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带路(三)
    清晨,一缕阳光斜照好客客栈,笔直的马路上人来车往,熙熙攘攘。路旁两位爱好下棋的老人已经摆好棋子你来我往的围杀,引的众人观看。几只烟筒升起缕缕白烟,随风而去。

    白面公子被一根指头粗的绳子绑在好客客栈大院内的木柱上,低垂着脑袋,正在熟睡,不时发出鼾声。

    石归祖、唐娇娇、吴玉石收拾好行李,付了房钱,来到大院内见白面公子正在熟睡,吴玉石喊道:“妈的,天大亮了,你还在睡,真是会享福啊!”

    白面公子朦胧中听见喊声,睁开双眼,见三人站在面前,无精打采的道:“既然,天亮了还不快放开我?”眼睛望着三人。

    “你他妈的你说你老老实实带我们去玉华山多好,何必受这罪?”吴玉石走过来伸双手解开绑在白面公子身上指头粗的绳子。

    白面公子揉揉被指头粗绳子绑的发酸的双臂,站起来迈步向外走。

    “哎!哎!”吴玉石道:“你又要想逃跑呀?”接着道:“是不是刚刚舒服点,又要找罪受?”一脸怒火。

    白面公子止步回过身来,道:“你们不是一直要去玉华山吗?”接着道:“我现在带你们去玉华山,却又说我逃跑,是何道理呀?”

    三人明白白面公子是带自己去玉华山,不是逃跑,对望一眼,石归祖道:“那有劳了!”接着道:“走吧!”

    “嗯!”白面公子迈步向外走去,三人紧随其后。

    好客客栈离玉华山一千五百里路程,三人紧随白面公子而去,路途遥远,时时还要防备白面公子逃走,日行夜宿,半月时间才行五百多里地。

    这天黄昏时分,四人行到一座丘陵前,白面公子捶腿喊道:“真累呀!”擦擦脸上汗水。

    石归祖望望西斜的阳光,道:“眼看天黑了,这前不临村后不挨店的怎么办呀?”

    “是呀!这是什么鬼地方,连户人家也没有?”唐娇娇道。

    “哎呦!我看今晚又要露宿荒郊了!”白面公子向前走着,阴阳怪气的道。

    “妈的,你发什么牢骚?”吴玉石怒道:“信不信今晚老子吊你一夜?”

    白面公子回头望了眼吴玉石,虽然一肚子怒火,但怕吴玉石晚上吊自己,不敢反驳,忍气,迈步继续前行。

    唐娇娇迈步前行,抬头望见前方一座茅屋,如久旱逢甘露,大喜,道:“你们看,那里有户人家!”手指茅屋,让大家看。

    众人顺着唐娇娇手指的方向望去,果见一座茅屋,吴玉石兴奋的道:“今晚,不用露宿荒野了!”

    “不就一座乱茅屋吗?还不一定有人呢!”白面公子不屑的道。

    “你说什么?”吴玉石喝道:“就算没人住,也比露宿野外强!”

    四人迈步来到茅屋前,见是座毛草搭建的茅屋,竹子编织的围墙。院内两位青年光着膀子,正在练剑。

    石归祖上前一步,道:“两位仁兄,下在几人路过宝地!因前不着村后不临店,特来贵府讨个方便,借宿一晚,不知可否?”深深一躬。

    两位青年停止练剑,望着石归祖,年纪稍大的道:“原来,是借宿的,请!”做个请的姿势。

    四人进入茅屋后,两位青年介绍说大的叫胡大、年轻的叫胡二,是兄弟俩,以打猎为生,平时没事时练练拳脚,一来防身,二来强身。

    随后,胡大、胡二准备一桌晚餐,几人随便吃饱睡下。

    月升上树梢,繁星点点,夜虫鸣叫声听的清晰。

    房间内,两张床,唐娇娇是女人独自睡一张床,为防止白面公子逃走,石归祖、吴玉石、白面公子挤另一张床上睡。

    白面公子心事重重翻来覆去睡不着,望了眼窗外的银月,心中合计一番,见三人已经熟睡,悄悄下床,推开门出来,来到另一房门口推门进来。

    胡大、胡二正在熟睡,听见声响,胡大猛一惊醒,道:“谁?”抬头望向白面公子。

    “英雄,我!”白面公子微带歉意的笑道。

    “哦!贵客有事吗?”胡大坐了起来。

    “哦!也没什么事?”白面公子脸上一丝诡异。

    “哦!”胡大道:“没事请回吧!明天还要早起上山打猎!”打一声哈欠。

    “不过也有点小事!”白面公子不情愿立马离去。

    这时,胡二也醒了,道:“有事就说,何必婆婆妈妈的?”语气带了几分不友好。

    “嘿嘿!二英雄说的对!”白面公子讨好的道。

    “对,有事就直说吧!没必要客气,出门在外不容易!”胡大道。

    白面公子点头哈腰,道:“我就直说了!”接着道:“我想请二位英雄帮个忙!”

    二人一愣,胡大道:“帮忙?”

    白面公子压低声音,道:“其实,跟我一起来的三个人是一群强盗!”

    “强盗?”二人大惊。

    “嘘!”白面公子把声音压的更低,道:“对,他们是强盗!”接着道:“其实,我是位员外,只因三人打劫了我的庄园,怕我报官。所以,强行把我带走,准备带到秘密的地方杀掉。”

    “那你想怎么办?”胡二惊道。

    “我想请二位英雄帮我逃脱!”白面公子恳求道。

    “不行!不行!”胡大一口拒绝道。

    “难道,二位英雄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吗?”白面公子沮丧的道。

    胡二道:“不是我们心肠硬见死不救,而是他们是强盗,我们根本惹不起呀!”

    “对!还请贵客原谅!”胡大附和道。

    白面公子从怀中掏出十两黄金,放在桌上,道:“请二位英雄救救我吧!”接着道:“在下无以为报,这点黄金权当一点薄礼吧!”把黄金向前一推。

    “啊!”胡大惊道:“黄金?”双眼圆睁望着黄金。

    “对!黄金!”胡二也是大惊失色。

    白面公子知道二人已经为钱财所动,心中暗暗高兴,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沮丧样,道:“还请二位英雄行行好,搭救搭救我!”摸了把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