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四兽(三)
    开山牛“昂”一声叫,道:“我奉主人之命看守绿荫坪,只要你们不从绿荫坪过,其余的我统统不管!”接着道:“至于,你找花脸和尚报仇雪恨,是你的事,只要你有本事能从绿荫坪过去,就是你的能耐!”

    神兽都有不同的特能,有些会说人话讲人语,又有些会喷火,如刚才的火鸟。还有些会开山劈地,而眼前的开山牛会讲人言说人话。

    “难道,你就不能通融一些吗?”石归祖道。

    “哈哈!”开山牛道:“我说过我只忠于主人,主人让我守护绿荫坪,就绝对不能放你过去,否则无法向主人交代,还请原谅!”

    “那我们就见个高低吧?”石归祖如意刀一挥,发出一道元气,瞬间变成一把弯刀,砍向开山牛。

    “来的好!”开山牛右蹄使劲一踩,凭空出现一块青石,击在弯刀上。

    “啪!”

    一声响,弯刀与青石同时碎裂落地。

    石归祖飞身而起,离地三丈多高。随后,俯冲而下,如意刀砍向开山牛。

    开山牛身子摇摇,浑身发出一道绿光,瞬间变成一把长一米碗口粗的赶牛棍,飞上天空挡住如意刀。

    如意刀砍在赶牛棍上,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

    同时,石归祖感觉双臂酸麻,双脚落地,退了一步。

    白面公子见石归祖不敌开山牛,暗暗高兴,希望开山牛赶快杀死石归祖等人,帮自己洗刷所受的屈辱。

    唐娇娇担心的道:“师弟不敌开山牛,我们怎么办呀?”望着吴玉石一脸担心。

    “我们还是一起上相助师弟吧!”吴玉石迈步向前,与石归祖并肩而站,红缨枪一横,防止开山牛来袭。

    “嗯!”唐娇娇紧随其后,站在石归祖右侧,抽出软剑,双眼直视开山牛。

    二人向前相助,石归祖顿感胆气剧增,上前一步,如意刀横砍开山牛的前腿而来。

    开山牛前腿一动,身子飞在空中,脑袋摆摆,赶牛棍从空直下砸向石归祖。

    石归祖知道赶牛棍的厉害,不敢怠慢,双腿张开,右手捏刀柄,左手捏刀尖,横在脑袋上。

    随后,赶牛棍砸在如意刀上,一声响。

    石归祖顿感双臂酸麻,连退几步,差点栽倒。

    唐娇娇心中一紧,玉步轻移,转个圈,软剑横砍出去,发出一道黑白交错的光芒飞上空中,击在开山牛身上。

    开山牛皮坚肉厚,光芒击在身上如挠痒一般,摇摇身子,瞬间便无感觉了。

    吴玉石纵身而起,脚踏清风,升在空中,红缨枪一挥,变成三根红缨枪刺向开山牛。

    开山牛脑袋晃晃,赶牛棍飞起,对着三根红缨枪连三下打去。

    “啪啪啪!”

    一阵响,三根红缨枪落地。

    开山牛脖子一扬,赶牛棍又打向吴玉石腰部而来。

    吴玉石忙用红缨枪横在腰间,这时,赶牛棍已到正好打在红缨枪上,发出一道刺眼光芒。

    随后,吴玉石顿感身子失去平衡,从清风上摔下,跌在地上,弄一鼻子灰尘,还好从小练习仙法,皮厚骨硬,没有受伤,爬起来拍打身上的灰尘。

    石归祖暗捻一声咒语,身子像炮弹一样飞起撞在开山牛的肚皮上。

    “嘣!”

    一声响,如五雷轰顶。

    开山牛身子在空中摇晃,跌在地上,把大地砸个深坑。

    石归祖趁机飞身而下,如意刀砍在开山牛的脑袋上,却没砍开山牛的脑袋。虽然,开山牛没受伤。但,觉得脑昏眼涨。随后,又感浑身疼痛,支撑着从地上起来,双角横扫石归祖而来。

    石归祖后退一丈远躲开,随后,飞身而起,离地三丈高后,身子直下,如意刀砍在开山牛的腰部上。

    开山牛刚才已经被石归祖的如意刀击的浑身疼痛,现在,石归祖又从天而降,力道增加,如意刀砍在腰部上,开山牛顿感四肢无力,“扑通”卧倒地上,口吐白沫。

    就在开山牛卧倒的这一刻,赶牛棍化作一道黑烟随风而去。同时,一道黑烟升起,凹凸不平的丘陵恢复原样变成一望无际的草原。

    白面公子见开山牛倒在地上,心中的希望破灭,沉默不言。

    吴玉石来到开山牛跟前,疼恨开山牛刚才击落自己的仇恨,怒道:“我杀了你!”红缨枪向开山牛刺来。

    “不要!”石归祖不忍吴玉石杀开山牛,忙用如意刀架住红缨枪。

    吴玉石一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石归祖解释道:“师兄,算了吧!开山牛毕竟也是为主人做事,自身并无多大过错,得饶人处且饶人,放它一条生路吧?”

    唐娇娇心中也不愿吴玉石杀开山牛,附和道:“是呀!师弟说的对,得饶人处且饶人,放开山牛一条生路吧!”

    吴玉石道:“既然,师妹、师弟如此说,就留这畜生一条命吧!”收回红缨枪。

    开山牛感激石归祖、唐娇娇对自己的好,道:“多谢二位不杀之恩!开山牛今生今世再也不为花脸和尚做事了,从此,归隐山林,过闲云野鹤般的生活!”

    石归祖开心的道:“开山牛神兽你能半途迷返,改过行善,真是太好不过了!”

    唐娇娇道:“是呀!花脸和尚坏事做尽,根本不值得你为他卖命!”

    开山牛道:“多谢唐姑娘开导!”接着道:“告辞!”牛尾巴使劲一甩,化作一道青烟随风而去。

    三人打败开山牛,能过绿荫坪,离玉华山又近一步,心中一松。

    吴玉石望了眼白面公子,道:“走吧!带我们去七星山!”

    “嗯!”白面公子迈步在前,三人紧随其后,处处提防。

    走过一座山,翻过一道岭,拐过两道弯,四人在一座山峰前停留。

    石归祖指着山峰,道:“想必这就是七星山?”

    “是!”白面公子恭敬的道。

    吴玉石道:“走,我们过七星山!”迈步向前,欲过七星山。

    这时,传来一声“是谁要过七星山呀?”声音不大,但清晰入耳。

    吴玉石一惊,止步不前,目视四周,寻找说话的人。

    石归祖、唐娇娇也是一惊,但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