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秦怀玉
    长安城墨府。

    “我们又回来了!”福伯看着面前的伯爵府感慨万千,不,现在已经变成了侯爵府了。

    这座府邸正是当时墨烈封侯的时候,被陛下赏赐的府邸,不出意料,这座府邸绝对是同类别中最差的一个位置也不好,距离皇城远不说,几乎毗邻平民区了,唯一的优点就是面积大了!

    墨顿激动地看着如此大的府邸,心中狂吼:“发财了!”

    这么大的宅子要是放在后世的首都里面,那就是出再多的钱也不换呀!

    虽然位置不好,但是好歹也是吊了贵族的车尾,门口的两个石狮子依旧威风凛凛。

    “吱呀一声!”大红漆门重重的打开,一个消瘦的少年出现在门口。

    “墨五!”墨顿喊了一声。

    “少爷!”少年激动至极,像猴子一样的窜到墨顿面前,含泪道:“少爷你终于来墨府了!”

    之前墨顿来长安,一直住鲜鱼铺,这里距离鱼市太远了,实在不方便,而且墨顿来自后世的灵魂对这个地方并没有多少留恋,所以一直没有到这里过。

    墨顿一脸欣慰的看着面前的墨五,墨大是墨烈收养的军中孤儿,看似下人,其实胜似兄弟。

    “墨大,墨二人呢?”墨顿问道。

    从墨大到墨五,一共五兄弟,都是墨烈收养的,当墨烈去世后,墨府中人回到了墨家村,留下墨大五人看守墨府,墨五年纪最小,就特殊照顾留下看门。

    “他们都去鱼哥那里帮忙去了,我一个人看门就行了!”墨五憨厚的说道,墨家村现在人人不甘落后,争相劳作,墨大等人自然也不列外,平常的时候,就去鲜鱼铺帮忙。

    “好了,墨五,赶紧带我们进去吧!”紫衣喊道。

    “好的!紫衣姐!”墨五连声应到,紫衣古灵精怪,墨五几人和她的关系最好了。

    走进墨府,才发现墨府早已经打扫得一干二净,显然墨五几人将墨家村打理的井井有条。只是房屋有些破旧了,有的已经不能住人了,显得有些萧条。

    “太空旷了!”墨顿沿着青石小路看着墨府空荡荡的院落感叹道。

    “等少爷以后成家之后,这里一点也空旷了。”福伯看着墨顿一脸欣慰的说道,让墨顿顿时一阵恶寒。

    墨顿选择了主卧,其他人各自选好自己的房间,算是正式安顿下来,在长安城有了一个家,家中虽然贫穷,但是胜在温馨。

    “该去拜会翼国公了!上次的事情还没有好好的感谢翼国公呢,来的时候,华医师正好给翼国公开了一副补身子的药,正好送去。”福伯对墨顿道。

    墨顿点头,别看墨顿开国县伯,要不是秦琼,墨顿连上奏折的机会也没有,更别说暂时保住了活鱼秘技,还得到了墨家村经商的权利,更别说意外捞到了国子监生的职位,虽然是被逼的。

    五只大甲鱼,五只草鱼,五只鳙鱼,五只鲤鱼,全部都装在水车里,一个个都活蹦乱跳的,一等一的顶级鱼。

    “是阿福来了呀!”秦夫人如沐春风的和福伯打着招呼,原来墨烈在世的时候,和秦琼走得很近,秦夫人也是认识福伯的。

    “夫人好!”福伯恭敬的打着招呼!

    “你呀!还是这么死板!来了还带什么东西!”秦夫人一脸责怪的说道。

    “都是一些土特产,不值钱的。”福伯笑道,并将手中的药材递给秦夫人。

    “哦!华神医的药到了,太好了,家夫正好把药已经用完。”秦夫人惊喜的接过药材。

    “墨顿心中诧异,他没有想到华医师竟然如此被秦夫人看重,看来墨家村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

    “这位就是陛下口中的小鲶鱼吧!”秦夫人放下手中的药材笑盈盈的看着墨顿。

    “墨家村墨顿拜见夫人!”

    墨顿心中苦笑,自从皇上金口玉言让墨顿进入国子监之后,墨顿在长安城就有了新的外号,小鲶鱼。

    “这孩子还见外,要叫伯母!”秦夫人假嗔道。

    “是!伯母!”墨顿顺势叫道。

    “倒也是个好孩子,可比你爹秀气多了。”秦夫人笑嘻嘻的打趣墨顿道。

    “你也不必苦恼,很多人想当陛下的鲶鱼还不够资格呢!出了什么事情不要自己担着,就来找伯母,伯母替你撑腰。”秦夫人颇有深意的点拨道。

    墨顿心中一震,恍然大悟,是呀!有多少人想尽一切办法,将自己的诗词文章送到皇帝面前,以求得到皇帝怜悯的一眼,换一个角度讲,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就得到了皇帝的关注,又有什么抱怨呢!

    “多谢伯母开导!”墨顿由衷地感谢道。

    “真是个聪慧的孩子,要是怀玉有你一半我就不用那么操心了。”秦夫人说着,眼角一挑霎时间一道杀气飘过。

    “秦怀玉!”秦夫人话音刚落。

    一个腰带温玉,满脸委屈的锦衣少年走了过来。

    “娘,孩儿只是出来逛逛而已!”秦怀玉辩解道。

    “明天就要开学了,这一次你的成绩要是再是下等,小心你的狗腿!”秦夫人不愧是将门之风,教育孩子也是杀气凛然。

    “娘,你放心。”秦怀玉脸色一白,连连保证道。

    秦夫人瞪了他一眼,指着墨顿说道:“这是你世伯家的孩子,今年和你一起进入国子监,以后好好的相互照应。

    秦怀玉看了一眼墨顿的小身板,拍着胸脯保证道:“世弟你放心,国子监敢不给我秦怀玉面子还没有几个,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找哥哥我!”

    “那墨顿就多谢世兄了。”墨顿说道。

    “我们是世交,相互照应那是…………”秦怀玉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然之间跳了起来,指着墨顿满脸惊荣。

    “你是墨顿,那个墨家子……”

    墨顿摸了摸鼻子,尴尬的说道:“如果没有另外一个人叫墨顿,世兄口中的墨家子就是在下。”

    “呃呃!”秦怀玉顿时无语,他没有想到轰动整个国子监的墨家子竟然就在他的家中。而且看样子他还真的准备去国子监,你不知道你还没有进入国子监,就已经引起了轰动,整个国子监相互叫嚣,要让墨家子好看呢?”

    “怎么回事?”秦夫人厉声道。

    秦怀玉支支吾吾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原来自从墨家子要来国子监的事情传开之后,立即就在国子监引起了轩然大波,陛下拿墨顿当鲶鱼实验鲶鱼效应,那他们岂不是任人宰杀的沙丁鱼了。

    这样的结论让心高气傲的国子监生群情激奋,纷纷串联,要在开学当日要墨家子下不了台。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我可没有参与其中!”秦怀玉急忙把自己撇干净,其实就他蹦跶的最欢。

    “那可怎么办!”秦夫人焦急道,那些国子监生背后都有强大的背景,墨顿刚去就要与这些人为敌,那可不妙。

    “伯母,放心,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