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乱石谷(七)
    石归祖又一连挥出几刀,几道元气击在黑光上,同样消失无踪影,黑光却毫发无损。

    石归祖不甘心,举起如意刀又要发元气击向黑光。

    “好了!师弟,你这样硬来没用!”唐娇娇拽住石归祖右臂,阻止发元气击黑光。

    “难道就这样让白面公子跑了吗?”石归祖心有不甘的道。

    “不!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呀?”唐娇娇提醒道。

    “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可想吗?”石归祖喃喃自语,似乎无办法可想。

    “当然有,万事都有办法破解!”唐娇娇道。

    石归祖听劝感觉太过蛮干,望了眼唐娇娇,道:“对不起,师姐!”

    “不,你没错,错的是白面公子,他不该杀你全家,让你从小失去爹娘疼爱!”唐娇娇劝解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石归祖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暗道一定通向后山!”唐娇娇道。

    石归祖听后,感觉有理,一阵兴奋,道:“师姐的意思是……”望着唐娇娇,希望她说下去。

    唐娇娇道:“白面公子受了伤,虽然从暗道逃走,一定跑不远。所以,我们赶快去后山追,一定可以擒获。”

    “对!”石归祖赞同的道。

    “走!”唐娇娇转身迈步向大殿外走去,石归祖紧随其后。

    “慢!”吴玉石望着二人背影喊道。

    唐娇娇、石归祖止步转身,望着吴玉石,唐娇娇问道:“师兄,还有事吗?”一脸疑惑。

    “我们一定斩草除根,免留后患!”吴玉石道。

    “师兄的意思……”石归祖不解吴玉石的意思,一脸疑惑。

    “乱石谷作恶多端,害了无数百姓。现在,白面公子已经逃之夭夭,我们不如趁此机会一把火烧了乱石谷,以免留下后患,祸害百姓!”吴玉石道。

    二人感觉有理,点头同意。

    吴玉石右手在胸前画个半圆,向外一推,发出一道元气,嘴一张吹口仙气,元气瞬间变成一团烈火,点燃大殿,浓烟滚滚。最后,石归祖使仙法,弄阵风,风助火威,大殿内的烈火蔓延整个乱石谷,乱石谷化为一堆废墟。

    三人烧了乱石谷后,迈步向后山追赶白面公子。

    暗道果然通向后山,白面公子跳下暗道后向前直走,来到出口,出口正在后山斜山坡处。出了暗道,白面公子怕石归祖追来,不敢停留,忍着伤痛,沿着山间小道向西直走,希望离乱石谷越远越好。这样,石归祖等人找到自己的机会也越渺茫。

    行了半里地,远远望见乱石谷上方浓烟滚滚,白面公子大惊,道:“一定是石归祖这厮烧了乱石谷。”心中伤痛,吐一口血出来,骂道:“石归祖,有朝一日老子一定扒你皮喝你血吃你肉!”迈步向西行去。

    夕阳斜下,已到傍晚时分。

    白面公子与石归祖等人大战半天,受了伤,又走了许多路,饥渴难耐,热汗直流,擦了把汗,远远望见前方有条小溪,溪水顺流直下清澈透明,如久旱逢甘露,迈步奔向溪水旁,弯腰蹲下,手捧溪水连喝几口,顿觉舒服,叹息一声,用溪水照照脸颊发觉肮脏,心中凄凉,暗道“自己一生何时如此落魄过!这一切全拜石归祖所赐!”痛恨石归祖,发泄心中冤仇,右掌一伸,发出一股元气击在溪水中,如一颗炸弹爆炸,溪水飞起三丈高,夕阳斜照像一串串银珠。随后,溪水下落,击在水面上形成一个漩涡。

    “你果然逃到后山了!”传来一声。

    “谁?”白面公子如惊弓之鸟,忙站起回转身来望去,见石归祖手拿如意刀,唐娇娇手拿软剑,吴玉石手拿红缨枪虎视眈眈望着自己,大惊,退一步。

    “白面公子你以为逃的掉吗?”石归祖如意刀直指白面公子。

    “石归祖别以为我怕你!”白面公子铁扇一横,拉开阵势。

    “自不量力!”吴玉石上前一步,红缨枪一挥,一道元气击向白面公子。

    白面公子飞身上了一块青石躲开。

    元气击在溪水中,如落入一颗炸弹,溪水四溅。

    石归祖双脚点地,飞身上了青石,如意刀砍向白面公子。

    白面公子忙用铁扇格挡,如意刀砍在铁扇上,发出一道刺眼的火花。

    唐娇娇双脚点地,也上了青石,软剑刺向白面公子后背。

    白面公子回转身来,铁扇一撩,挡开软剑。

    石归祖趁机伸右掌拍向白面公子后背,白面公子听背后生风,知有人来袭,欲躲开已来不及,惊的面色苍白。

    “啪!”

    石归祖右掌拍在白面公子后背上,白面公子身子倾斜,摔下青石,腰部磕在木桩上,“啊”一声惨叫,趴在地上起不来。

    石归祖疼恨白面公子杀全家之仇,如意刀砍向白面公子,欲一刀了解性命。

    “慢!”白面公子躲无可躲,吓得面色苍白,临死前喊道。

    石归祖收回如意刀,道:“临死前还有什么可说?”

    白面公子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道:“你记得二十年前杀你全家的还有一位花脸和尚吗?”

    石归祖当然记得杀自己全家的还有一位花脸和尚,但追寻许久只查到白面公子下落,却无半点花脸和尚音讯。现在,白面公子此言一出,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石归祖脸色苍白,道:“难道,你知道白面公子的下落?”

    白面公子见石归祖对花脸和尚下落感兴趣,像溺水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兴奋,道:“你只要答应不杀我,就告诉你花脸和尚的音讯!”

    石归祖生平最恨别人威胁自己,尤其感觉白面公子的威胁可恶,一脸怒意,如意刀一横,道:“你还有讨价还价的机会吗?”

    “哈哈!”冷笑后,白面公子双眼一闭,道:“如果,你觉得不需要花脸和尚的下落,就来吧!”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你……”石归祖一脸怒意,但想知道花脸和尚的下落,迟疑一下,没有动手杀白面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