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不速之客
    石归祖不再推让,坐在石凳上。

    唐明强问起石归祖被红蟒蛇吞入肚腹的事,石归祖从头至尾一一述说,父女俩听后,为石归祖修为更上一层楼与手刃仇人的事而高兴。同时,为石归祖所受的苦,感到难受。为了替石归祖接风洗尘,吃饭时唐明强特意吩咐厨子做几样石归祖爱吃的菜。

    石归祖手刃仇人报了血海深仇后,心中了无牵挂,一心修炼仙法,希望自己的仙法能有所长进。

    自从,石归祖死而复活,重回玉唐门后,唐娇娇又恢复昔日的光彩。

    时间过去很快,半年后。

    经过半年时间的修炼,石归祖的仙法大有长进。

    这天,七峰山下出现五个身影,一人在前,四人随后,沿着山路向玉唐门行来。五人的行踪早被玉唐门守山弟子发现,禀告掌门唐明强。唐明强不知五人是敌是友忙召集吴王、吴玉石、石归祖、唐娇娇与各分舵舵主,共三十来人,来玉唐门外察看。

    这时,五人已经行到玉唐门前,见此止步。

    石归祖望去,认得五人,当头的一位是南宫羽,后面四位从左至右依次是南宫明、刘一刀、李明山,公孙胜,暗道“玉唐门一向与天地门井水不犯河水,南宫羽带着四人上玉唐门是为何事呢?”

    原来,近半年来天地门又兼并不少门派,势力比以前更强。随着势力的增强,南宫羽的野心也不断膨胀,一心要做江湖霸主。但,南宫羽心中清楚,要想成为江湖霸主,必须先挫败唐明强,立威江湖。于是,带着四人上玉唐门来找唐明强比试一场,欲挫败唐明强,做江湖霸主。

    唐明强见是南宫羽一伙人,倒吸一口冷气,暗道:“此人不请自来,有何目的呢?”

    南宫羽望着唐明强众人,得意一笑,道:“玉唐门号称名门正派,难道就这样迎接客人吗?”“哼”一声。

    南宫明添油加醋的道:“对!难道,连接客之道也不会吗?”一声冷笑。

    吴玉石受不了南宫羽父子二人的侮辱,上前一步,怒道:“你……”

    没说完,唐明强制止道:“玉石不得无礼!”

    “是,师伯!”吴玉石一脸怒气望了眼南宫羽父子二人一眼,退在一旁。

    唐明强上前一步,躬身道:“南宫掌门大驾光临寒门,有失远迎,恕罪!”

    “哈哈!”南宫羽问道:“当年我们在晓峰山一别,已经有一百年了吧?”

    原来,百年前晓峰山玉龙观举办斗仙大会,南宫羽、唐明强、吴王都受到邀请。所以,南宫明与唐明强不但认识,而且在斗仙大会上,南宫羽还败在唐明强的手上!为此,南宫羽耿耿于怀,勤修仙法,十年前终于达到金仙元神期。今天,南宫羽上玉唐门还有一层报当年受辱之仇的意思。

    唐明强道:“正是!”接着道:“没想到南宫掌门经过百十年的努力,不但修为达到金仙元神期,而且还把天地门发扬光大!”

    “这都是当年败在你手上吸取的教训呀!”南宫羽说的轻巧,心中却不忘败在唐明强手上之辱。

    唐明强谦虚的道:“当年老生也是侥幸取胜!”望了眼南宫明后,眼光转向南宫羽,道:“我没猜错的话,站在你身后的正是令公子南宫明吧?”

    南宫明冷哼一声,没把唐明强放在眼里。

    南宫羽道:“正是小儿南宫明!”

    唐明强眼光望向刘一刀,道:“你就是使双刀的刘一刀吧?”

    刘一刀上前一步,双手抱拳,道:“失敬!”

    唐明强又望了眼李明山,道:“这位就是天香堂堂主李明山吧?”

    李明山望了眼唐明强,一脸傲气,没有言语。

    唐明强把目光放在公孙胜身上,道:“这位应该就是公孙胜吧?”

    公孙胜点点头,“嗯”一声。

    “哈哈!”南宫羽道:“唐掌门多年不下七峰山了,对江湖上的事还是了如指掌呀?”不服气的道:“真是宝刀未老呀!”

    唐明强道:“不敢!”接着道:“只是多少知道一点而已!”

    南宫羽道:“既然,唐掌门对天地门了如指掌!”接着道:“我不妨也指出几位玉唐门的人来,才不失为来客之礼呀?”一脸傲气。

    唐明强道:“请随便!”手伸出,做请客姿势。

    南宫羽望了眼唐娇娇,道:“你就是唐掌门的女儿唐娇娇吧?”夸道:“果然,长的标致,真是虎父无犬女呀?”

    唐娇娇见南宫羽气势汹汹,对他没一点好感。现在,见夸自己长的标致,心中一乐,对他产生一点好感,又出于礼貌,忙道:“前辈,在下正是唐娇娇!”

    南宫羽望向石归祖,对石归祖与女儿的事历历在目。但,今天自己来玉唐门另有目的,不便因石归祖的事,而影响自己来玉唐门的目的。于是,道:“你就是石归祖?”

    石归祖出于礼貌,道:“晚辈石归祖!”

    南宫羽看了眼吴玉石,对吴玉石刚才欲怒喝自己之事不忘,为了侮辱吴玉石,道:“肥头大耳的就是吴玉石吧?”得意一笑。

    众人见此,大笑。

    吴玉石大怒,道:“你……”手指南宫羽,一脸怒气。

    唐明强望了眼吴玉石,训斥道:“玉石不得无礼!”

    “是!”吴玉石强压怒火,沉默不语。

    南宫羽望了眼吴王,道:“吴王我们二人也有百十年时间未见了吧?”

    原来,百十年前在晓峰山玉龙观吴王与南宫羽为一点小事打起来,吴王不是南宫羽的对手,败下来。因此,南宫羽与吴王也算旧相识。

    吴王念念不忘当年在玉龙观败在南宫羽手上的耻辱,“哼”一声,阴阳怪气的道:“似乎是有这么长时间了,但老生早已忘却?”一脸不屑。

    为了侮辱吴王,南宫羽“哈哈”一笑,道:“吴王的脾气一点没改,还是当年败在我手上时的脾气啊?”一脸得意。

    “你什么意思?”吴王手指南宫羽喝道。

    南宫羽道:“我说吴王的脾气一点没变,还是当年败在我手上时的脾气啊?”为羞辱吴王,故意望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