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长生与死亡
    “袁守诚,不知你这是何意,此乃道家论丹大会,你请来诸子百家是何用意?”长生道人皱眉道。

    今日之事他原本是准备是联合像袁守诚发难,却没有想到袁守诚就竟然请来了如此多的百家之人,如此盛大的场面让他感到一丝丝不安。

    袁守诚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高声道:“今日请诸子百家前来,只是为了做一个见证,道家内丹派和外丹派相争千年也该有一个结果。”

    “哼!丹道一途,实乃千变万化,殊途同归,你凭何认为只有你的丹道乃是正途,我等乃是错误。”神霄道人愤然道。

    “多说无疑,代我们论丹一番便知高下,贫道久闻袁道友道术造诣高深,早就想要领教一番。”青城观主冷笑道。

    论丹大会,还没有开始,整个玄都观顿时内丹派和外丹派针锋相对起来。

    看台上的颜师古心中一动,顿时知道今日之事定然不简单,基于史家的习惯,不由得摸出纸笔而来准备记载。

    颜师古的举动不由让看台上的其他人不由得侧目望来,颜师古不由得尴尬的说道:“习惯,习惯了。”

    颜师古的举动众人并不难理解,以袁守诚如此郑重的对待,今日之事也许能够载入史册也不一定。

    然而最让诸位惊奇的乃是,颜师古使用的竟然是墨家发明的铅笔,孔颖达目光一凝,他没有想到颜师古竟然也舍弃毛笔采用铅笔。

    颜师古举了举手中削好的铅笔,笑道:“墨家的铅笔的确不错,不用磨墨而且书写快速,甚和老夫口味。”

    史家记载虽然都是记载大事件,但是对于一个史学家来说,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需要记载的,有了极为方便的铅笔,史家记载将大为便捷。

    “颜老能够喜欢,乃是对墨家最大的中肯!”墨顿连忙说道。

    孔颖达闷哼一声道:“铅笔书写是快,就是容易磨损,颜兄就不怕将记载好的史实弄错了!”

    墨家铅笔的确是方便,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掉墨,将字体弄花。

    颜师古哈哈一笑道:“此事很好解决,等我回到府邸之后,重新誊抄一遍即可。”

    对于毛笔和硬币之争,他也是有所耳闻,不过对此他并不在意,铅笔对于史家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由此利器,史家记载将会大为精准。

    “其实何止是方便,而且是极为便宜,现在大多贫寒子弟多采用铅笔,铅笔便宜,字体又小,节省纸张,农家子弟也能读书写字了。”苏令侬笑道,对于铅笔大加赞赏,读书最大的消耗来自于笔墨纸砚,有了铅笔,农家子弟受教育的机会将会大大的增加。

    沈鸿才也接着道:“术算一道,需要大量的运算,使用铅笔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当然术算最重要的乃是精确无误,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用毛笔写上,以免被人篡改。”

    “诸位放心,墨家仿照鹅毛笔,准备以钢造笔,假以时日,如果能够成功,定然能够综合毛笔和铅笔的所有优点,为大唐学子造出最适合的书写工具。”墨顿道。

    “哈哈哈,那老夫就拭目以待了。”颜师古大笑道。

    其他众人也不由的点头,对此并没有什么意外,墨家子能够用鹅毛做笔,也能够用墨做笔,日后能够用钢做出来笔也并非不可能。

    孔颖达不由得怒哼一声,他虽然是毛笔的支持者,但是不可否认铅笔的确有独到之处,光是其便宜的价格,就足以让其大受欢迎。

    一时之间,台上台下都弥漫着针等相对气氛。

    “夫五谷犹能活人,人得之则生,绝之则死,又况于上品之神药,其益人岂不万倍于五谷耶?……”道台上,青城观主诵读葛洪抱朴子的炼丹理论,说到精妙之处,一众道士纷纷颔首。

    “青城观主果然高才!深得抱朴子精髓也!”一旁的孙思邈颔首道,他精通道家典藏,自然也仔细研读过抱朴子,而且葛洪同样也是一位医学大家,孙思邈也是受益匪浅。

    “今日贫道采集青城方圆百里灵气,终于炼出此一粒宝丹。”青城观主得意的举起一枚丹药。

    众道士顿时纷纷颔首,不由得浮现出一丝艳羡,如此丹药可谓是品相达到了极品,乃是不可多得的上品之丹。

    随后,一众道士也是纷纷亮出自己的丹药。

    “夫金丹之为物,烧之愈久,变化愈妙。黄金入火,百铄不消,埋之,毕天不朽。服此二物,铄人身体,故能令人不老不死。“长生道人口中诵着抱朴子经典的理论,环视四周得意的道。

    葛洪认为,金银乃是不朽之物,如果人体以金银锻体,那定然能够长生不老。这一理论在道家广为流传。

    “贫道经过十年苦炼,终于炼制出一粒龙虎金丹,若能服用,贫道定能距离长生之道更进一步。”长生道人得意的举起一枚金光闪闪的丹药,满头黑发和诱人的金药倍增说服力。

    苏令侬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看了看旁边一旁的孙思邈不由得好奇问道:“孙道长,你也算是半个道家之人,老农倒是好气的很,我等普通之人食用丹药,能否也能达到长生之道。”

    苏令侬一问,顿时所有人都侧耳听来,就连正在记载的颜师古也不由得停下笔来。

    孙思邈皱眉道:“老夫一生醉心医学,并不求长生之道,老夫炼制的乃是草木之丹,多为延年益寿之用罢了,金石之丹,老夫也未曾尝试,不得而知。”

    律学博士闻言冷笑道:“你这老农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了,老夫可曾见过多次律案,吞金而死的例子可是比比皆是,你要是吞这么大的金石之物,嘿嘿……”

    律学博士虽然没有直说,显然是不相信道家丹药之方的。

    苏令侬顿时老脸一红,吞金而死他自然知道,只是这么被律学博士挤兑顿时有点下不了台来,喝道:“你这老古板,知道什么,此金石经过道家的炼制,自然并没有毒性了,只余仙丹之功效了。”

    孙思邈摇头道:“金子是没有毒性的。”

    他作为医家对此最有发言权,金子的确是没毒性的,要是有毒,那流通的金子,岂不是致命之物。

    算学博士沈鸿才诧异道:“那吞金为何会自尽而亡?”

    “那是因为金子重,吞进肚子之中,不断的下坠,直到将肠道坠穿,造成人体内流血而死。不过我不建议,吞金而死,吞下金子一时不会致命,直到疼痛难忍受尽折磨而死。”墨顿突然接话道。

    “越来如此!”孙思邈恍然大悟道。

    众人都乃是聪明绝顶之人,略微一思索,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原理,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诧异的看着一脸稚嫩的墨顿,小小年纪竟然对命案案如此了解,实在是不可思议。

    墨顿见状顿时苦笑道:“墨家对力颇有研究,此乃常见之现象也。我等就金子埋入地下,放置十年八年,再去挖开,就会发现金子不见了,其实这都是金子过重的原因,会自动下沉,尤其是雨天,泥土松软,金子会自动沉向土壤较软的一边。这就是金子会跑的原因。其实要么往下挖挖,要么再扩大一些范围定然能够找到。”

    “奥!”

    众人恍然,各人对视一眼,不由得眼神闪烁,连忙回避,原来大家藏金子的地方都一样,既然自己的藏金之地被这些人知道,回去之后,要不要重新藏一个地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