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相遇
    “谁!”

    李徜怒喝一声,既然敢在他摘取果实之时,给他来这种阴招,这明显就是想杀人夺宝啊!也怪不得李徜会如此的愤恨。

    话音落下去,无人应答,树林中一片幽静,只有常青塑身树散发的朦胧的光芒,让人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咻咻咻!

    回应他的又是三支利箭,从阴暗处射出,仿佛不能见光,直直的奔向树上还未被摘取的果实。

    李徜神色彻底冷了下来,收回龙灵,有力的羽翼轻轻一震,便将三支暗箭震飞,暗箭中并没有灵力的波动,看来那人目标只是想要得到果实。

    “第二次。”

    李徜冷冷的说道,事不过三,兔子逼急了还要咬人呢,真以为他找不到他吗?当下毫不犹豫神念大放,一寸一寸地搜索着周遭的树木,只要对方不是用了那种可以隐匿身形的技能或者佩戴了什么可以隐匿气息的法宝,那么他就有信心能把他找出来!

    但是显然,没有李徜想的那么简单,李徜在仔细搜查之后却仍然是没有找到那个人的踪迹。

    看来对方应该是用了什么可以隐匿气息的技能或者隐藏身形的法宝。李徜暗暗想到。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人是神族之人,而且神念比他强大,不然不可能逃过他的感知。

    当然,这种可能又不太可能,先前他才逃过神族之人的暗杀,神族之人应该不会这么愚蠢得再来刺杀一次,像这种毁尸灭迹的行动,玩多了,那可就变成了光明正大的追杀了,但是神族明显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这一族的圣子已经被撤下。

    神族还是挺顾及面子的,毕竟是一个老牌种族,家族之中发生这种事情,会让别人怎么看?在别的家族看来,他们这个种族未来的繁荣昌盛就得要靠李徜了。

    李徜心中想过,那开弓之人似乎在思量些什么,并没有再开弓射箭,李徜也不会天真的认为他是被自己的一席话给吓怕了,毕竟是素未谋面。

    但是李徜相信他迟早会出来的,此处的血腥气已经散播出去,别处的魔兽迟早会发现这块地,肯定会蜂拥而至,然后诞生出一个新的守护兽,而且这个守护兽的实力一定不会比原来的弱,甚至要更强得多!

    凭借着那个人在暗中出手不敢出来,可以看出他的实力一定不是很强,至少没有把握以摧枯拉朽之力打败李徜,但是一定不是很弱,不然哪里有勇气来抢夺塑身果?最有可能是实力与他相差不多,既然实力与他相差不多,那他肯定会忌惮新的守护兽,这样子的话,那他就肯定会赶在新的守护兽诞生之前,得到果实。

    依靠以上种种推断,李徜断定他离出来不久了。

    李徜突然轻轻一笑,笑出声来,振起双翼,飞到树上的果实前,轻轻地摘了一个下来,那动作似乎刻意被他放的很缓慢,仿佛是要给那个人看。

    啪嗒,一个圆润的果实,就这样落入手中,李徜把它收好。

    走到另一边按照之前那样又慢慢地摘下一枚果实,轻轻的嗅着那迷人的果香,吹弹可破的果皮,然后缓缓地将它收起。

    即使隔着老远,李徜仿佛都能听见那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又缓缓地收了六枚塑身果,李徜也是有些烦躁了,那人也太能忍了吧,难道非得要他收完吗?那他来这里的意义不就没有了?

    正当李徜乱想的时候,又是数十道暗箭突然闪过,夹杂着破风之意,带着浓郁雄浑的灵气,就像是数十个拖着白色尾翼的流星冲向李徜一般!

    心中警铃炸响,李徜猛的转过身来,双翼交叉着当做护盾防御,一阵金属碰撞的铿锵声传来,回响在这空荡的密林中,久久不散。

    展开双翼,不处李徜所料,一道黑色身影正在站在他的眼前,宽大的黑蓬将那人的全身遮住,将黑蓬人掩饰得滴水不漏,那一件黑色斗篷,似乎还是一件可以隐匿身形的法宝,因为李徜在使用神识探测黑蓬人的时候,神识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无迹可寻,但是黑斗篷却发着淡淡的白光,可见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可以隐匿身形的法宝!

    能够拥有这样一件珍宝,此人身份地位应该不低,这使得李徜更为好奇斗篷下是那方人。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黑蓬人略微沉吟,开口说道,声音十分的低沉,显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但蛰伏在李徜神念的万翊影熙却不知为何对此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如同他们认识一般。

    万翊影熙挣扎着想了一下,脑海中却没有这个人的名字出现,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只得放弃。

    看来只能等到以后有机会去一观“尊容”了,也许,这个人他会感兴趣的。

    “什么交易?”

    李徜问道,此人估计又是想从他手上得到塑身果。

    不出所料的,黑蓬人沉声说道:

    “阁下若将塑身果交于我,我将给阁下足够的报酬,比如:‘凝魂草’或‘天月花’,一枚换一株如何?”

    “我知道,那就只有是想要重塑身体,虽然不知道是给谁使用,但这大陆上,会丹药的人不多,谁也不敢保证这丹药能够百分之百炼制成功。能够多备几份材料,也会增添几分成丹率。”

    李徜想了想,这好像也对,丝毫不亏,虽然他已经备了一份材料,但若是师傅不小心失手怎么办?

    点了点头,李徜还是答应了下来,小心翼翼的递过去两枚塑身果,另一只手伸手接过一株黑色的草与一朵淡黄色的花,这便是凝魂草与天月花!

    黑蓬人将塑身果小心地收起,呼了口气,朝李徜抱拳,脑海中闪过一道傲骨嶙峋的身影:如果那人在的话,还需要这么担心失败吗?不过,要去哪里找他们呢,唉!

    黑蓬人似乎是对李徜没了警惕,缓缓摘下斗篷,露出那张万翊影熙无比熟悉与怀念的脸庞:

    “云韩?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好久不见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