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天地门(三)
    “嘣!”

    一声响,元气消失,牢门上留下一个白点,没一点破损。

    石归祖见此,一愣,随后怒道:“我不信打不开牢门!”使出全身气力,双掌又一推,一道比刚才更强的元气,击在牢门上。

    “嘣!”

    又一声响,牢门上留下一个比刚才深一些的白点,依然没半点破损。

    石归祖见此,望着自己的双掌,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

    “石归祖,你不要白费力气了,这牢房是千年乌金铸就而成,凭你本事再高,也休想破开牢门!”一位小厮站在牢房外对着石归祖道。

    “那你让南宫羽放我出去!”石归祖猛然抓住牢门铁柱,望着小厮,激动的喊道。

    “哎!”一声叹息后,小厮道:“石归祖多少人想做南宫掌门的乘龙快婿,而求之不得呀!现在,南宫掌门选你做乘龙快婿,你却不愿意!”接着道:“真是搞不懂!”摇头叹息,转身离开。

    “不!我不要做南宫羽的乘龙快婿!”石归祖望着小厮离去的背影,大喊大叫。

    不知喊了多久,石归祖累了,躺在牢房内睡着了。

    “哎!”一小厮端来一碗饭,一碗水,道:“起来吃饭了!”随后,弯腰把饭、水放在牢房门口离去。

    “嗯!”石归祖睁开眼,醒了,见一道阳光从房顶拳头大的透气孔射到牢房地上,知道天亮了,望了眼牢房门口的饭、水,心生厌恶,爬起来,来到牢房门口,道:“我不要吃饭!”一脚踢翻饭、水。

    开始两天,石归祖不吃不喝,小厮送来的饭菜全打翻地上。但,慢慢感觉这样不行,一来肚腹饥饿,二来解决不了问题。所以,第三天小厮送来的饭菜不但全部吃完,而且还要求吃好的喝好的。有南宫羽吩咐好好照看石归祖的命令,小厮不敢违背石归祖的要求,怕以后石归祖真做了南宫羽的乘龙快婿,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于是,再送饭时,全是山珍海味。石归祖全部吃下,也不想自己与南宫倩的事,心情不再苦闷,落的逍遥快活。

    半夜三更,牢房内一片漆黑。

    石归祖躺在牢房内呼呼大睡。

    “咚、咚!”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随后,南宫明带着十几位小厮,手拿火把来到牢房站在牢房门口,望了眼地上的石归祖,南宫明道:“石归祖,你睡的好香呀?”嘴角一丝冷笑。

    原来,南宫明念念不忘石归祖杀血尸的仇恨。这两天,得知石归祖被南宫羽抓回天地门关在地牢中,动了邪念,趁着夜深人静时,带着众小厮呵退守候牢房外的两位小厮,来到地牢,欲杀石归祖。

    “谁?”石归祖惊醒,顿感刺眼,眯缝着眼睛看清南宫明带十几位小厮站在牢房外,火把照亮整个牢房,惊道:“是你,南宫明?”

    “石归祖,坐牢的滋味不好受吧?”南宫明得意的道。

    石归祖感觉火把不再刺眼,睁大眼睛望着南宫明,道:“你想怎么样?”站起来,目视南宫明,提高警惕,以防不测。

    “你现在已成牢中鸟,我想怎么,便怎么?”南宫明不屑的道。

    “你到底想怎样?”石归祖又问道。

    “你杀了我的血尸,我要替血尸报仇雪恨!”南宫明脸上掠过一丝杀气。

    “你……”石归祖一惊。

    “怎么怕了吗?”南宫明道:“怕了你就求我,说不定我一高兴动了善心就饶恕了你!”得意一笑。

    “你休想,我决不会向你求饶,就算死!”石归祖坚定的道。

    “你要死,我成全你!”南宫明脸上升起一股杀气,对着众小厮道:“杀了他!”

    “是!”走过来四位小厮,一字排开,单腿跪地,拿弯弓,搭利箭,对准石归祖。

    石归祖见四位小厮拿利箭对准自己,知道牢房狭窄,躲避利箭困难。同时,明白南宫明的险恶用心,利用牢房狭窄,无处躲避利箭,至自己于死地,惊的一脸苍白,目视四周,寻地方躲避利箭。但,牢房内空荡无一物,没有遮挡利箭的物体,心中倒吸一口冷气,双眼紧紧注视着四位小厮的状况,只等利箭射来,好在第一时间躲避。

    “愣着干什么?给我射!”南宫明内心深处希望石归祖立马死去,见四位小厮搭箭对着石归祖,怒吼道。

    四位小厮双眼瞄准石归祖,左手挽弓,右手使劲拉弓弦,拉的弯弓“咯吱”一声响后,右手松开弓弦,利箭带着呼啸声,射向石归祖。

    石归祖连连后退,退到墙角时,双脚点地,飞起,双手伸出,抓在牢房顶上,身子紧贴牢房顶,躲开四只利箭。

    四只利箭射在墙壁上。

    “啪啪!”

    一阵响,入墙一寸深,钉在墙壁上。

    四位小厮伸手从背后取下利箭搭在弓弦上,瞄准石归祖,使劲拉弓弦,弯弓“咯吱”一声响后,松开弓弦,利箭带着呼啸声,又射向石归祖。

    石归祖在利箭离开弓弦的时刻,一松手,身子直下,双脚落地,躲开四只利箭。

    “看他能支撑多久,给我狠狠的射!”南宫明怒吼道。

    四位小厮不敢怠慢,再次伸手从背后取下利箭,搭在弓弦上,右手拉弓弦,“咯吱”一声响后,松开手,利箭带着呼啸声,齐齐射向石归祖。

    石归祖在利箭射向自己半米距离时,就地一滚,躲开四只利箭。

    就这样,四位小厮不停的射,石归祖不停的躲。

    四位小厮射累了,又换一拨小厮来射石归祖。而石归祖只有一人躲避利箭,无法替换休息,时间长久,累的气喘吁吁。

    半时辰后,牢房内墙上地下全是利箭。

    四位小厮伸手取下背后的利箭,搭在弓弦上,瞄准石归祖,使劲拽扯弓弦,“咯吱”一声响,右手松开,利箭带着呼啸声射向石归祖。

    石归祖累的气喘吁吁,眼昏脑涨,看着向自己射来的四只利箭,连连后退,退出第十步时,利箭已经射向自己一寸距离,再要躲避,已经来不及,暗道“我命休也!”双眼一闭,只等利箭射到,来取自己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