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李承乾归来
    玄都观外,道家外丹一脉一个个扬眉吐气,再也没有前几日失魂落魄的样子,和道家内丹一脉并列而站,泾渭分明。

    袁天罡陪同着李世民从中施然而过,墨顿紧随其后。

    “多谢陛下前来吊唁,贫道代叔父谢皇上恩典!”袁天罡稽首道。袁守诚将所有的脏活累活都拦在自己的身上,留给了袁天罡一个生机勃勃前途无量的道家,不得不说袁守诚用心良苦。

    “袁老神仙乃是追求仙道而去,此乃喜丧,还请诸位道长节哀!”李世民叹了口气道。对于袁守诚以一己之力,整合道家的壮举,李世民可谓是感触良深。

    百家学说,哪一家都在力争上游,甚至为之奉献一生,牺牲自己的生命都在所不惜,学说之争可谓是凶险无比,哪一家都是汲取精华,弃其糟粕。

    墨家舍弃政治理念,一心钻研墨技。

    医家大力发展,将一众医生整合一起成就墨医院。

    农家准备从海外吸收大量的良种。

    而道家自纠自查丹药之害,弥补自身最大的缺陷。

    ………………

    看到大唐百家学说如此奋进,一种百家争鸣的气氛日益浓烈,李世民不由得有种天下英雄尽入吾毂的感觉。

    墨顿见状顿时感叹不已,他能够理解袁守诚的举动,这种为所信仰学说牺牲的献出生命之人,从古至今从未断绝,这种动力才能促使人类不断地进步。

    “恭送皇上!”

    在道家的齐声恭送声中,李世民这才乘车离去,直到李世民的车队消失在街头之后,众人这才起身。

    “多谢墨家之援手,贫道代道家感激不尽。”袁天罡转身向墨顿感谢道。

    墨顿摆摆手说道:“墨技和道术本就是相辅相成,墨道合作,墨家亦是受益匪浅。”

    袁天罡道:“无论如何,此乃道家欠墨家一个人情,日后还望墨道友不吝相助。”

    除了袁守城之外,可以说袁天罡是最为了解墨顿在这次道家风波中出了多大的力气,首先墨家子知道了道家最大的缺陷,不但没有借此攻击道家,反而为道家提出了补钙这种解决的方法。

    在袁守诚一统道家之时,若不是墨顿指出长生道人和神霄道人的骗术,恐怕道家不可能一役竞全功。

    随后墨顿让外丹派拥有了火药和染发秘技,又提出了让道家外丹一脉研究物质永生一道,可想而知,墨顿既然能够提出来如此建议,而且道家炼丹之术并不是秘密,墨家要想弄到秘方,并不难,墨家完全可以将此学问纳入墨家旗下,然而墨家子并没有如此做,而是直接转交给道家,让外丹派有了用武之地,也使道家在最短的时间内稳定下来,避免了道家的内乱。

    道家谓是欠了墨家一个天大的人情,可谓是一点也不为过。

    “袁道长言重了,不日,陛下将会为道家外丹一脉重新修建道观,墨家就提前恭祝道家一脉了。”墨顿并未居功,而是拱手一礼道。

    “多谢墨道友吉言!”袁天罡稽首道。

    “告辞!”墨顿拱手道,这才离开玄都观。

    墨顿踏上了四轮马车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微微一叹,化学这等学问终于在大唐埋下了一颗种子,日后能不能长成参天大树还犹未可知,不过至少不会像前世那样蒙尘千年,徒留无数遗憾。

    其实墨顿也曾经有过那么一丝心动,将化学的这门惊天的学问据为己有,只不过墨家一脉的学问就已经足够让墨家受益万世了,与其贪多嚼不烂,还不如将其原原本本的还给道家,少一个敌人,多一个盟友。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墨顿想到此处,不由得心情大悦朗声道。

    “墨兄,真是好兴致,不知可否听过另外一句话,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在墨顿马车旁。

    墨顿连忙打开马车车窗,只见另一个马车正和他并驾齐驱,窗户中李承乾正在用一个莫名的神色看着他。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把我当小舅子,这其中的滋味让李承乾酸爽至极。

    墨顿顿时想起秦怀玉的警告,说护妹狂魔李承乾即将回来,没有想到回来的如此之快,不由得一阵尴尬,正要转移话题,只见对面窗口出现长乐公主的身影。

    “太子哥哥,你胡说什么?”长乐公主羞红了脸说道。

    说完,不见手底下动作,只见李承乾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正襟危坐,不让墨顿这小子徒看笑话。

    鱼状元楼!

    墨顿、李承乾、长乐公主,三人落座

    李承乾坐在二人的中间,一副防备的架势盯着墨顿。

    墨顿顿时苦笑,连忙转移话题道:“没有想到高明兄,如此快就已经回来了,河南道的灾情是否已经收到了控制。”

    李承乾原本想晾一晾墨顿,闻言不由的眉飞色舞说道:“此次黄河水灾被限制在固定的范围内,灾民及时转移,受损的只是财物而已,朝廷及时启用常平仓,再加上长乐让红十字会送来大量的救灾物质,灾情终于及时得到了控制。”

    墨顿点头道:“那灾民安置呢?”

    “所有百姓就近安置,选择高地重新建村,分配土地。”李承乾得意地说道。

    墨顿微微不解,李承乾今日似乎有些异常,原本以为是来找自己的麻烦,但是却兴奋地异常。

    长乐公主见到墨顿疑惑,出声道:“太子哥哥抓到贪官了?”

    “贪官?”墨顿心中顿时不解。

    “不错,本宫用在查阅受灾粮草之时,察觉很是不对劲,重新算了一遍,这群贪官欺本宫年少,竟然弄虚作假,被本官一网打尽。”李承乾得意的说道。

    墨顿顿时恍然,难怪李承乾如此兴奋,作为太子能够查出贪官,如此新奇的体验怎能不让他兴奋。

    “这世界上任何人和事物都可能欺骗于我,但是唯独算学不会,墨兄所言,果然是真理。”李承乾状似感叹,暗中又刺了墨顿一句。

    长乐公主闻言,不由得恨恨的瞪了李承乾一眼,李承乾连忙打了个哈哈,转移话题道:“不知在在下离开京城这一段时间,墨兄有什么精彩的事情说来听听。”

    墨顿面部表情,将自己在玄都观的所作所为一一的讲述了一遍。

    “啊!”

    李承乾顿时被打击的体无完肤,自己不过抓了个贪官,而墨顿竟然整个搅动了道家风云。

    看到长乐公主眼中异彩涟涟,一副迷妹的样子,听的入神,不由得内心郁闷的想要吐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