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死亡重铸
    “先生……是在说笑吗?”

    李徜听到这句话,背后惊出一身冷汗,他怎么没有想到,既然这个人可以不知不觉的来到这里,除了他自身的原因还可以是李成天让他来的原因,那为什么李成天会让他来呢?

    答案很明显:杀了他!

    想到这里,李徜越发觉得恐惧。

    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这确实是真的,李成天想杀了他,一定会杀了他,不是因为他会对他造成威胁,而是因为他心里的那道坎。

    从小的时候,因为那只眼睛,他几乎得到了整个家族的宠爱与侧重,那个时候几乎所有小朋友都不愿意和他,几乎所有小朋友都不愿意和他玩,然后他们就变得十分生疏了,毕竟他们的差距摆在那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而李成天这个与差值相差几天的家族兄。因为这一只眼睛,不能顺理成章的继位。

    虽然他们的优秀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因为那只眼睛,李徜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李成天却只能活在他的阴影之下,被他压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即使他再努力,比李徜更努力,也不可能超过李徜。

    因为那只眼睛带给李徜的不仅是荣耀,还有无比恐怖的修炼速度,短短十年,他就已经到达了九阶神师,而那时李成天才八阶神师,因为这个,他的母亲训斥了他的一天。

    可以预见,李成天究竟有多么恨他。

    那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仇恨。也是他修行路上的疙瘩,一道很难跨过去的门槛,只有杀死了李徜,李成天才有机会战胜心魔。

    所以说李成天会杀死他,那是理所当然的,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死亡会来这么快,让他措不及防。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给他在背后来一刀。让他心灰意冷。

    银白色的小刀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的耀眼的光芒,小刀上还有几滴血迹,那是李徜刻意留下来的,他的母亲的血,也是他这一生最不可能忘记的仇恨。

    他想,总有一天他会杀入那个种族,把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狠狠的踩在脚下,让他在母亲的面前给她磕头认罪,然后把这把刀还给他,让他去死,就像当年他的母亲被他侮辱时一样,其实李徜并不是神族之人,只是被带进了神族罢了。

    他原本的种族,是龙族,一条没有觉醒的龙,也可以说是人,毕竟他已经重新化身。

    「自然不是开玩笑,决定好了吗?我替你复仇,你把命给我。」

    那声音回复他,语气中明显带着杀意,显然,这个人是真的会杀了他的。

    李徜眼神中闪过一抹决然,拿出一柄银白色的小刀,畅看向小刀的眼神中满是怀念与悲痛。

    这是他母亲的遗物啊,他父亲抛弃了他母亲之后,给了她这把小刀,赐她一死,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和那个女人一起,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她就真的去死了,用这把小刀,捅死了自己。

    呵,命运总是这么爱捉弄人,以前是他的母亲,现在,是他死在这把刀下。

    再见了,这个可恨的世界。

    银白色的小刀,直直地刺进了李徜的胸口,那一瞬间,仿佛时空都化作了玻璃粉碎,仿佛连时间都已经停止,就像血液倒流,山河呼啸,就像沧海桑田,过的这么慢。

    鲜红的血液顺流而下,染红了雪白的衣袍,就像严冬中绽放的寒梅,就像殷红璀璨的玫瑰凄静的绽放着,缓缓的渲染出一片瑰丽的月,像一条蜿蜒的红蛇,顺着白绽劲蹒跚爬动,缓缓滑向死神的舌尖,饮尽着温热的红酒,慢慢品味着绝望的灵魂最后哭喊,那么的亮眼,那是一个生命的开始,也是一个生命的结束。让人感叹于生命的渺小,也让人感叹于生命的伟大。

    「虽然有这决心很不错,但是死亡的权利——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比较好。你说是吗?李徜。」

    那声音像是没有看到李徜死亡的场面,自言自语的说道。

    李徜努力睁开眼睛,只看到一道灵魂体在他的眼前缓缓浮现,却十分的朦胧,根本看不清他原来的面貌,只能看出是个男的,貌似长得还不错。

    李徜突然不知为何突然想到母亲说过的一句话:人生在世,一生不过一瞬,生命不过这样,感官犹如微弱星火,**无非蛆虫饵食,灵魂才是本源,但命运却一片黑暗,名誉难以捉摸。到头来,有形**灰飞烟灭,灵魂尽成虚无。

    还记得母亲当时是十分痛苦的说出来的,母亲是神族之人,拥有神族之人特有的神念,所以感官十分灵敏,她当时已经明白了那个人其实并不爱她,她想要的只是一个玩伴,但是她想要的,却是永远!这是一场注定无法在一起的爱情。

    那时,神族的天才李文宇杰也疯狂的痴恋着她,她却选择了那个人。

    她说:如果我知道我所要错的,那么我将会珍惜我拥有的一切,人生不过是失而复得的过程,有一些,失去了,就如秋天枯萎的花瓣,总会有新开放的机会;而有一些,错过了一时,就错过了一世。

    到了最后她才明白:其实她不爱的那个人,才是最爱她的那个人。

    但是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不悔,她后悔的,只是没有好好珍惜,但是一错再错,也要让这个错的过程放大无数倍。

    小刀仍然插在李徜的胸口前,但是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些疼痛,他的脑海中闪过的,都是母亲小的时候对他说过的那些片段。

    那时候的母亲对他还是很温柔的,直到他最后一刻死去,那温柔的如水的眼神,还直直地看着他。

    为了母亲,我不能死!

    李徜不知从哪来的力量,将小刀缓缓地从胸口前拔出来,顿时鲜血如泉涌,李徜咬咬牙,将上半身的白袍撕裂,疼痛几乎让他绝望,他把白袍撕裂成条状,一圈一圈地缠在自己伤口附近。

    吼!!!

    一声咆哮的龙吟震天响!

    「终于来了,记住,你承我一个情。自我介绍,我叫——万翊影熙。」

    灵魂体将一枚金色丹药放入李徜口中。

    天龙盘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