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除四恶(三)
    冯副使又捻仙诀,凭空出现一座石屋,砸向石归祖,快如闪电。

    石归祖后退一步,如意刀使劲劈出,发出一道金光击在石屋上。

    “砰!”

    一声响,石屋碎裂,纷纷落地。

    冯副使见石归祖先破了蝗虫阵,后劈碎石屋,气的面色苍白,大叫一声,挥右拳打向石归祖。

    石归祖纵身上屋顶躲开,唐娇娇望了眼吴玉石,道:“一起上!”玉步轻移,软剑横砍冯副使的腰部而来。

    吴玉石“嗯”了一声,红缨枪直刺冯副使的咽喉而来。

    上次,在翠香阁冯副使的狼牙棒被石归祖的如意刀砍断后,便没了兵刃。现在,见唐娇娇的软剑砍向自己腰部,吴玉石的红缨枪直刺自己咽喉,只好后退一丈躲开。随后,捻仙诀,一棵大树拔地而起,撞向吴玉石、唐娇娇。

    吴玉石上前一步,挡在唐娇娇身前,道:“让我来!”红缨枪刺出,扎在大树上。

    大树碎裂,落在地上。

    石归祖从屋顶跳下,喊道:“妖道!”同时,如意刀砍出,发出一道元气,瞬间变成刀形,砍向冯副使。

    冯副使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流击向自己,连连后退,欲躲开,但已经不能了,退到三步时,刀形已经砍在身上,尸首分家。

    三人见冯副使已死,松了口气。唐娇娇道:“下一个目标就金副使!”

    石归祖“嗯”一声,点点头。

    …………

    夜深月高,星稀风清。

    大牛村口一座豪华的大宅独独矗立在黑夜中,特别显眼。房内小月打扮的洋气,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子中俊俏的脸蛋,为自己有一张花容月貌的模样而自豪。

    一会,小月望了眼窗外的月,感觉时候差不多了,金副使应该快到了,忙起身来到八仙桌前,拿起茶壶倒了杯热茶,等金副使到来解渴。

    原来,今天是金副使与小月相会的日子。在没和金大使好之前,小月已有夫君。自从,和金副使勾搭上之后,小月开始嫌弃夫君没本事,不会挣银子给自己花,也不会照顾人。小月越想越气,最后,竟然不顾夫妻之情,指使金副使杀夫君。金副使一来讨好小月,二来想独自霸占小月。于是,听从小月的吩咐,残忍杀害了小月的夫君。夫君死后,小月与金副使相会更加大胆自由,二人相约,每隔一天便相会一次,享受鱼水之欢。

    “小月,老子来了!”金副使穿着一件黑衣,跨着大步,一脸笑容,向房内走来。

    听见自己心爱人的叫声,坐在八仙桌前的小月心中一阵激动,忙应道:“嗷!来了!”起身奔到门前,伸手拉开门。

    这时,金副使刚好来到门口,望着给自己开门的小月花容月貌的容颜,心中燥热,伸双手抱住小月,道:“可想死我了!”

    小月挣脱开金副使的双手,怨道:“死鬼这猴急,小心别人看见!”紧张的探头向外张望,见没人瞧见,拉住金副使的手,道:“快进来!”

    金副使迈步进屋,小月松开金副使的手,又探头向外张望,见依然无人瞧见,心安,关好门,拽着金副使的手,道:“走了这么远的道,累了吧?来,我专门为你沏了杯茶,快来喝,解解渴!”拽着金副使来到八仙桌前,松开金副使的手,端着桌上刚沏好的茶,端到金副使跟前。

    金副使感激小月对自己的好,深情的望了眼小月,道:“你对我真好!”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小月妩媚的道:“是吗?”接着娇滴滴的问道:“你怎么报答我呢?”

    望着小月妩媚的模样,金副使痴迷,道:“报答……报答……”放下茶杯,一把抱起小月来到床前,把小月放在床上,猴急解开衣服,跳上床与小月享受鱼水之欢。

    二人颠鸾倒凤过后,小月枕在金副使的胳膊上,金副使不断抚摸着小月嫩滑的肌肤,道:“美人,我与你夫君谁厉害?”

    小月心一沉,道:“那死鬼已经死了那么久,你还提他干什么?”一副生气的模样,望着金副使。

    “好!好!不提!”金副使一脸笑容,伸手掐了下小月的下巴。

    小月娇滴滴的叫一声,右手打了下金副使的胸部,骂道:“死样!”

    “不要脸的狗男女!”一道黑影从门口进来站在床前,望着二人。

    小月吓得“啊”一声,慌忙往金副使怀中钻,借以避羞。

    黑暗中看不清来人模样,金副使望着黑影,道:“你是谁?”

    “你起来点燃蜡烛,自己瞧瞧不就知道了?”黑影道。

    金副使推开小月,趁黑摸到衣服穿好,点燃蜡烛,见一张俊美的脸孔出现在面前,一惊,道:“原来,是你石归祖?”

    石归祖道:“正是我!”拿起衣服,扔在床上,也不看小月一眼,道:“穿好衣服,免得让人说我占你便宜!”

    小月拿起衣服慌乱的穿着。

    “石归祖你大半夜的跑到这干什么?”金副使怒道。

    “杀你!”石归祖淡淡的道。

    “啊!”金副使惊得退了一步,瞬间镇定下来,道:“石归祖,我金副使也不是好欺负的!”从腰间拿出铁链,挽在手上,一脸杀气。

    “有骨气!”石归祖从脑后取下如意刀,对着金副使砍去。

    金副使双手挽着铁链拉直横在脑袋上相迎,如意刀砍在铁链上,发出刺眼的火花。

    金副使虽然也是中级元神期修士,但元神根基不如石归祖牢固,感觉双臂酸麻,退后一步,脸色铁青。

    小月对金副使一片真心,见金副使不敌石归祖,一脸担心,暗暗祈祷金副使战胜石归祖。

    金副使“啊”一声叫,铁链一挥,变成无数根打向石归祖。

    石归祖无法迎接,纵身而起,双脚攀在大梁上躲开。

    无数根铁链击在墙壁上,一声响,墙壁破了个洞,砖石滚落一地。

    金副使又一挥,无数根铁链变回一根,望了眼攀在大梁上石归祖,铁链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