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染发秘技
    “人乃万物之灵,又岂能是牲畜能比!”长生道人断然道。

    “不错!我等炼制仙丹乃是为人所用,牲畜岂能承受丹药之力。”不少外丹派道士垂死挣扎道,不承认自己的丹药有害。

    袁守诚反问道:“那如果是人服用丹药也出现病症呢?”

    只见一个袁天罡扶着一个颤巍巍的蜡黄汉子走到了众人面前。

    “是他?”墨顿心中一惊,只见蜡黄汉子正是他夏日之时前去寻找硝石的时候,在玄都观后街遇到了的那个买朱砂的汉子。

    这才几个月不见,此人已经病入膏肓,犹如风烛残年一般。

    “此乃我道家最为忠诚之信徒,常年为道家一脉炼制铅汞朱砂,却没有想到此人却深受铅汞之害。由于长年累月接触铅汞,毒已经进入五脏六腑,无药可医了。”袁守诚悲声道。

    墨顿不由得哀叹一声,当时他曾经劝过此人,可惜此人不听,若当时他能够抽身而退,或许还有一丝转机。

    孙思邈起身道:“老夫可以证实,此人的确是身中铅汞之毒,铅汞之毒最为显著的特征手足震旦,牙龈出血,口中有蓝黑汞线。”

    孙思邈说完,一众外丹派不由握紧双手,禁闭口舌。

    “此人乃是凡俗之体,自然难以承受丹药之力,我等修道之人,大小周天打通,五脏六腑通达无碍,与自然合一,天地悉皆归于体内,就算有此毒害,也早已经排出体外。”长生道人傲然道。

    外丹派之中,就数他最为镇定,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铅汞之毒的症状。

    周围的一众道士也不由得心中大定,顿时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长生道友,不知贫道的道法如何?”袁守诚反问道。

    长生道人不明所以,自得如实回答道:“袁道友道法高深,贫道自叹不如!”

    袁守诚点头道:“老夫今日已经服用五粒诸位炼制的仙丹,此刻老夫觉得已经命不久矣!”

    袁守诚话音刚落,不由的脸色一阵潮红,嘴角溢出一缕殷红的鲜血。

    “袁道友!”

    看台上一众诸子百家豁然而起,不可思议的看着袁守诚,他们没有想到袁守诚竟然用如此方式证明丹药之害。

    “叔叔!”

    袁天罡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扶住袁守诚。

    “袁道友,你又何苦苦苦相逼呢?”青城观主悲声道。

    如此一来,道家外丹派更加引以为傲的丹药一道,将会彻底没落。

    “老夫所作所为都是一心为了道家,丹药有害,岂能永世隐藏,一旦酿成滔天大祸,到时恐怕将会是道家没落之时。”袁守诚喘着气说道。

    一众道士不由的一阵默然,他们常年炼丹,又岂能察觉不到其中的玄机,只不过炼丹一途乃是他们吸引达官贵人最有力的手段,在利益面前,他们都将此自动忽略掉了罢了。

    “袁道友莫要说话,还请老夫来看一看!”孙思邈快步赶到道。

    “快,快,孙前辈请!”袁天罡连忙道。

    孙思邈略微一把脉,只感觉袁守诚的脉象霸道至极而且极为紊乱,这对于一个常年修道之人来说,那将是极为不正常的。

    “回天乏力!”孙思邈黯然摇头道。

    “孙兄莫要徒劳了,老夫的身体自己清楚,袁某此举可谓是将打乱了葛洪先辈的几百年为道家打下的基业,唯有以死谢罪,才能心安。”袁守诚平静道。

    “尔等的丹药有害,那是尔等的炼制方法错误,贫道的丹药非但没有汞毒之害,反而让老夫黑发再生,返老回童,实乃真正的长生之道。”长生道人一咬牙,狠声说道。

    “老夫的雷丹也是如此,经过七七四十九日天雷洗礼,有害之物尽去,服用之后,也能直达长生之道。”神霄道人也是不甘示弱道。

    此刻整个外丹派全军覆没,如果他们能够证明自己的丹药乃是正途,那岂不是一统外丹派。

    一众外丹派原本暗淡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是呀,自己的丹道错误,这不还有长生道人和神霄道人么?

    长生道人的返老回童和神霄道人的五雷正法,可是他们亲身经历,自然假不了,那岂不是证明外丹派并非错误之道。

    袁守诚平静的看着二人道:“我虽然不明白你二人是如何做到满头黑发和引动天雷,但是老夫相信这天下定然有一个人能够破解。”

    “哈哈哈,老夫所修乃是天仙之道,又岂会怕人指点,贫道倒要看看,你所说的到底是谁?”长生道人环视一周,冷笑道。

    “贫道也很好奇!”神霄道人跟着帮腔道。

    其他人也不由得好奇起来,不由得四下张望,只见袁守诚将目光投向看台之上,祈求道:“墨小友,贫道即将仙逝,临终之前唯有此一事相求,还请小友看在天下苍生免受丹药之害的份上,出手一次。”

    众人一片哗然,他们没有想到袁守诚所说的竟然是墨家子。

    “哈哈哈,一介黄毛小儿,又岂能了解道家炼丹之道,袁道友你是否是病急乱投医呀!”长生道人冷然笑道。

    墨顿的传奇事情他虽然曾经听说,但是看到墨家子小小年纪,心中不由得轻视起来,语气讥讽至极。

    神霄道人也是心中顿时安定下来,墨顿的年纪实在是具有欺骗性了,他根本就没有将其放在眼中。

    墨顿心中哀叹,道家之事他作为一个墨家之人原本不应该掺和,没有想到还是被袁守诚逼到了前台。

    看着一脸讥讽的长生道人,墨顿反而并没有生气而是一副极为欣赏看着长生道人说道:“道兄实在是高明至极,一个小小的手段竟然让玩出了花样?墨家愿意出家千贯购买阁下的染发秘技!”

    “染发秘技!”

    所有人顿时如遭雷击,不敢相信的在长生道人和墨家子身上左右移动。

    墨顿冷笑道:“我等布匹无论是丝绸还是麻衣,原本都是白色,我们之所以很穿五颜六色的服饰,所靠的就是印染之技,只不过,长生道友另辟蹊径,竟然将印染秘技,用在了头发上,实在是高明至极。”

    墨顿说完,不少人顿时恍然,袁守诚顿时脸色有一阵潮红,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黄毛小儿,胆敢污蔑与我。老夫黑发,乃是返老还童修炼而来。岂容你诬蔑。”长生道人犹如被踩中七寸一般,尖声反击道。

    “是不是染发,很容易判断,只需要取阁下一根头发就可以证明,头发每时每刻都在生长,除了头皮外的之外,在头皮下也有一部分新生头发未曾印染,自然是原本发色,道友可敢自拔一根以证清白。”

    长生道人闻言顿时如同泄气一般,瘫倒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