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筹谋
    石归祖捶了下自己的胸,抑制不住悲痛,失声痛哭起来。

    唐娇娇女儿身心眼细,见石归祖哭泣,心中同情,再加上受到感染,也哭起来,道:“师弟,你到底怎么了?不要吓唬师姐呀?”

    石归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哭是解决不了问题,身为男子汉,一定要报仇雪恨!这样想时,止住哭声,站了起来,含着怒气,道:“不行,我一定要杀了他!”同时,握紧双拳。

    唐娇娇望着一悲一怒的石归祖,心中奇怪,道:“师弟,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难道不能告诉师姐吗?”

    这时,石归祖才感到刚才自己的失态,尴尬一笑,道:“我找到自己的灭门仇人了!”

    为石归祖高兴,唐娇娇惊道:“真的吗?这真是太好了!”

    石归祖脸显杀气,点点头。

    “那我们准备准备,过几天去找他,帮你报了灭门之仇吧?”唐娇娇道。

    石归祖脸显难色,摇摇头,低声道:“不行呀!我们斗不过他!”

    “你的灭门仇人是谁?”唐娇娇问道。

    石归祖道:“一月前,我们遇到乱石谷的偷袭,当时我见到谷主此人时觉得很眼熟,极力思索,才想起此人正是二十年前杀我全家,夺“长寿丹”的白面公子。但那时情形危急,我不想拖累你们!所以,极力压抑心中的仇恨,一起合力突围!”

    唐娇娇现在明白当时突围时石归祖突感一阵眩晕的原因,又感激石归祖为突围,放弃报仇雪恨的机会。于是,道:“师弟,突围时真是谢谢你呀!要不是你,我可能九死一生了!”

    “哎!师姐,你说这话,真是太见外了!”石归祖道。

    唐娇娇话题一转,问道:“既然,谷主就是白面公子,我们现在怎么办呀?”

    其实,几天来石归祖的内心深处很纠结。虽然,知道谷主就是为了夺取“长寿丹”杀害自己全家的白面公子。但,谷主身边有冯、金、刘、杜四人护卫,而且还有无数小厮,自己根本没机会下手。

    现在,听完唐娇娇的话,石归祖更加纠结,道:“我想找谷主报仇雪恨,但,他身边有冯、金、刘、杜四人护卫,根本没机会下手!”说完,长叹一声,一脸沮丧。

    唐娇娇极力思索一番,道:“我倒有个办法,不知行不行?”

    石归祖见事有转机,喜出望外,道:“说来听听!”

    唐娇娇道:“谷主靠的就是冯、金、刘、杜四人护卫,只要我们除掉四人,剪除他的羽翼,到时他落了单,不怕对付不了他!”

    “可冯、金、刘、杜行踪诡异,我们根本没机会下手呀!自从,在翠香阁断了冯副使一条右腿后,四人百般谨慎,行踪更加难寻,更是无从下手!”石归祖无奈的道。

    唐娇娇道:“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人都有漏洞,我们只要了解清楚四人的日常行为,从其弱处下手,必定可以剪除四人,断掉谷主的羽翼!”

    “可谁去打探四人的行踪呢?”石归祖问道。

    唐娇娇道:“我在玉唐门时常听爹讲起江湖中有位外号叫“万事通”的楚二金,无事不通,无事不晓!我们只要请此人出山,必定能了解清楚冯、金、刘、杜的行踪,到时一举歼灭四人!”

    “可我们与楚二金非亲非故,又无交情,此人不一定会帮我们!”石归祖道。

    唐娇娇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接着道:“爹说楚二金视财如命,我们只要下够足够的本钱,不怕楚二金不帮忙!”

    “可大地茫茫世界之大,我们到那去寻楚二金呢?”石归祖道。

    唐娇娇道:“爹还说楚二金这人不但视财如命,而且嗜赌成性。所以,我们只要留意赌场,不怕寻不到楚二金。”

    石归祖见唐娇娇说的有理,心头的乌云已散,点点头。

    ………………

    天水县大小赌坊有十几家,其中最大的赌坊是天地赌坊,也是达官贵人,三教九流经常出没的地方。

    这天傍晚时分,天虽然还没完全黑下来,但天地赌坊已经挂起了灯笼。门口站两位彪形大汉,进出的赌客络绎不绝。

    远处一位身穿布衫,脚穿虎皮鞋,贼眉鼠眼,三角脸,身材瘦小,年纪五十上下的男子,朝天地赌坊走了过来。一会,停留在天地赌坊门前,抬头望着高高挂起的灯笼,道:“这天地赌坊就是气派,光两只灯笼就可以让天地赌坊撑起半边天!”说完,望了望左右两边站立的彪形大汉,迈步进了赌坊。

    进入赌坊,骰子声、喝彩声、叹气声、吆喝声……交织在一起,十几张桌子上围满了人,只听庄家喊买大买小,开了,大,通吃。

    男子听惯了这种声音,扫了眼大殿内的众人,走过五张桌子,在第六张桌子旁停留下来,由于人多把桌子围的滴水不漏,男子只好猫腰从缝隙中钻进,见庄家吆喝道:“买大买小,快点下注!”

    赌徒们纷纷下注,有些压大,有些压小。

    男子望了望,又在心里合计合计,掏出十两银子,喊道:“压大!”银子甩在大字一边,表示压大。

    庄家拿起盅使劲摇晃,“啪”落在桌子上。

    赌徒们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盅,希望摇出的是自己压中的。

    庄家揭起盅,十点,喊道:“大!”

    男子狂叫“大,大!我赢了,我赢了……”说着,拿过赢来的五十两。

    原来,这种赌法叫压大压小。赌徒压中庄家一赔五,也就是赌徒压大一两,开大,庄家要赔赌徒五两。

    又一连压了几把,男子每把压中,喜得眉开颜笑,银子大把的往怀中揣,连声叫道:“妈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庄家一连输了几把,急的额头上汗直流,但愿赌服输。所以,男子压中,庄家必须得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