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道士断腕
    道门大兴,这是几乎所有道士的终极愿望,这一刻,所有的道士不由得放下心中的隔阂,发自内心的欢喜。

    哪怕就是长生道人和神霄道人再看袁守诚不顺眼,此刻也不得不感叹,袁守诚此举对道家的贡献实在是太大了。

    “袁道友此举大善,纵观我道家历代,袁道友定然能够万世流传。”青城观主不由得感叹道。

    颜师古闻言,立即拿起铅笔快速的记起这一刻,心道,今日果然不虚此行,此事定然足以青史留名。

    “道家丹药一道,果然乃是正途,此人丹培基固本,为我等金丹之道打下基础,相辅相成,此乃大善。”长生道人一脸傲然道。

    在他看来,这固然是道家的胜利,更是道家外丹派的胜利,哪怕此丹出自于内丹派的袁守诚之手,但此丹确实属于外丹之列。

    “对,有此可见,道家外丹已买才是真正的求仙之道。”

    “外丹乃是道家正统!”

    一时之间,一众外丹派道长纷纷欢呼,有了此长生之丹为例,外丹派定然会碾压内丹一脉。

    内丹派的道长纷纷动摇,内丹派以人身为鼎炉,精、气、神为药物,呼吸为风,意念为火,主张用自身的苦修乃达到仙道。

    个人苦修太过艰难,而且晦涩难懂,所以外丹派本就势大,这么一来,外丹派更是如虎添翼,一众内丹派道士就不由得看向内丹派的领袖袁守诚。

    然而袁守诚却是一副平静无波的样子,只有他知道,这根本不是道家的功劳,而是来自于墨家的指点。

    他之前明知道金丹的害处,但是为了道家的兴盛,只能放任自流,而如今道家既然有了此长生之丹,道家的前途一片大好,外丹派这个道家毒瘤也到了割除的时候了,否则假以时日,定然会拖累整个道家一脉。

    不得不说,袁守诚的目光乃是极为精准,后世大唐铅汞说盛行,历代王孙贵族大多服用丹药,可没少被毒死,哪怕是皇帝也曾经惨遭毒手,道家一脉也由盛转衰。

    想到此处,袁守诚心中一定,豁然起身环视四周道:“道家自古以来,内丹派和外丹派相争不断,到了今日,也该到了决断的时候。”

    “袁道友不可!”一位内丹派的道长悲声疾呼道,在他看来,袁守诚这是要投身到外丹派了。

    而长生道人和神霄道人为首的外丹派则是一脸兴奋,连袁守诚都转投外丹派,其他人还有什么顾虑的。

    袁守诚听之不闻悲声说道:“在此之前,贫道有一个悲痛的消息告诉大家,玄灵道长服用丹药过量已经仙逝了。”

    “玄灵道长?”

    众道士一片哗然,玄灵道长乃是众人较为熟悉的道友,道法精深,兼修内丹和外丹一脉,年仅五十,可谓是前途无量。”

    “袁道友此言差矣,玄灵道长乃是追求仙道而去,乃是我辈先驱之士,可悲可敬也!”长生道长巧言辩驳道。

    “就是r许玄灵道长服用仙丹已经羽化升仙,已经位列仙班也不一定。”青城观主反驳道。

    “是呀!”

    一众外丹派纷纷说道。

    “那清玄道长,一尘道兄,子衍前辈………………”袁守诚每说一个名字一众道士都纷纷沉默,这些人都是道家精英之辈,一个个英年早逝,可以说,哪一个都是道家的损失。

    “此乃我道家历代损失,更不论历朝历代因为服用丹药而死亡的檀越施主。”袁守诚语气轻轻,却犹如惊雷一般将所有人震惊。

    颜师古奋笔疾书,恨不得将所有都记录下来,在他的心中,早已经雀跃不已,也许今日,始皇帝暴毙之谜即将真相大白。

    青城观主心中一震,立即反驳道:“外丹乃是采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山川之结晶,万物之瑰宝,怎么会致人死亡。”

    “普通之人生老病死乃是常态,又岂是丹药所致。”神霄道人也是勃然反驳道。

    一众外丹派纷纷叫嚷。引经据典拒不承认自己的丹药有害。

    “诸位,外丹是否有害,贫道自然会亲自给诸位证实。”袁守诚郑重的说道。

    长生道人脸色一变,高声道:“袁道友,此事关系道家的命脉,你可要想清楚了。”

    袁守诚决然地回答道:“就是关乎整个道家的命脉,我等才要亲自验证清楚。若外丹真的有害,那才是道家衰败之根。”

    袁守诚不等长生道人再说,伸手一招,李淳风带着一众玄都观的道士,几个抬着蒙着黑布的箱子出现在看台上。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贫道一时心血来潮,前几日曾经向各位讨来一些丹药,分别喂给了一些动物,诸位道友猜测最后结果会怎样?”袁守诚指着几个蒙着黑布的箱子惨然道。

    众道士心中一慌,暗骂袁守诚阴险,竟然提前几天就给自己下套。

    “一条活鱼,一刻钟死亡,鸡鸭一个时辰死亡,羊犬三个时辰死亡。”

    随着袁守诚的话,一个个蒙着黑布的箱子被掀开,露出里面一个个动物的尸体。

    整个会场顿时噤若寒蝉,看台上一众诸子百家之人不由得目瞪口呆,他们今日前来观礼,没有想到却见证了道家内丹派和外丹派的殊死争斗,只有颜师古手中的铅笔一直唰唰的记个不停,面色潮红,犹如服下仙丹一般美妙。

    “至于牛马……”袁守诚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伸手一招,李淳风牵着一黄牛一白马晃晃悠悠的走到前台,其中服用丹药的牛早已经站立不稳,不一会,就已经轰然倒在看台之上,再也起不来,白马也紧随其后,四蹄跪地,口吐白沫,痛苦至极,显然是活不成了。

    “此乃一日前服用丹药的牛马,包括之前的鸡犬等都是在法家的见证下进行,绝无半点虚假。此后诸位如果不信,可以自己一试。”袁守诚身形佝偻,声音极为亢奋道。

    律学博士缓缓起身,昂然道:“法家韩正,可为此公证。”

    众人心中一凛,此事如果法家为此作证,那定然是此事不假,谁也没有想到在道家最为兴盛的时候,支撑道家半壁江山的外丹派竟然轰然倒塌。

    “壮士断腕!”

    一众诸子百家看到袁守诚痛苦的表情,不由的心中一动。

    道家外丹派有如此严重的缺陷,就算这个时候不暴露,日后定然会酿成大祸,而此刻道家自己内部清理门户,又有袁守诚的长生之丹为支撑,将道家的损失降到最低。

    “内丹派一统道家,再加上有益无害的长生之丹,代替外丹派,经此一役,道家臻至完美,再无弱点!”

    一众诸子百家代表心中不由暗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