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告御状
    丁江完了,当王掌柜得到鱼帮覆灭的消息,长叹一声。

    鱼帮曾经是他最得力的打手,以前也帮他做过不少脏事,这一次鱼帮覆灭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没有想到墨家村竟然拥有翼国公的令牌,请动了曹捕头来给他撑腰。让他自认为万无一失的布置功亏一篑,又损失了丁江这个打手,损失可不小。

    “可惜了!”王掌柜恭敬的站在御史大夫王喆的身后,听到王喆叹息忙道:老爷多虑了,一个小小的鱼帮而已,小人回去之后,再找一批人一样会尽心尽力的帮老爷办事。

    “蠢货,一个鱼帮算什么,我说的是墨家活鱼秘技。”王御史没好气的说道,

    “这等神技如果在我王家手中,那发挥的作用何止这一点,整个天下的渔业都将控制我等手中。”

    王掌柜心中一震,他没有想到王御史所图甚大,而自己而没有办成事情。

    “老爷放心,回去之后我再去安排,一定要把活鱼秘技夺过来。”王掌柜保证道。

    “晚了!”

    王御史摇了摇头,有了翼国公的支持,要想再得到墨家村的活鱼秘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难道真的没有一点机会了么?”王掌柜不甘心的说道,在他的心中,王御史的能量十分巨大,之前无论任何事情都能帮他摆平。

    “当然有机会?”王御史微微一笑道:既然我们独自得不到,那就让墨家村公开活鱼秘技。

    “墨家村怎么会愿意公开?”王掌柜不相信墨家村为了活鱼秘技如此拼命,会舍得无偿公开活鱼秘技。

    “放心,他会公开的!”王御史自信的说道。

    “来人,给本官换上官服,该上朝了。”王御史看着东方泛白的天空,深吸一口气。

    作为一个皇帝,尤其是有烟点又有羞愧感的皇帝,李世民可谓是兢兢业业,他拼命的将自己打造成为一个明君,力图证明自己当初玄武门政变是正确的,他是最适合领导这个国家的人,而事实上,他的确做到了。

    据说秦始皇每日批阅奏折百二十斤,而如果把李世民面前的纸张都刻成竹简,只会多不会少。

    李世民处理了今天的政务之后,太监总管庞德知趣的高喊: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臣有本奏。”王御史应声出列。

    “准奏!”李世民打起精神。

    王御史打量了一下最前排的秦琼,朗声说道:“臣子想要弹劾开国县伯墨顿在公然经商,与民争利,又因私利,在长安城公然动刀兵,形同谋反。”

    “开国县伯墨顿?”李世民疑惑的看向庞德。李世民继位以来,对各个各个功臣都很熟悉,怎么也想不起开国县伯中有叫墨顿的。

    “好像是开国县侯墨烈的儿子。”庞德也是迟疑道。

    “哦!墨烈!”李世民恍然大悟,想起了这个曾经的将领。年纪轻轻就英年早逝,不禁让人唏嘘。

    “不错,就是开国县伯墨烈的儿子,此人年近十五,但是却十分的市侩桀骜,本是帝国伯爵却贪图小利,贩鱼获利,因为矛盾,和鱼商丁江再长安城公然械斗,,臣请陛下下旨彻查此市侩小人。”王御史貌似大义凛然,义愤填膺的说道。

    “哦!朕的伯爵竟然去卖鱼,竟有此事!”李世民对一个伯爵卖鱼之事显然更感兴趣,至于打架在长安城不知道发生过多少。

    “启禀陛下!臣可以证明开国县伯墨顿的确在长安城卖鱼,此乃臣亲眼所见,当时可是轰动全城。”马周出列道,他就是当时的青衣儒生,亲眼见到过墨顿第一次进入长安城的情景,对于那个地位尊贵却沿街叫卖而脸色未变的少年影像深刻。

    “那的确是轰动全城,一个堂堂帝国开国县伯竟然去卖鱼怎能不轰动。”魏征出列讽刺的说道,他为人正直,眼中掺不得一点沙子,对于墨顿堂堂一个开国县伯去卖鱼心中不由得不满,实在是太丢帝国的脸了。

    “魏大人有所不知,下官所说的轰动全城另有其事,不知道魏大人是否听到过最近在长安城轰传的两个词,活鱼秘技和鲶鱼效应。”马周躬身说道。

    “鲶鱼效应,活鱼秘技!”众大臣恍然大悟。

    “什么是鲶鱼效应活鱼秘技!”李世民疑惑道。

    “启禀陛下,活鱼秘技和鲶鱼效应是开国县伯墨顿来长安城卖鱼的时候传入长安城的。”马周一五一十的将墨家村来长安城卖鱼经历讲出来。

    “鲶鱼效应!墨子不但有大智慧,又有君子之风竟然守信千年!”李世民眼神精光闪闪,显然被墨子的故事感染。

    能够位列朝堂的都是人中龙凤,以他们的见识,当然能够理解鲶鱼效应,而且这种手段他们也是经常使用的。

    “就是如此,堂堂一个开国县伯也不应该公然经商,这让帝国颜面何在?”魏征不悦的说道。

    “魏大人所言极是,此等市侩之人简直不配享受帝国爵位,有愧于陛下的恩赏。”王御史顺势落井下石。

    李世民也微微点头,毕竟一个县伯经商有违帝国律法,又纵容部曲在长安城动刀兵,如果不加以严惩恐怕众人不服。

    李世民正要下令严查,突然秦琼出列躬身道:“启禀陛下,臣请为墨家村求个情。”

    秦琼一出列,立即让所有人惊讶,翼国公平时为人谨慎,平时根本不参与政务,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公然和王御史对上了。

    “秦爱卿,有话请说,难道这还有什么隐情!”李世民心中诧异,他没有想到一向低调的秦琼竟然会为墨家村求情。

    “墨家村是整个长安最穷的村庄。”秦琼此言一出,整个朝堂一片哗然。

    “不会吧!”

    “这么穷!”

    …………

    整个朝堂封侯的不在少数,自己的封地不说富有,但是绝对比其他普通的村庄要强得多。

    “嫁人莫嫁墨家村,宁愿仍在河滨里。”马周叹息道。

    “嘶!”

    众大臣倒吸一口气,这半句诗可不谓不绝,连娶媳妇都扔了都不愿去墨家村受苦,那墨家村到底会穷到什么地步。

    “可是墨顿横征暴敛,还是村民懒惰不堪?”李世民凝重道。

    秦琼摇摇头道:“非也,墨家村是开国县侯墨烈的封邑,墨烈食邑千户,村中村民大都是神工营退伍伤残的老兵,都忠诚于墨烈,而墨烈墨顿父子也饯行墨家兼爱精神,凡是神工营生活不下去的伤残老兵都一视同仁,造成墨烈乃是所有封爵唯一一个实封千户,人多土地贫瘠,又不善于耕种,每年墨烈父子把爵位俸禄填补进去才勉强维持。”

    秦琼说着向文官群众一眼,不少文官心虚的低下头,儒墨对立,他们作为儒家弟子,面对一个墨家子弟,坑起来一点也不手软,分配的土地都是贫瘠的荒地,每年收不敷出。

    李世民心中震动,他没有想墨家村竟然如此困难,而墨烈父子也是如此重情重义。

    “墨烈!”

    李世民不由得想起那个让所有人敬佩的男子,永远的一身烟服,刀刻斧凿一般坚毅的神情,和一心想要发扬墨家为己任的使命感,至今让人难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