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墨家子弟
    墨顿是一个二十世纪的有志青年,虽然家境贫困,但是根正苗红,乃是三代贫下中农出身,俗称穷**丝。

    但是这并不能阻碍墨顿追求上进的心思,他决定白手起家,努力拼搏出来五百万的家产。

    而今天就是他决定成败的时刻,墨顿在一家银行面前盘恒了很久,这个地方他已经踩点了好几次了,周围都很安全,人流量也很少。

    墨顿压低帽檐,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心中一狠走进银行旁边的一家店。

    “老板!来一注双色球。”

    墨顿掏出两枚一元的硬币,排在店主面前。

    “今天晚上开奖,祝你好运。”

    老板熟练的打印出一注彩票,面带微笑的递给墨顿。

    夜幕降临,转眼就已经到了九点二十。

    墨顿一遍又一遍的刷新手机,等待着开奖结果,五百万的家产在此一搏。

    每一次开奖的时候都是墨顿最为痛苦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损失五百万是何等的残忍,不,是五百万零两块。

    但是为了曾经的梦想,这些痛苦他是必须要承受的。

    “叮铃!”

    一条彩票app的弹窗出现,中奖信息发布了。

    “不”

    瞬间,一声悲呼从出租屋中传了出来,

    “我的五百万零两块!”

    与此同时,神州大地一股股浓郁的怨气冲天而起,其数量竟然有上千万道,这千万道怨气不知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竟然凝而不散,在天空中汇聚成一个神秘的图案,神秘图案闪烁几次之后,瞬间消失不见。

    ……………………

    墨顿只觉得头疼欲裂,想要睁开双眼,却怎么也睁不开。

    烟暗中一幕幕光影在脑海中闪过,仿佛梦境一般,而且又十分的真实。

    在这个梦中,他成了一个大唐人,他的父亲名叫墨烈,是一名墨家子弟,是李世民的神工营的统领,在李唐统一天下的过程中,墨烈逢山开山,遇水搭桥,每次都冲在第一线,屡屡让李世民在对战中抢占先机,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惜墨烈福缘浅薄,等到大唐统一天下后,他却没能享受到荣华富贵。征战多年让他暗伤过多,不幸英年早逝,留下了一个空头的县侯给了墨顿,这个和他同名同姓的家伙。

    “不对。”墨顿猛然惊醒。

    这种感觉怎么会如此的清晰,简直是自己亲身经历一般。

    墨顿猛然坐了起来,一把扯下盖在头上的单子,眼前的一幕让他呆住了。

    他原本住的出租屋已经不见了,而是换成了一个古典的房间,,木门、木床、木窗、木房。

    换句话说,这个房间的风格很,额,很古代!

    墨顿的智商有点作急了,眼前的一切陌生又熟悉,一幕幕的记忆在眼前闪过,梦中的场景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记忆中,如同两个灵魂在他的眼前不断的重合,最后融为一体。

    “难道我真的穿越到大唐了!”墨顿心中有一个奢想在不断的疯涨。

    这怎么可能,墨顿激动的浑身发抖,不敢置信,他损失了五百万零两块,但是竟然中了全宇宙最大的一个奖,穿越。

    他穿越到了唐朝,成为贞观时期的一个没落贵族。

    看着铜镜里和他极其相似的脸庞,墨顿依然像是在做梦一般。

    良久之后,墨顿终于冷静下来,既来之则安之,况且他来到的可是盛唐时期,是整个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时代之一,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似乎为了证实墨顿的猜想,房门吱呀一声,一个十五六岁的紫衣少女推门而入,在墨顿的记忆中,她就是墨顿的贴身丫鬟,爱穿一身紫色衣服,就取名紫衣。

    紫衣是从小墨顿一起长大,平时照顾墨顿也是体贴入微,可惜之前墨顿将心思都关注在长安城的美女之中,根本没有在意身边的紫衣。

    按照墨顿的现在的思维,紫衣至少也有八十分,这还是她还没有长成的前提下,再过几年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角色。

    平白捡了一个爵位,现在又有貌美侍女伺候,墨顿的幸福生活似乎从此开始了。

    不过,墨顿的美梦还没有持续一秒钟,就被紫衣无情的击碎了。

    “少爷,不好了,李二叔已经来到墨府门前了,你快躲起来,要不又要挨打了!”紫衣神色慌张的说道。

    “挨打?”墨顿顿时满脸烟线,同时身体内关于对李二叔的恐怖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一次,两次,……,很多次。”

    算了,也数不清了。

    “不要瞎说,李二叔这么疼我怎么会舍得打我呢?”墨顿干笑着说道,而身体却诚实地打了个冷颤。

    “少爷,你忘了,今年我们墨家村大面积受灾,粮食减产一半,大家都等着你去长安城领爵爷的供奉度过难关呢?可你却将钱都败光了?这件事李二叔估计是知道了。”紫衣满脸的担忧的说道。

    “呃!”

    墨顿这才从凌乱的记忆中想起这个事件始末,墨顿的老子去世得早,根本就没有给他留下多少家底。

    再加上一些当年跟随墨烈的一些士兵退役之后,都来墨家村落户,导致墨家村的人口急剧增加。

    而他们是墨家子弟,天生和儒家不对付,掌管封爵的官吏暗中使坏,直接将这一千户作为墨烈的食邑,导致墨烈的爵位不是最高的,可是他确实所有大臣之中唯一一个实打实的食邑千户的爵爷。

    人多虽然是好事,但是封赏的田地,却被人暗中使坏,给的都是荒地,这个时代粮食产量低下,而墨家村靠近石鳖谷,地势低洼,经常发生旱涝灾害,是典型的盐碱地,平时农作物的产量就很低,再加上今年是灾年更是雪上加霜,粮食大幅度减产根本无力支撑一千多户人的食用。

    墨家村所有的指望就靠墨顿从长安城领来的俸禄去换粮食,可是好面子的墨顿在长安城遇到了一群狐朋狗友之后,将领来的俸禄挥霍一空,大醉而归。

    “墨顿,你这个败家子给我出来!”房间外面传来一声怒喝,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墨顿不由的心中一颤,这是他父亲的副手李义

    ,墨烈去世之后,整个墨家村都是李义再管理,其中也包括墨顿。

    自从墨烈去世之后,李义对他格外严厉,平时墨顿最为怕的就是他。

    “李老弟消消气,少爷还小,没有必要动这么大的火气。”福叔的声音传来。

    福叔也是神工营的老人了,可是因为受伤而退役,后来当了墨家的管家,对墨家也是忠心耿耿。

    “福老哥,你不要拦我,今天我一定要教训这个臭小子,他竟然拿全村人的性命开玩笑,把领来的俸禄全部挥霍了。”

    “少爷,怎么办呀!这下李二爷知道了,肯定会责罚你的,你赶快去躲一躲吧!”紫衣满脸焦急地说道。

    按照以往的经验,墨顿肯定有多远跑多远了,等李义气消了之后再回来。

    但是墨顿已经不是之前的软弱少年,这一次他并没有逃避,而是整理衣衫,直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少爷!”紫衣惊呼,担忧的快步的跟了出去。

    门外一个衣服洗的发白,消瘦的中年人正在往里面冲,而福伯一遍劝说,一遍阻拦他,看到走出房门的墨顿,二人顿时呆住了。

    “福伯,二叔!”

    墨顿吸一口寒气,哈出阵阵白烟,像正常一样打着招呼。

    直到墨顿躬身行礼,二人才恍然分开。

    “少爷!”福伯应声道。

    “臭小子,你知道你现在闯了多大的祸么?”李义怒声道,手中的戒条高高举起,却没有打下来。

    因为他看到墨顿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以前墨顿对他可是战战兢兢,但是现在墨顿竟然十分的平静,完全没有以前的惊慌懦弱。

    “二叔,你还不知道吧!长安城的粮食价格已经上涨了五成,就凭那一点俸禄,根本是杯水车薪,根本养活不了墨家村几千口人。”墨顿说道。

    “那也不能肆意挥霍,至少有一部分粮食能够多几分希望。”李义怒声道。

    福伯张了张嘴,看了李义,又看了看墨顿,最后苦涩的叹了一口气。

    墨烈的爵位是县侯不高也不低,再长安城根本不显眼,传给墨顿时又降了一级,只剩下县伯了,原本不多的俸禄有降了一级。

    再加上墨家村的人口又多,原本就是实打实的食邑千户,而经过几年的居养生息,人口已经暴涨了不少,产的粮食根本不够分。况且那些俸禄本来就是墨顿的,墨顿现在把钱花了,他又有什么资格责怪呢?

    一时之间,李义沉默了下来,心中充满了苦涩。一想到全村几千人缺衣少粮,现在已经是十月了,又将如何度过这个寒冬,李义心中痛苦不堪,但随即一个声音让他愕然的抬起头来。

    “既然是我造成的错误,那就由我来弥补,这个冬天我保证不会有任何的村民饿死或冻死。”墨顿郑重的说道。

    “现在我要知道,墨家村到底有多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