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鱼二被抓
    “少爷!不好了!”

    墨顿和福伯以及五十多名墨家村村民留守长安城,正在高高兴兴的清点今天的收成,突然看到一个李信惊惊慌慌的的冲进来。

    “怎么了?”墨顿急忙道。

    “鱼二被鱼帮的人抓走了!”李信惊慌的说道。

    “不要急,慢慢说!”墨顿将李信安抚坐下。

    在李信慢慢的叙述中,原来李信和鱼二羡慕长安城的繁华,鲜鱼铺收工之后,就约定一块去长安城逛逛,哪曾想到才出鲜鱼铺大门,就被鱼帮的人盯上了。

    “鱼帮把我们堵在一个死胡同里面,鱼二见跑不了了,就做了垫脚让我翻墙离开,鱼二就被他们抓住了。”李信双眼通红,痛苦道。

    “简直是大胆!看来我墨家村蛰伏的太久了,就连一个小小的鱼帮也敢来撩拨我们。”福伯怒吼,一股铁血的气势陡然升起。

    “给他们拼了!”墨家村留守长安的都是一群热血小伙子。前几天受了迟志永的气不说,现在又被鱼帮欺负,所有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少爷,让我铁安去吧!一个俺早就看那个鱼帮不顺眼了。”铁安瓮声瓮气的说道。

    “少爷不可!”谁也没有想到,此刻竟然是鱼师傅出来阻止救人。

    “鱼叔,鱼二可是你的儿子,你怎么?”墨顿诧异的问道。

    “少爷,老夫当然想救鱼二,但是越是如此,我们越不能鲁莽行动,这很可能是那王老匹夫的阴谋呀!”

    以往墨家村的咸鱼都是鱼师傅来长安的卖的,他清楚的知道鱼帮和王家鱼铺的关系,再加上王家鱼铺的后台。如果墨顿今天鲁莽行动,在长安城惹出了乱子,那就救出了鱼二,墨顿也将会被朝廷责罚。

    现在墨家村处境艰难,勉强维持,但如果失去了活鱼秘技,那对墨家村才是灭顶之灾。

    “此事还要从长计议,老夫担保鱼二绝对不会泄露墨家村的活鱼秘密。”鱼师傅悲痛的说道。

    自己的儿子他当然了解,不过这一次鱼二能不能活着回来,也是就看墨家村的造化了,为了五千人的墨家村哪怕牺牲自己的儿子也在所不惜。

    “鱼师傅!”墨顿感动道。

    “老鱼!……”福伯沉重的拍了拍鱼师傅,不光是鱼师傅,当迟志永逼迫墨家村的时候,福伯等老家伙早就想到了拼命,墨家村一无所有,除了尊严,没有什么不可以失去的。要不是墨顿想到了把南城门作为中转站的方法,迟志永绝对活不过昨天。

    墨家村众人心头沉重,一个个都是义愤填膺。

    “不行,鱼二必须要救!”墨顿断然道。

    “少爷!……”鱼师傅想要阻止。

    “鱼叔,你不要说了,别说鱼二是我的兄弟,就是墨家村任何一个人我都会尽力去救,哪怕失去了活鱼秘技,也在所不惜。”墨顿高声说道。

    “少爷!”墨家村众人感动不已。

    “不行,活鱼秘技可是我们墨家村的命根子呀!”鱼师傅焦声道。

    “一个小小的活鱼秘技还抵不了我们墨家村子弟的性命,像这样的秘技我的脑海中多得是!”墨顿朗声道。

    “不过,既然我们不能鲁莽,要想个万全之计。”墨顿眼神中精光一闪。

    鱼帮驻地。

    整个鱼帮一片凝重,如临大敌。

    今晚帮主可是吩咐了,所有帮众都要打好精神,如有懈怠者,按照帮规处理。

    所有人心头一凛,想到那恐怖的帮规,不由得从心底打了一个冷战。

    地牢中。

    鱼二被五花大绑吊在那里,鱼帮帮主丁江满脸狰狞,不善的打量着鱼二。

    “墨家村的小子,只要你老实交代墨家村的活鱼秘技,老子保证你明天依旧活蹦乱跳,但是如果你胆管不说,那你的家人就等着在乱坟岗给你收尸了。”丁江威胁道。

    “好汉逃命!小人只是墨家村一个普通拉车的,只负责出苦力。”鱼二看似被吓呆了,其实鱼二一直跟着鱼师傅在长安城卖鱼,也算见多识广,他知道活鱼秘技对墨家村的重要性,根本不打算说出活鱼秘技,只求自保。

    “嗯?看来你是不想说实话了,给我打!”丁江狠声道。

    顿时,两个凶神恶煞的鱼帮帮众对着鱼二一阵毒打。

    “丁帮主,我真的只是一个车夫,墨家村将活鱼秘密藏得严严实实,只有少爷和有限的几个人才知道呀!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知道呀!”鱼二凄惨的叫道,拼命的转移丁江的注意力。

    “哼!真是死鸭子嘴硬,你看看这是谁?”丁江一抬手,走进来一个畏畏缩缩的身影,正是潘家酒楼的伙计,是墨家村邻村的庄子。

    “回禀帮主,他就是鱼师傅的儿子,鱼二,要说墨家村有人知道活鱼秘密,他的父亲一定会知道的。

    “郭伟,竟然是你出卖我们。”鱼二看着郭伟怒吼道,他正在诧异鱼帮怎么会这么准逮住他,原来是郭伟在背后指认他。

    墨家村和郭家村是邻村,两个村庄摩擦不断,郭伟和鱼二打过几架,自然生出了仇恨,只是他没有想到郭伟竟然加入了鱼帮。

    “鱼二,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丁江眼神不善。

    “我爹的确知道活鱼秘技,可他从来没有告诉我呀!。”鱼二知道不能说出来,一旦他说出来活鱼秘密,鱼帮肯定会杀他灭口的。

    “给我继续打!”丁江暴怒。

    两个打手立即上前,这一次专挑要害打,打的鱼二大口吐血。

    “鲶鱼效应,鲶鱼效应是真的,活鱼秘密就在其中!”鱼二实在忍不住,连忙吐露一点秘密。

    “还在撒谎,现在整个长安城谁不知道这个事情,多少人都在实验鲶鱼效应,没有一个成功的,又有什么用!”丁江自己也曾经试验过鲶鱼效应,当然知道最终的结果。

    “那是你用的鱼不对,沙丁鱼是大海中的鱼,用鲶鱼可以,我们河里的鱼当然不能用鲶鱼。”鱼二扯了一个理由。

    “快说,那该用什么鱼!”丁江恶狠狠的说道。

    “我说出来就怕你不敢用!”鱼二吐出一点血沫,狠狠的说道。

    “笑话,还有什么鱼是我丁江不敢用的!”丁江嚣张的说道。

    “是鲤鱼!二十斤以上的鲤鱼!”鱼二盯着丁江缓缓地说道。

    “鲤鱼!”丁江惊呼道。

    这个时代鲤鱼可不是像后世那样铺天盖地,由于鲤通李,是国姓,自从李唐得天下以来,曾经下令,如果胆敢捕杀鲤鱼,那就是要入狱的,如此一来,民间就没有人敢吃鲤鱼了,

    怪不得,怪不得,没有人实验出活鱼秘密,越来是没有人用对鱼,丁江越想越有可能,没人敢用鲤鱼,难怪实验不出活鱼秘技。

    “鱼二,你要是胆敢骗我,你可知道下场的。”丁江威胁道。

    鱼二连忙点头,心中暗暗祈祷,李信你一定要快点,他现在只能为自己争取一个时辰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