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除四恶(四)
    石归祖攀在大梁上不便交战,见铁链打来,像只老鼠一样纵身下了大梁,躲开铁链。

    铁链打在大梁上,一声响,大梁断裂。

    一座房子的结构,主要是大梁支撑。现在,大梁断裂,房子倾斜,瞬间坍塌下来。

    石归祖从窗口一跃,身子像小鸟一般出了房子,双脚落地,站在院内。

    小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见房子坍塌,吓的面色苍白,“啊”一声叫。

    金副使手中的铁链一扔,缠在小月腰间,身子一纵,向屋外飞去。同时,铁链缠着小月腰间,带着小月也向屋外飞去。

    金副使带着小月刚刚飞出屋外,双脚落地,房子完全坍塌下来,尘烟滚滚,只是在夜间,所以看不见。同时,吓的小月紧紧依偎金副使的胸部上,金副使望着小月,问道:“你没事吧?”

    小月摇摇头,道:“还好!”

    虽然,金副使、小月这对狗男女,为私情,不惜杀害夫君。但,石归祖望着二人模样,感觉二人彼此深爱着对方,暗道这也算难得。

    “哈哈!到了现在还卿卿我我,不知羞耻?”一道金光闪过,吴玉石手拿红缨枪出现。

    “别废话,杀了这对狗男女再说!”唐娇娇从天而降,软剑直指二人,一脸怒意。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金副使推开小月,铁链打向唐娇娇。

    唐娇娇软剑一挥,挡开铁链。吴玉石红缨枪直刺金副使的后背而来,快如闪电。

    金副使忙回过身来,用铁链格挡红缨枪。唐娇娇在左,吴玉石在右,同时攻击金副使。

    在屋内时,石归祖一人金副使已经不敌。现在,二人同时攻击金副使,小月见此,担心金副使安危,紧张的嗓子眼快要冒烟。

    瞬间,三人已经斗了十几回合,在唐娇娇、吴玉石联手攻击下,金副使已感难以支撑,汗流浃背。

    石归祖看准时机,飞身而起,双脚踢在金副使的背上。

    金副使站立不稳,摔在地上,一脸难受。

    石归祖如意刀指着金副使,道:“说罢,临死前还有什么心愿没了?”

    “要杀要剐随便,别猫哭耗子假慈悲!”金副使双眼发出仇恨的目光望着石归祖。

    “好!有骨气!”石归祖接着道:“我送你上路吧!”举起如意达砍向金副使。

    “英雄饶命!”小月一个箭步奔到石归祖面前,跪在地上哀求。

    石归祖收回如意刀,望着哀求的小月,动了恻隐之心,不知该如何做?

    小月连磕几个响头,又哀求道:“英雄求你放过我们!来生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又连磕几个响头哀求石归祖。

    终于,石归祖心软下来,望了眼金副使,道:“滚!”接着又道:“今生今世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绝对不会留情!”说完,转过身来,背对金副使,不愿多看一眼。

    “谢英雄不杀之恩!”小月忙爬到金副使身旁,扶着金副使,道:“走!快走!”

    金副使望着石归祖的背影,不感谢不杀之恩,却动了邪念,“啊”一声叫,铁链甩出,缠住石归祖的脖子,使劲一拽,喊道:“老子先杀了你再说!”

    石归祖顿感呼吸困难,连连后退。

    “师弟!”唐娇娇软剑一挥,一道元气,击在金副使的腰部。

    金副使腰板挺直,双眼圆睁,嘴角流血,倒在地上,停止呼吸。

    在金副使倒下的瞬间,石归祖顿感呼吸顺畅,一把拽下脖子上的铁链甩在地上,扭扭脖子,感觉舒服多了。

    唐娇娇忙来到石归祖跟前,道:“师弟,你怎么样?”

    石归祖扭扭脖子,道:“不要紧!”

    小月见金副使气绝身亡,顿感一阵眩晕,扑到金副使的身上,哭道:“你为什么这么傻呀?”不断用手捶打金副使胸部。

    唐娇娇见此,对石归祖道:“这女子虽然杀死自己的夫君,但对金副使也算有情有义!”

    石归祖摇头叹息,道:“世人全都逃不过一个情字!”

    哭了一会,小月感觉自己也没活着的必要,摸干泪水,深情的望了眼金副使,一头撞在墙壁上,脑浆迸出,倒地身亡。

    三人没想到小月有这么大的勇气,惊的目瞪口呆。

    过了好一会,唐娇娇望着地上的尸体,才道:“这一男一女怎么办呀?”

    石归祖道:“金副使身前作恶多端,没想到居然能得到小月的芳心,甘心为他殉葬!”接着道:“人死入土为安!我们还是把他们合葬一起,让他们在阴间做对鸳鸯吧?”

    唐娇娇、吴玉石点点头。于是,三人找了把铁锹,挖了个坑,把二人埋葬一起。最后,离开大牛村,来寻刘大使。

    刘大使八十几岁的年纪。由于,修炼仙术,已进仙级。所以,看上去只有四十几岁的年纪。

    刘大使果然如楚二金所说嗜赌如命。天刚刚黑下来,就来到离乱石谷最近的常胜赌坊。由于,是常胜赌坊的常客,又有钱又是乱石谷的刘大使,身份地位自然不一样。所以,刚到常胜赌坊门口,看门的打手便点头哈腰的迎接刘大使进常胜赌坊。

    月上枝头,已经三更天了。

    刘大使手气很差,不但输光所带的银两,还输掉从常胜赌坊借来的银两。最后,才满腔怒火的离开常胜赌坊,沿着山路向乱石谷走来。

    突然,一只寻食的灰狼从树林中窜出,拦住刘大使的去路。

    “你是谁?”由于,夜黑,刘大使只见前方一个黑点拦住去路。

    喊了几声后,不见黑点回答,刘大使壮着胆子迈步向黑点靠近,走出十几步后,看清是一只灰狼,心头一松,道:“原来,是你这畜生,吓我一跳!”

    刘大使身上发出的气息,让灰狼胆怯,望着刘大使无奈的叫一声,摇摇尾巴,钻进树林不见踪影。

    “算你识相!”刘大使为灰狼自动离开而得意,同时,赌输银两的烦恼忘的一干二净,望了眼高挂天空的明月,沿着山路又向乱石谷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