墨家子好大的口气!”

    国子监门口,一大群国子监生围着秦怀玉群情激奋。

    “不错,此乃墨家子亲口所说,是我亲耳听到。”秦怀玉不嫌事大的在下面挑衅道。

    “墨家子竟然欺人太甚,要是墨家子乖乖的认输,我们还能放他一马,现在他就等着我们百倍凌辱吧!”领头的儒生咬牙切齿的说道。

    “王凌!你别以为你就稳赢了,依我看墨家子可不是好相于的!”·秦怀玉又添了一把火。

    “那又如何!这一次我可是邀请了六院的顶尖高手来,保准让墨家子名誉扫地,三年在国子监抬不起头来。”王凌傲然道。

    “那方兄可敢赌上一把!今日小弟出资五百两坐庄,你们要是赢了一赔一成二,”秦怀玉露出他真正的目的!一赔一成二也就是说要是国子监生压了一百两,可以赢一百二十两。

    “那墨家子呢?”王凌问道。

    “墨家子赢了一赔十。”秦怀玉说道。

    “嘶!”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那岂不是墨家子赢了,那就要翻十倍。

    “哼!就是一百倍又如何,还不是给我们送钱!”王凌哼哼一声。

    “我压十两,赌墨家子输,顺便再赚点小钱花。”王凌掏出一个银元宝放在秦怀玉的面前。

    “好勒!”秦怀玉麻利的收起银子,再一个花名册上记上王凌的名字和钱数。

    “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国子监生发誓要让墨家子抬不起头,墨家子声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压墨家子一赔十,压国子监生一赔一成二。”秦怀玉大声地吆喝道。

    “墨家子这么嚣张,我都看不下去了,我压五两!”

    “我压三两!”

    “我压二十两!”

    ………………

    国子监生群情激奋,一个个投入重注,无一例外的都将压墨家子输。

    “好勒!”

    秦怀玉眉开眼笑的收起钱财,欠抽画押签字画押。

    这一批国子监生离去之后,很快又有一批国子监生得到了消息,纷涌而出。

    “我压二十两!”

    “我压五十两!”

    “我压三十两!”

    ………………

    这一批明显有钱一些,秦怀玉也开始还很开心的收钱,后来钱越收越多,他的冷汗也直流,因为这些人都是压墨顿输,没有一个压墨顿胜的,而且数额虽然还没有统计,但是看看地下的钱袋子估计差不多有四五千两了。

    “怀玉,不好了,他们请动了,孔惠索那帮人,这下怎么办,这么多钱,万一要是输了怎么办!”一个烟脸的少年慌张跑来,颤声问道。

    “尉迟宝琳,你这个胆小的家伙,当初我们怎么说的,大不了裤腰带两个月!”秦怀玉怒喝道。

    一旁的程处默也是默不作声,五百两可是他们三个合伙凑出来,其中还有不少是借的,要是全搭进去了,估计真的要过几个月的苦日子了。

    “墨家子可有把握!”程处默沉声问道。

    秦怀玉仔细想了想昨日见到墨顿情景,良久之后,秦怀玉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秦怀玉别的不敢说,但是看人还是很准的,昨日我故意在墨家子面前提起今天的事情,但是墨家子一脸淡然,仿佛这些人根本不用放在心上似的,”

    “蔑视!”程处默皱眉形容道。

    “对,就是蔑视,就像一个大将遇到小兵挑战一样。”秦怀玉点头道。

    “看来这一次也不是必输无疑,输了大不了两个月老老实实回家蹭饭,要是墨家子赢了,我们可就发了。”程处默看着眼前五千两银子,眼中狂热一闪。

    “赌了!”秦怀玉狠声说道。

    尉迟宝林也是重重的点头,他们虽然都是出生于贵族世家,但是平常经手的钱也是极为有限,五千多两白银足以让他们冒险了。

    这时国子监门口一群人拥簇着一个白衣青年走了过来。

    “孔惠索!”秦怀玉咬牙切齿的看向对方。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们这些将门子弟在这做赌局,自己不学无术还败坏国子监的名声。”孔惠索一脸鄙夷的看着秦怀玉三人。

    “老子在这坐庄,关你何事,如果不是押注,上一边凉快去。”秦怀玉毫不留情面的说道。

    国子监一共分为两派,一派就是文官之后,一个是将门之后。两派也不太平,文官之后嫌弃将门不学无术,走后门。

    将门之后,鄙视孔惠索等人穷酸,死脑袋。两派相互看不顺眼很久了,这一次孔惠索原来不准备参与针对墨家子计划,不过当他知道秦怀玉几人在外面坐庄的时候,立即就答应了。

    作为孔家的后人,既为祖先打压墨家,顺带将将门之后一块收拾。

    “谁说我不赌,”孔惠索优雅的拿出一片金叶子,放在赌桌上,口中杀气凛然的说道,“我压自己赢。”

    “好,只要你压,我就敢收!”秦怀玉一手排在赌桌上,二人针锋相对。

    “我压五十两”

    “我压八十两”

    “我压一百两”

    其身后的跟班立即叫嚷着压孔惠索胜。赌注越落越高,转眼间就有上万两的趋势。

    秦怀玉收的是心惊胆战,但是表面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墨家子,我信了你的邪了!”秦怀玉心中狂吼。

    “这么热闹!”

    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烟衣少年步履轻盈的走了过来。看了看泾渭分明的两人,在看看桌面上的赌注,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五百两,压墨家子胜。”

    五片金叶子整整齐齐的摆在赌桌上。金灿灿耀人双眼

    “这是谁,如此狂妄!”

    众国子监生用傻子的眼光看着这个烟衣少年,整个国子监都在押墨家子输,他竟然压墨家子胜,这简直是和整个国子监为敌。

    “墨顿!”

    秦怀玉满脸尴尬,自己用他当赌局,竟然被当场抓个正着,有种抓贼抓脏的感觉。

    “墨家子!”

    所有人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沉沦千年的墨家子弟,第一次出现在儒家的圣殿前,搅动风云。

    “墨家子来了!”

    这个消息就像旋风一样,飞一般的传遍了整个国子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