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三岔路口
    石归祖望了眼花脸和尚的尸体,用如意刀割下头颅,来到房间内,飞身上房梁取下白面公子的头颅,找来一块布把两个头颅包好,打个结,背在身上。

    花脸和尚已死,藏龙阁的小厮、仆人、丫鬟、婆子纷纷散去,另谋出路。由于,花脸和尚杀人越货,藏龙阁聚集了不少财物。于是,石归祖取出一些银两路上使用,剩余的分给附近村民。最后,又把藏龙阁分成许多间,分给附近没房居住的村民,然后向吴起镇行来,准备回石府,用花脸和尚、白面公子的头颅,祭拜死去的爹娘,以及石府上上下下死去的冤魂野鬼。

    报仇雪恨的事已了,石归祖也不似来时心事重重,日行夜宿,走走停停,看风景瞧热闹,落得快活。

    这天,时至中午,艳阳高照,热气逼人。

    石归祖行到一处荒野,看看前不着村后不临店,心中不快,擦了把脸上的汗水,又觉肚腹饥饿,为难的道:“到哪里寻些吃的才好呢?”又望一遍四周,见全是荒野,没一户人家,只好忍饥,顶着太阳,继续赶路。

    行了半里路,更觉饥饿,抬头向前望去,隐约瞧见前方有座茅屋,如久旱逢甘露,心中大喜,精气神大增,迈步向茅屋行去。

    不多时,石归祖行到茅屋前抬头望去,原来是家临时客栈,前面用毛草搭的屋顶,几根木头支起,摆几张八仙桌,接待客人。后面泥巴做的墙壁,毛草盖的屋顶,当作厨房。由于,此处是三岔路口,行人虽不多。但,是行人必歇脚的地方。所以,客栈的生意倒也不错,赚的虽不多,也能养家糊口。

    石归祖迈步进入客栈,在一处破旧的八仙桌上坐下,喊道:“小二!”

    “来了!”一位五十几岁的男子,肩搭一条洗的发白的毛巾,从厨房来到石归祖面前。

    “来一盘熟牛肉,一壶白酒,一碗米饭,饿,要快!”石归祖道。

    “啊!”小二赔笑道:“客官不好意思!”接着道:“酒,米饭倒有,熟牛肉没有!”

    石归祖心中不快,问道:“有什么吃的?”

    “啊!”小二道:“小店只有一些下饭的白菜咸菜!”

    石归祖心中更加不快,道:“弄些来吧!”

    “好的!”小二转身进厨房,不大功夫,端上一盘白菜、一壶酒、一碗米饭放在八仙桌上,请石归祖用饭,然后进厨房忙别的事。

    石归祖望着桌上的白菜,难以下口,但,腹中饥饿,拿起筷子夹块白菜送进口内,嚼了几下,勉强咽下。

    这时,走进两人,一仆一主,仆人还替主人打把遮阳伞,进入客栈后,收起遮阳伞,又用袖子擦了擦桌子凳子,干净后,笑脸道:“公子请坐!”弓腰做个请的姿势。

    “嗯!”主人望了眼凳子,迈步过来坐下。

    随后,仆人矗立主人身旁,高声喊道:“小二,来客了!”

    “来了!”小二从厨房出来,见一仆一主,一脸笑容,来到跟前,对着主人弯腰恭敬的道:“朱公子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呀!”

    原来,主人是附近县城大户人家的公子,叫朱世豪,仆人是朱世豪的小随,叫二狗子。人怕出名,猪怕壮!朱世豪有钱有势,这一带妇孺皆知。所以,小二对朱世豪也不陌生。

    朱世豪不看一眼小二,“嗯”一声,一脸高傲。

    二狗子喝道:“少他妈的废话!”接着道:“现在,朱公子饿了,好吃好喝的全上来,不少你一个银子!”

    “是!是!”小二转身进了厨房,不多时,端上一盆熟牛肉,一盆焖鸡,放在朱公子面前,恭敬的道:“朱公子请用!”

    二狗子忙双手拿起一双竹筷弯腰递在朱世豪的面前,道:“请公子用餐!”

    朱世豪接过竹筷,不紧不慢的夹了块牛肉放在口中,慢慢嘴嚼。

    刚才,自己点盘牛肉,小二说没有。现在,朱世豪来了,小二不但端上一盘牛肉,而且还端上一盘焖鸡,石归祖感觉小二有点不公,同是客人进店吃饭,却不一样的待遇,朱世豪是天,自己是地。于是,放下手中的筷子,怒道:“小二,给我上盘熟牛肉,上盘焖鸡!”

    小二一惊,忙迈步来到石归祖跟前,小心道:“贵客,小店没有牛肉、焖鸡!”

    石归祖更气,指着朱世豪,对小二道:“没有牛肉、焖鸡!”接着道:“为什么他在吃呢?”

    小二一愣,随后解释道:“贵客,由于客栈离集市远,货物供不应求!所以,一般过路客人只供应粗茶淡饭!除非像朱公子这样的豪门贵客,才供应牛肉、焖鸡!”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二狗子不屑的道:“一副穷酸样,还想吃牛肉、焖鸡!”

    石归祖怒火往上直蹿,伸手拍在桌子上,怒道:“你说什么?”双眼圆睁瞪着二狗子。

    二狗子并不收敛嚣张,依然不屑的道:“想吃牛肉、焖鸡,等自己成了豪门贵族后,再说吧!”一脸嚣张。

    石归祖怒道:“小二去把牛肉、焖鸡给我端过来!”指着小二。

    “客官,这……”小二望着石归祖一脸为难。

    “大胆!臭小子也不打听打听朱公子是谁?”二狗子怒道:“容你这么放肆!”

    “呸!”石归祖骂道:“就是一地痞流氓!”

    朱世豪放下竹筷,大怒,吩咐道:“二狗子,去把他的舌头给我割了!”

    “是!”二狗子迈步过来,从怀中掏出匕首,一脸狰狞的望着石归祖。

    “大爷,还是不要多事,以免官司上身!”小二拽住二狗子的胳膊,劝道。

    “去你的!”二狗子使劲推了把小二。

    小二站立不稳,跌在地上。

    “小子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这张嘴太臭!”二狗子伸手来按石归祖脑袋,欲割舌头。

    石归祖头一歪,伸右手拽住二狗子的手臂,轻轻一拽,二狗子站立不稳,倒在地上,“哎呦”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