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生命令牌
    解决掉这边的麻烦.。

    万翊影熙心念一动,随即火焰自动分开,显露出一道人影,赫然就是被搞得十分狼狈的银御,见到万翊影熙,顿时红了眼: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万翊影熙冷面道:

    “你伤了我的弟子,你说该如何?”

    银御叫到:“不可能!就你这年龄怎么可能当他师傅!”

    万翊影熙好笑道:“怎么不可能?我驻颜有术!再说你怎么知道这是不是我真实年龄呢?”

    银御此时也冷静了一些,听到这句话,哼了一声:“如果是其他人不知道那还情有可原,若是我不知道那就是罪该万死!不怕告诉你,我是空灵体质,能直接看透物体的本相与实力!我承认我确实打不过你,才不过十五岁就有八阶灵力,你恐怕是独一份了。”

    知道了万翊影熙不会杀他,它他说话也是随便了很多。

    “不错的体质啊!只是可惜跟错了人。”

    万翊影熙笑道,随即摇摇头感觉可惜。

    银御恼羞成怒:“喂!你这话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我有多差一样!”

    万翊影熙笑了笑,不与他计较,其实这人挺不错的,就是有点犯贱,还死要面子!特别容易轻信别人的话!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就会放过他银御,毕竟银御伤了他的弟子这是事实,不过他倒是对他有点兴趣了:这种体质他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过,让万翊影熙头疼的是:要怎么办对付他才好呢?又不能杀了他!

    不过既然不能杀了他,那便有办法折磨他,万翊影熙倒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不由得神秘一笑,取出一枚火红色的种子。

    “这一招是我自创的技能,其名为火焰种子,将此种子服了,你便会无时无刻不受到火焰灼心的攻击,若是你的活下来,那便是你好运,你若是死了,那也怪不得我。你说怎么样?”

    银御恐惧的看了一眼那枚种子,种子上面此刻正跳跃着耀眼的火光,看上去就像一条妖娆的火焰毒蛇,让人不寒而栗,银御不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个……要持续多久?”

    银御咽了口口水,嘴唇苍白发干的问到,连用手指指着它的勇气都没有。

    火焰灼心,那岂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平常人被火焰灼烧到皮肤都疼的要死,更何况这是灼烧心脏了!要知道心脏可不比皮肤娇嫩多少!

    就算是有灵力护体,那也绝对护不到心脏去,不然一个不小心便是道毁,人殒!

    “放心,这火焰不会让你死的,一个月才会迸发一次呢。”

    万翊影熙安慰他说道,就在银御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万翊影熙又轻轻地笑了一声,嘴角轻轻地勾起,说道:

    “不过这持续的时间,是三年。”

    “开什么玩笑?!三年,这是要我命啊!绝对不行!”

    银御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一个月迸发一次,要持续三年,那他整整要承受三十六次烈火灼心之苦!

    还不如让他去死呢!

    万翊影熙冷声:“做错事了,是要付出代价的。今日你不服也得服。”

    说着,将那枚种子直直的朝银御的嘴巴里面送去,火焰将银御牢牢锁死,银御英俊的面庞中满是不甘。

    “等等,我有话要说!”

    银御突然说到,眼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神色。

    “哦?说来听听。”

    万翊影熙好笑道。

    银御皱眉:“先把这东西弄开!”

    万翊影熙撇了她一眼,手一挥,火焰自动散开来,但还是一律火焰不听话的爬上银御的手臂,将他的一截袖子给烧断,露出结实的手臂。

    “不好意思,不小心,毕竟我还没太大的灵魂能力去控制这么多的火焰。”

    万翊影熙笑道,他说的是实话,这里的火焰都是以簇来分的,以他现在灵魂能力还不能管好着每一簇。

    银御还以为他是在警告自己,额头冒出几滴冷汗,随即开口道:

    “我不要吃这个东西,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就放过我!”

    万翊影熙挑眉:什么秘密能够值他的命?当下也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

    “说,我考虑。”

    银御咬咬牙,开口说道:

    “我们凤族,掌管着生命令牌!而且这死亡令牌现任的主人,就是当代家主!而我是下一代生命令牌的掌权人!”

    说完这些话,银御就像是虚脱了一样,瘫倒在地。

    万翊影熙眨了眨眼:这个消息貌似是一个惊天大秘密,但是,他怎么就是听不懂呢?生命令牌?那是啥?

    “咳咳,生命令牌……是什么?”

    万翊影熙十分尴尬的问道,真是坐拥宝地却不知道宝地是什么!

    银御就像是看到神经病一样看着他,让的万翊影熙更加尴尬:

    “你居然不知道生命令牌是什么?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不知道生命力牌是什么的?”

    “生命令牌掌管着这个世界的所有生命,只要能够开启它的秘密,就能够随意掌控这个世界的所有生命!”

    “在这个世界中,传说分别有生命令牌,死亡令牌,痛苦令牌,怨恨令牌全部都拥有无比可怕的力量!据说除了这四块令牌还有三块令牌不知去向何处。”

    “我们凤族掌管着生命令牌,所以才会难死难灭!至于其他的被人熟知的三块令牌,我们也不知道在哪里。这可是个惊天大秘密,你可千万不能对别人乱说!”

    万翊影熙内心无比震撼!掌控生命的令牌!世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奇异的东西?

    这何止是今天大秘密?若是让别人知道了凤族掌管着生命令牌,恐怕整个世界都要疯狂!

    “虽然你这样跟我说,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用处啊,我总不能跑到你凤族去抢你们的令牌吧?你说是不是?”

    略微震惊了一会,万翊影熙找到了其中的问题,笑着说道。

    “那不如这样,我也不能让你吃亏了,你便在我身旁待够三月便可离去,如何?我想你应该不会寂寞的,我的小徒弟可以陪你玩。”

    银御扯了扯嘴角,满脸怨气地说道:

    “不行!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拿我去挡凤族吗?我才不干这吃亏活呢!”

    “呐,学会拒绝是一件好事,但是拒绝是没有用的,在这件事情上你必须听我的。”

    万翊影熙一言定下,笑起来如沐春风,却让银御觉得很欠揍。

    “为了防止你逃跑呢,你还是得要服下这一枚钟子哦,不过到时候我会给你定时的解决掉的。”

    “来,吃下去吧。”

    万翊影熙笑得越发灿烂,就像一只老狐狸一般。

    银御给他投去一抹愤恨的眼神,乖乖的吃下,明明他还要比他大两岁好吗!怎么处处被压!

    解决好银御这个麻烦刺头,万翊影熙也是松了一口气,收起领域,朝着四周的人群冷冷的看了一眼,淡淡的吐字道:

    “一群乌合之众,残枝败柳,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走到昏睡过去的李徜身旁,万翊影熙喂他服了一枚丹药,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叹了一口气,将他轻轻抱起,示意着银御收起摊子,率先漫步走入房屋内。

    这一举动又迎来银御一个大大的白眼:真是个好师傅啊!怎么他就没有遇到一个这么强大的师傅!

    ps:主干情节高发期请注意查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