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血尸
    “你要是喜欢喝,我以后天天煮给你喝吧?”姑娘道。

    “那真是谢谢你了!”石归祖高兴的道。

    这样,又过了十几天时间,石归祖的伤势已经复原。

    这天,艳阳高照,万里无云。突然,天空飞过一只雄鹰,高鸣一声,消失在云层中。

    这段时间石归祖由于受伤,没有修炼仙法,感到有些荒废。于是,穿一身蓝布褂,腰间扎一条灰色腰带,在大院内练仙法。

    只见石归祖转一个圈,浑身发出无数光芒,右手掌一推,一道元气击在一棵大树上。

    “砰!”

    一声响,大树晃晃,断裂,倒在地上。

    石归祖收回右掌,吸一口气,调节一下元气。

    这时,姑娘身背蓝色包袱,从房间出来,看见石归祖,道:“公子的伤已经痊愈,奴婢也该告辞了!”

    石归祖忙停止修炼仙法,顿感一阵失落,道:“姑娘何不在石府游玩几天再走?”接着道:“一来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二来好尽地主之谊!”

    “不!”姑娘道:“奴婢,还有要紧事忙!”接着道:“告辞!”迈步向石府外走去。

    石归祖望着姑娘的背影,喊道:“慢!”

    姑娘止步回过身来,问道:“公子还有事吗?”

    石归祖憨憨一笑,道:“与姑娘相处这么久时间,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呢?”

    “南宫倩!”姑娘一笑,问道:“你呢?”

    “哦!”石归祖笑笑,忙道:“在下石归祖!”

    “石公子后会有期!”南宫倩双手抱拳。随后,转身迈步出了石府。

    石归祖直到南宫倩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才回过神来,心中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无心再练仙术,迈步回房。

    半夜三更,满天星斗,偶尔几声狗叫声传来。

    突然,一道红光在石府三里外的地上升起。随后,消失。

    房间内。

    石归祖躺在床上盖床金丝被正在熟睡,猛的睁开双眼,坐起来,道:“不好,有妖气!”起身下床,出房间,来到院内,抬头望去,发觉妖气飘来的方向正是刚才升起一道红光的地方,纵身一跃,脚踏清风,向妖气飘来的地方飞去。

    飞了二里来地,石归祖远远望见荒野上一堆白骨冒着白烟,脚下加力,瞬间来到白骨上方,身子晃动,双脚落地,仔细看白骨,大惊,道:“原来,是堆人骨!”接着道:“不知是什么妖怪吃了这人,留下一堆白骨呢?”目视四周,希望可以寻到一丝蛛丝马迹。

    这时,一道红影凭空出现石归祖背后。

    石归祖心中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忙回过身来看,见一只全身红毛,面如枯骨的血尸站在面前,浑身散发妖气,一双眼睛顶着自己,惊的退一步,道:“血尸!”

    原来,血尸是暴死野外的尸体,因无人收尸,经过长时间风吹雨打,全身长满红毛,又经练尸人注入法力,死而复活,专吸人的血气,供练尸人修炼仙法。

    血尸双眼动动,蹦到石归祖面前,伸双掌来掐石归祖的脖子。同时,嘴一张,露出一口獠牙,冒出一道白烟。

    石归祖伸双手挡住血尸双掌,抬右脚踢在血尸的胸部上。

    血尸倒退几米远,大怒,摇摇脑袋,凭空出现一只枯骨,击向石归祖。

    石归祖忙退一步,从怀中掏出一张灵符,在枯骨飞到自己半米远距离时,伸手把灵符贴在枯骨上。瞬间,冒起一道白烟,枯骨落地,化为一滩脓血。

    血尸上前一步,抬右脚踢向石归祖小腹。

    石归祖右手伸出紧紧捏住血尸右脚,使劲一拽,血尸飞起,又使劲扔出,血尸飞出一丈远,摔倒地上。

    石归祖道:“今天,我就收了你这孽畜!”从怀中掏出一张灵符,吹口仙气在灵符上,灵符向血尸飞来。

    血尸恐惧,忙从地上起来,嘴一张,吐出一团火射在灵符上。瞬间,灵符燃烧起来,化为一团灰烬。随后,迈步钻进芦苇中,不见踪影。

    石归祖忙迈步来到芦苇边,仔细察看,却不见血尸踪影,知道已经逃走,为没有消灭血尸感到惋惜。随后,按原路回到石府房间躺在床上继续睡觉。

    由于,昨夜出了血尸的事,直到日上三竿,石归祖才睡醒,揉揉眼睛,起身下床,端起八仙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暗思道:“是谁养了血尸出来为非作歹呢?”

    这时,石府外传来一阵哭声。

    听到哭声,石归祖回过神来,道:“谁在哭?”迈步出房间,来到石府外,远远望见七八人围成一个圈,而哭声正是从圈内传来。于是,迈步过来,近前一看,见圈内一位老伯六十开外的年纪,一头银发,身材瘦小,正蹲在地上哭泣。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老徐头也够可怜的去年死了媳妇,现在,又死了儿子!”

    “谁说不是呢?而且连儿子的尸体也没找到,只留下一颗头颅!”

    石归祖看着老徐头的哭泣,听着人们的议论,联想到昨夜血尸的事,一惊,自言自语的道:“莫非是血尸干的!”

    这时,老徐头哭的更加伤心,不断用手捶打胸部,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接着道:“白发人送黑发人!”眼泪流下。

    围观的人过来两位,忙拽住老徐头的手,劝道:“老徐头,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节哀顺变啊!”

    几位心肠软的受到感染,眼角流泪,不停用手擦去。

    石归祖顿感心酸,不忍再看,迈步回石府。

    一连三天时间过去,吴起镇每天都有人无端死去,不见尸体,留下一个头颅的事发生。

    石归祖越听越感离奇,联想到那天血尸的事,更加肯定此事与血尸有关。于是,暗下决心,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为民除害。

    因为,夜晚阴气重。所以,血尸一般在夜间活动,除非有特殊原因,否侧不会在白天出现。

    为了铲除血尸,石归祖白天睡觉,夜晚巡夜,希望抓住血尸,为民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