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回山
    “你……”南宫明一脸怒火。

    “石归祖你去死吧!”南宫羽一脸怒火,欲右手加力,断送石归祖的性命。

    “爹!”南宫倩捻仙诀,右手凭空出现一把利剑,放在脖子上,望着南宫羽,痛心的道:“如果,石归祖死了,女儿也不活了!”右手加力,脖子上流下血来。

    南宫明一怔。

    “你……”南宫羽右手捏住石归祖咽喉,扭头望着南宫倩。

    “爹,你不要逼我!”南宫倩一脸泪水。

    “我……”南宫羽迟疑一下。

    南宫倩咬牙右手用力,欲自刎。

    “不要!”南宫羽右手瞬间松开石归祖的脖子,随后,一挥,一道元气击在南宫倩的右手腕上。

    南宫倩顿感右手腕一酸,利剑落地,却没伤分毫,知南宫羽打在自己右手腕上的力道恰到好处。

    石归祖顿感呼吸顺畅,一躬背,连咳几声。

    “你这是何必呢?”南宫羽望着南宫倩连连摇头,叹息一声,望了眼众小厮,道:“走!”迈步向前回天地门。

    “是!”众小厮紧随南宫羽身后。

    南宫明被南宫倩的不要命征服,望了眼南宫倩,咽了口口水,迈步追上众小厮。

    “你还不走!”南宫倩望着石归祖,泪如雨下。

    “多谢南宫姑娘,后会有期!”石归祖双手抱拳,迈步欲离去。

    “慢!”南宫倩喊道。

    石归祖止步回身,望着南宫倩,道:“南宫姑娘还有何吩咐?”

    南宫倩弯腰捡起地上的利剑,左手捏住一缕头发,利剑一挥,头发断裂,望着石归祖,哭道:“从此,以后我们恩断义绝!”左手一松,断发随风飘走。

    石归祖一颤,如五雷轰顶,连退几步。

    南宫倩一脸泪水,扔了利剑,转身迈步奔向天地门。

    “南宫姑娘……”石归祖望着南宫倩离去的背影,心中甚是凄凉,如冰雨落在身上一样。

    转眼间,南宫倩消失在黑夜中。

    石归祖站在荒野上发呆,心中五味俱全。最后,一咬牙,迈步向七峰山行去。

    那天,唐娇娇在吴玉石的劝说下回到七峰山玉唐门,见唐明强述说石归祖报仇未遂,被红蟒蛇吞进肚腹的事,父女俩以为石归祖必死无疑,抱头痛哭。

    随着,时间的遗失,唐娇娇对石归祖的思念,也在淡化。但,偶尔依然会想起石归祖来。

    阳光洒在七峰山脚下,微风轻抚,鸟雀欢叫。

    唐娇娇坐在七峰山下一块青石上,左手撑在腿上托着下巴,思念石归祖,神情呆滞。

    一会,思念到极处,情绪激动,哭道:“师弟,为什么你我就这这样阴阳两隔了呢?”手不断捶打双腿,泪如雨下。

    “师姐!”传来一声。

    唐娇娇以为自己出现幻觉,对传来的声音不顾不闻,依然双手捶打自己的双腿,泪如雨下。

    “师姐,你这是干嘛?”石归祖一个箭步奔到唐娇娇身旁,伸手阻挡唐娇娇捶打自己的双腿。

    原来,石归祖赶到七峰山脚下,见唐娇娇用手捶打自己双腿,叫唐娇娇不理,才一个箭步奔到唐娇娇身旁伸手阻挡唐娇娇捶打自己的双腿。

    唐娇娇抬头见石归祖突然出现阻挡自己捶打双腿,以为是鬼魂,吓的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叫道:“鬼,鬼……”一脸恐惧,手连摆。

    “师姐,是我石归祖!”石归祖望着唐娇娇,真诚的道。

    唐娇娇的恐惧感减退一半,胆怯的道:“你不是被红蟒蛇吃了吗?”

    石归祖解释道:“我被红蟒蛇吃了不假,但我没死!”

    “什么,你没死?”唐娇娇醒悟过来,确信石归祖没死,心中激动,爬起来,一把抱住石归祖,哭道:“师弟,你真的没死呀?”

    “嗯!”石归祖受到感染,又想到自己一路受的罪,泪如雨下。

    “啊!让师姐看看你瘦了没?”唐娇娇推开石归祖,双手握住石归祖双肩,眼含泪水认真瞧石归祖的脸颊。

    石归祖心中更加感动,哭的更厉害,弯腰蹲下。

    “来,师弟不哭!”唐娇娇擦了把自己脸上的泪水,弯腰蹲下,帮石归祖擦去脸上的泪水。

    “嗯!”石归祖连连点头,哭的更加厉害。

    远处大树后,吴玉石身穿黑衣望着石归祖与唐娇娇的一切,心生醋意,咬牙切齿的道:“石归祖,你命真大!”接着道:“你最好离唐娇娇远点,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随后,含怒离去。

    石归祖与唐娇娇哭了很久,止住心中悲痛。唐娇娇道:“爹,以为你死了,每天以泪洗面。现在,你回来了,我们去看望爹吧!”

    “嗯、嗯!”石归祖连连点头,心中甚是想念唐明强。

    唐娇娇牵着石归祖的手,迈步向玉唐门走去。

    一会,二人来到玉唐门前,有十几位弟子正在练剑,见石归祖死而复生出现在玉唐门,忙丢下剑,围住石归祖,问道:“师兄,你不是被红蟒蛇吃了吗?”

    石归祖双手抱拳,道:“托各位师弟的福,我被红蟒蛇吃了不假,但没死!”接着道:“这不又回到玉唐门了!”点点头,哈哈腰。

    “我们都说师兄福大命大,怎么会这么容易死呢?”众弟子说完,一阵笑。

    石归祖、唐娇娇拜别十几位师弟后,走进玉唐门,穿过大院,绕过一座假山,来到一座凉亭前,望见一位白眉毛、白胡须、白头发的老人坐在凉亭内石桌前喝茶,石归祖心中激动,喊道:“师父!”双眼直直望着老人。

    老人回过身顺声音望来,见是石归祖,心中激动,手一松,茶杯掉在地上碎了,眼角有泪,道:“是祖儿回来了吗?”

    “嗯!”石归祖连连点头,奔到唐明强跟前,“扑通”跪在地上,哭道:“不孝弟子石归祖让师父担心了!”磕一个头。

    “回来就好!就好!”唐明强起身扶起石归祖,指着石凳,激动的道:“坐!”

    石归祖受宠若惊,“扑通”跪在唐明强跟前,道:“弟子不敢!”

    唐娇娇来到石归祖跟前,道:“爹让你坐,你就坐吧!”扶起石归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