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秀
    头,好疼,我这是在哪儿?

    清晨的阳光透过天窗照在李徜的脸上,让李徜迷迷糊糊醒来,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着自己的头,剧痛无比!

    这是我的房间啊,李徜突然想到,连忙环顾四周。

    然后,他便看到了站在天窗旁的身影,不由得怒喝一声:

    “你是谁?为何擅闯他人房舍!”

    他也是被吓怕了!之前就有一个女妖婆突然闯进来,结果引发了一场大战!

    对了,说到大战,她怎么又回到她的房间了?那个银色头发的脑残没有来抓他吗?最后怎么样了?

    不过说真的是!抓他干什么啊?还冤枉他!简直厚颜无耻,死皮赖脸!

    想到这里,李徜愤恨无比,恨不得把他拖过来立刻斩首!

    对了,师傅怎么样了?!这个人来到这里,那师傅不会被他打搅吧!

    李徜突然想到,连忙翻身下床,顾不得疼痛,朝着那边的身影喊道:“这次饶你一命!若是我师傅有一点差池,你就死定了!我会追你到天涯海角的!”

    说完连忙朝密室赶去,还没走到大门,脚下一滑摔倒了!在摔倒的前一刻,李徜绝望的想到:

    完蛋了!好尴尬!旁边还有外人呢!这次真的得来一个脑袋开花了!

    “见到为师也不必如此激动吧?”

    李徜眼前却一闪,一道身影突然闪出,用脚轻轻的……一踹,李徜就飞回了自己的床上……

    这一踹,李徜就好像腾空了一般,轻飘飘的落在床上,居然丝毫不疼!

    听到这句话,李徜猛的转过头,看着眼前耀眼的青年,无比震惊,全身瘫软,坐立不安地说道:

    “你你你……就是我师傅?!”

    万翊影熙看着眼前突然开始变成局促不安的小奶狗李徜,憋着笑道:

    “怎么?我不像吗?”

    李徜忐忑不定的偷瞄着眼前的青年,不敢相信这就是差点让自己死掉而且还威吓自己的罪魁祸首!他对当时的事情可还耿耿于怀呢!

    “呃,不像,你看上去也太年轻吧?……姐姐?”李徜搓手询问道。

    “姐……姐?!银御,过来跟这小子好好谈谈人生。把他弄死也随便你了。”万翊影熙脸上的笑突然僵了下来,冷冷的哼了一声,叫来银御。

    “叫死啊叫,我又不是你的保姆!”房门被推开,银御大大咧咧的走过来,完全没有了那一副公子气派,或许这才是他真正的性格吧。

    看到李徜,银御眼睛放光,对着万翊影熙说道:“你刚说的还算数吧?弄死也可以?那时候你可不要心疼你的宝贝徒弟!”

    万翊影熙点了点头,无所谓地在一旁坐下:这是一场说散就散的师徒恩情!

    李徜乍一看到银御,脸色都白了:这不就是一掌把他轰吐血的那一位吗!他刚才还想手撕了他的!这回玩大发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李徜可怜巴巴的看着万翊影熙,眼中满是委屈,看得万翊影熙都快要心软了,不过马上又硬起心肠来,他这个调皮的徒弟还是得要给他一点惩罚的!

    银御邪笑了笑,一拳打过去,只动用少许灵力,他也知道这是不能打死的,这可是那一位的宝贝徒弟,他知道他说的只是开玩笑而已,毕竟他可是拥有空灵体质的人!不过就算是这样子也够李徜吃一壶的了!

    李徜没有他的特殊体质,既然猜不出这是真是假,还以为是师傅生气了!不由的大叫道:

    “救命啊!都是因为师傅您长得太好看了!所以我才会觉得师傅像女子!像师傅这样才华横溢,菩萨心肠,大慈大悲的人怎么会忍心让徒弟死掉呢!”

    万翊影熙笑的都快憋不住了,只能象征的勾了勾唇角:严肃啊,要严肃!

    银御用力的一拳打到李徜肩膀上,疼的李徜直咧嘴!都快哭出来了!他毕竟才十五岁!而且还经常住在家族之中,完全没有心机啊!

    李徜狠狠地瞪着万翊影熙看,现在他只想一脚把他踹飞!随即又看向银御:混蛋!打的这么痛!如果不是他伤势未愈,早就冲过去把他一拳打趴下了!虽然他也知道,这是没什么可能的……

    万翊影熙看着李徜,越看越觉得像是家养小奶狗一枚,而且是那种受了委屈的小奶狗,让人看着忍不住想笑!

    “觉得怎么样?”万翊影熙笑着问李徜道。

    “一点都不好!”李徜咬牙切齿。

    万翊影熙伸手制止了银御下一步的动作,像他扔出去一枚清心丹,可以暂时压制烈火灼心。

    银御伸手接过,无比好奇:“这是丹药?”他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丹药,毕竟这个世界有神识的人少的可怜,而且几乎都被神族给垄断了,神族丹药本来就供给不是十分充足,更别说给与神族向来关系不好的凤族了。

    “是的,清心丹这可以暂时压制是你体内的火焰种子,你出去服用吧。”万翊影熙点了点头,说道。

    银御神色灼灼地看着眼前的丹药,迟疑片刻,还是出去了。

    银御一走,气氛突然尴尬起来,只有一名怒气少年和一名含笑少年对视着。

    万翊影熙笑着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头:“生气了?”

    李徜怒气冲天地把他的手甩开:“没!怎么敢生师傅的气!”

    万翊影熙见他都这时候了还不忘怼他,桃花眼顿时笑的眯成一条缝:“别闹了,为师带你出去玩玩?最近这几天一直闷在家肯定很无聊吧?”

    李徜瞪了他一眼,怒气消失了一些,正准备答应的时候,两人却诡异地突然停了下来,静止不动……

    一片朦胧的混沌之中,突然浮现一道身影,那道身影手遥遥一指,混沌被撕裂开来,轻气上浮,浊气下沉,白气在中间,一些五颜六色的气体夹杂在白气中,看上去如梦似幻……

    片段一闪,又是那道身影,身后紧跟着一个白嫩娃娃,正缠着那道身影不放,时不时爬到那道身影的身上……

    片段在这里开始中断。

    两人回过神来,沉默了一会,万翊影熙开口道:“他的名字,似乎叫玄主……”

    李徜低下头:“是的,但是旁边那个男子,我看上去好像很眼熟。”

    万翊影熙点了点头,随即不为这些烦心,抛开这一诡异的记忆,突然愣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徒弟,我好像能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现在在心虚吗?”

    李徜气急:“怎么可以这样!这太诡异了吧!为什么你可以感知到我的心情?而且我好像对你有一种依赖感!就好像你是我的……!”

    万翊影熙邪魅一笑:

    “认命吧,我们可能是天生的师徒,还有,你想说的是:‘父亲’吧?”

    李徜绝望了,羞愧的想躺尸!怎么会这样?!一段诡异的记忆,居然会这样!?

    万翊影熙摸了摸李徜头,安慰道:“没事,想开点,为师带你出去玩!”

    李徜被摸头居然没有丝毫的异样,反而蹭了蹭万翊影熙的手,点了点头。

    万翊影熙若有所思,笑着扛起李徜就跑出去,宽大的长袍哗哗作响。

    李徜反应过来,连忙小奶狗式抗议:

    “喂,就算我说我依赖师傅,师傅也不可以这样的吧!快放我下来!”

    “爱徒你的伤势未愈,那今日为师便麻烦带你游玩观赏罢!……”

    ps:啾,恶搞情节,暗线发现了吗?两人关系应该已经很明显了吧?能猜的出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