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双龙山(七)
    两位小妖怕泄露犀牛精的秘密,遭到犀牛精的屠杀,犹豫不决。

    南宫倩捻仙诀,右手凭空出现一把利剑,对着两位小妖一晃,道:“不说杀了你们!”一脸杀气。

    两位小妖连忙磕头,道:“姑奶奶饶命!饶命!我说!”接着道:“圣牛王得一种怪病,每当月圆之夜,法力减去一半,只有喝人血才能保证法力不减!由于,快到月圆之夜,麒麟洞没有贮备人血。所以,圣牛王逼迫小的们去抓人回来取人血食用!”

    二人听后大喜。

    石归祖道:“原来,犀牛精月圆之夜法力大减,只有吸取人血才能保持法力不减!”接着道:“后天就是月圆之夜,只要这两天不让犀牛精得到人血,等月圆之夜,犀牛精法力大减之时,斩杀犀牛精易如反掌!”

    “嗯!”南宫倩道:“这两天我们好好守住各个路口,防止小妖们为犀牛精抓人取人血!等到月圆之夜,趁犀牛精法力大减之时,杀了他,为民除害!”

    “嗯!”石归祖连连点头。

    “那两位小妖怎么办?”南宫倩问道。

    “姑奶奶饶命!饶命!”两位小妖怕南宫倩杀自己,连忙求饶。

    “我看不如放了他们!”石归祖道。

    两位小妖见石归祖欲放自己,像溺水时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忙向石归祖哀求道:“石英雄饶命!饶命!”

    “不行,放了他们会害了我们性命!”南宫倩道。

    “那怎么办?”石归祖道。

    “不如先把他们关起来,等杀了犀牛精,再放他们也不迟!”南宫倩道。

    “这样最好!”石归祖一脸欣喜。

    南宫倩捻仙诀,左手在胸前画一个圈,一推,两道光芒射进两位小妖体内。

    两位小妖双眼发困,失去知觉,倒在地上。

    随后,二人离去,暗中把守各个路口,防止小妖下山为犀牛精抓人取人血。

    两天时间过去,第三天晚上,正是月圆之夜,月如银盘,高挂空中,照亮大地。

    麒麟洞内,金砖铺就的地面,银砖铸就的墙壁,象牙床上躺着犀牛精,正在为小妖们没抓到人供自己人血喝而生气。

    犀牛精自言自语的道:“这群饭桶连个人也抓不来,害的我没有人血喝,法力大减!”接着道:“要是有人趁今夜偷袭我,该怎么办呀?”这样想时,吓的面如死灰。

    “犀牛精,你不是要找我们吗?我们来了!”话音落,石归祖、南宫倩凭空出现在犀牛精面前。

    犀牛精从床上跳下,怒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来麒麟洞送死!”

    南宫倩道:“我们为什么不敢来?”接着道:“月圆之夜,正是你法力大减之时!”

    “你……”犀牛精话没说完,想到南宫倩的话时,感到害怕。

    “怎么怕了吗?”石归祖道。

    “呸!”犀牛精道:“你们听谁胡扯瞎掰?”

    南宫倩道:“如果,不是法力大减,为什么急于抓人寻人血喝?”

    犀牛精道:“原来,这两天派出去寻人血的小妖频频死亡,就是你们干的?”

    石归祖一笑,道:“算你聪明!”

    犀牛精道:“别以为我法力大减,你们就可以杀我!”

    “那就试试?”南宫倩道。

    “不怕死的,就来吧!”犀牛精知道自己法力大减,所以,一出手就捻妖诀,右手凭空出现一把板斧砍向南宫倩。

    虽然,犀牛精法力大减。但,南宫倩仍不敢大意,捻仙诀,右手凭空出现一把利剑,横挡板斧。

    “铛!”

    一声响,板斧砍在利剑上。

    南宫倩顿感右臂发麻,倒退一步。

    “南宫姑娘,你怎么样?”石归祖关心的道。

    “我不要紧!”南宫倩摇摇头,道。

    “哈哈!”犀牛精得意的道:“怎么样?南宫倩,我说你不是我的对手吧?”又得意的大笑。

    “别得意!”石归祖从脑后取出如意刀,使劲一挥,一道元气,瞬间变成刀形,击向犀牛精。

    “来的好!”犀牛精的板斧,使劲一挥,一道黑气,击在刀形上。

    “嘣!”

    一声响,犀牛精、石归祖各退一步。

    犀牛精知道自己法力大减,与石归祖旗鼓相当,心中一沉,刚才的得意消失。

    石归祖见犀牛精法力大减,与自己旗鼓相当,信心大增,道:“犀牛精你的死期到了!”如意刀横砍犀牛精的双腿而来。

    南宫倩见此,纵身跃起一丈高,利剑刺向犀牛精的咽喉。

    犀牛精用板斧挡开石归祖的利剑,身子右侧,躲开南宫倩的利剑。随后,挥板斧与二人斗起来。

    “铛、铛!”

    一阵响,犀牛精由于法力大减,不是二人对手,处于下风。

    南宫倩飞身而起,利剑直刺犀牛精右眼而来。

    犀牛精退后一步,脑袋向右歪,欲躲开利剑,慢一步。

    “扑哧!”

    一声响,利剑刺掉犀牛精的耳朵,疼的犀牛精“啊”一声叫。

    南宫倩双脚落地,道:“犀牛精你坏事做尽,今天插翅难逃!”

    犀牛精摇摇脑袋,强忍伤痛,捻妖诀,凭空出现一块青石撞向南宫倩。

    南宫倩感觉青石威力无比,连连后退。

    “让我来!”石归祖一个箭步挡在南宫倩身前,如意刀挥出,一道元气,击在青石上。

    “嘣!”

    一声响,青石碎裂落地。

    犀牛精气的“啊”一声叫,板斧砍向石归祖。

    “来的好!”石归祖双脚站立,右手捏住刀柄,左手捏住刀尖,横在脑袋上,阻挡板斧。

    板斧砍在如意刀上,发出一声响。

    石归祖双手使劲推如意刀,挡开板斧。随后,纵身飞起,身子横着,头在后,双脚连踢在犀牛精的胸部上。

    “啪啪!”

    一阵响,犀牛精连连后退。

    连踢十几下后,石归祖双脚落地。

    犀牛精连喘粗气,胸部发痛。

    “犀牛精,今天就是血债血偿的时候!”南宫倩身子转一个圈,利剑一挥,三道剑气,砍向犀牛精。

    “啊!”犀牛精连连后退,退出十步时,三道剑气砍在胸部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