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报复
    “墨家村进献人工养鱼之法有功,特许墨家村做工经商,不如贱籍,但墨家子墨顿性格顽劣,贪图享乐,学业不精,特令墨家子年后元宵之后,即刻进入国子监入学,不得有误!钦赐!”庞德笑嘻嘻的收起圣旨,看着前方下跪的墨顿。

    “微臣领旨!”墨顿苦笑一声,不得不恭敬地收下圣旨,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被李世民察觉,既然李世民同意自己的请求,那自己怎么也没有理由拒绝做皇上的试验品。

    “县伯大人好福气,陛下钦点进入国子监,那可是陛下的难能可贵的恩典,希望希望你不要辜负陛下的期望。”

    庞德笑眯眯一脸和蔼的样子,不过墨顿怎么听都像是一种威胁,陛下的期望是什么,难道是让他墨顿称为大儒,恐怕是看他在国子监怎样折腾吧!

    “还请公公转告,请陛下放心,微臣一定竭尽全力让陛下满意!”墨顿苦笑的说道。

    “好,县伯大人有此觉悟,陛下一定会很欣慰。”庞德满意道。

    庞德满意的离去,顺便带走的还有墨家村捕获的最为滋补的几条甲鱼,替墨家村孝敬一下皇帝。

    墨顿回到鲜鱼铺,肠子都悔青了,他真想扇自己几巴掌,好好地为什幺要说鲶鱼效应呢?换成温水煮青蛙,难道皇帝还能把他给煮了不成。

    “太好了,真是双喜临门呀!”福伯激动地老泪纵横,他平生最大的两个愿望,一个是让少爷成才,另一个是让墨家村繁荣富裕起来,现在竟然一下子全部实现了。

    墨顿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自己进入国子监那岂不是羊入狼口,非得脱一层皮不可,有什么可喜的。

    “少爷,这就有所不知了,国子监可是我大唐专门培养官员的地方,一旦毕业,那肯定会封官的。”李义解释道。

    “嗯!”其他人也是连连点头。

    在他们看来,少爷这么厉害日后,当官之后,墨家村的日子一定会更好,至于让墨家村经商在他们看来哪里即得上少爷进入国子监实在。

    “好吧,竟然陛下下旨了,那这个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局,谁也改变了不了,有陛下这层关系在,料想国子监的儒生也不敢太过过分。”墨顿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好了,既然我们墨家村危机已过,接下来更重要的事情,要在春节之前,给墨家村挣下足够的钱粮。”墨顿眼神一厉,现在是时候让王家鱼铺还账的时候了。

    随着墨顿的一声令下,墨家村五千人口全部发动,妇女准备后勤,男人全部用来打造水车,捕鱼,运输,整个墨家村如同一个精密的仪器一般,疯狂的运转。

    三天后,墨家村的鱼塘全部售罄。

    随后墨家村进入长安城官道的两旁十里内的村庄的鱼塘被墨家村全部预定,,这个范围随着时间逐渐向整个长安扩展,整个官道到处可见墨家村络绎不绝有的运鱼车辆。

    南城外,哪怕迟志永早已经被发配到边关,城门守卫已经没有人敢为难墨家村了,但墨家村的中转鱼塘依旧使用,不是为了保密,而是为了方便,中转鱼塘已经一扩再扩,依然满足不了长安城对于活鱼的需求。

    墨顿看着城门外中转鱼塘中密密麻麻漂浮的鱼头,和池塘外排成长龙的贩鱼车辆,满意的点了点头,墨家村已经成功地从一个小鱼贩一跃成为长安城最大的鱼商。

    “从今天起,活鱼批发价格下降三成,让鱼贩把鱼的价格降下去!”墨顿说道。

    “可是少爷,明天就是小年,我们可都是准备很多人都准备年货的,正式卖鱼的大好时机,这个时候降价是不是吃大亏了。”李信诧异道。

    “要看长远,我们墨家村已经赚得足够多了,是时候该让一点了!也顺便从王家鱼铺讨回一点利息。”墨顿道。

    李信虽然不明白,但是依旧将少爷的命令传下去。

    “哦!”所有的鱼贩不由得欢呼起来,看似所有人都把价格降下三成,但是这三成是墨家村损失的,鱼贩的利润依旧不变,甚至价格降低了,可以卖得更多,赚的钱也更多了。

    这一切看似皆大欢喜,鱼贩卖的鱼更多,长安城百姓得到了实惠,唯独一个人气的不轻。

    “墨家活鱼大降价了,快来买鱼呀!”

    “墨家活鱼最滋补!”

    “年年有余,年年有余,大哥,快过年了,备个年货买条鱼图个吉利,也实惠!”

    ………………

    王家鱼铺中,王掌柜快着自己门口门可罗雀。而对面的鱼铺生意兴隆,心中的火气腾腾的升起。

    “碰!”王掌柜愤然将手中的紫砂壶摔了粉碎,咬牙切齿的说道。

    “墨家子太过分了!”

    张账房也是苦笑道:“东家,自从鱼帮事件之后,墨家村屡次针对王家鱼铺,鲜鱼铺的分店直接和王家鱼铺开对面,还让那些小鱼贩进活鱼,我们的生意日益的惨淡,这一次墨家村的大降价,直接将活鱼的价格拉到了死鱼价格,我们刚进的万斤鱼算是砸手里了。”

    王掌柜为了迎接过年这个契机,为了从墨家村手下抢下订单,王家鱼铺可是加了加钱才买到一大批鱼,甚至后续的还有不少都已经提前交了定金了。现在墨顿来这一招,可是坑苦了王家鱼铺。

    “欺人太甚,迟志永已经发配边关,鱼帮都被关进大狱,他还想怎么样!”王掌柜愤怒的说道,却唯独把自己漏掉,他也不想想,要不是他这个罪魁祸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快快备车!赶紧去找老爷!”王掌柜吩咐道,王家鱼铺看着是他的产业,实际是王御史的,他只是一个王御史的下人而已,现在王家鱼铺亏空了这么多,怎么也瞒不住主家了。

    马车从王家鱼铺的后门驶出,由张账房亲自驾车,王掌柜再马车上细想怎么向主家告墨家村的状,却没有发现前方急速驶来一辆马车,两辆马车很快就要撞倒一一块了。

    “吁!”张账房连忙拉住缰绳避让,马车一个踉跄,张账房自觉地马车一下子腾空而起,整个马车连马带人一下子撞到了旁边的店铺内,好巧不巧,店铺上方一个横梁一下子砸到马车上,顿时传来王掌柜和张账房凄惨的呼救声。

    而对面的马车,悄然取下遮住的脸庞的斗篷,露出鱼师傅那斑驳纵横的脸庞,随后悄然驾车离去,一切看像是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